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三十八章 你的退路在哪里?
    天帝羲和战败,却有其后羿成为射日英雄,弓长为张,随即化作了张姓。

    天帝后裔隐姓埋名,暗中自称‘翌的后代,’化作张姓,成了翌的后代。

    张百仁听的有些发晕,神话传说里的后羿射日,居然是自家两位老祖宗自相残杀。

    一位要灭世,一位要拯救众生,于是事情变演变成了这种模样。

    张百仁有些无语,自己练成的三阳金乌**,居然是上古天帝羲和的功法。

    “无数年的等待,我张家终于有人练成了三阳金乌正法,终于可以再次恢复祖上荣光了!”朝阳老祖面色激动的看着张百仁:“成为新一代天帝,乃是你的使命!张家崛起重任要落在你的肩头了!”

    张百仁抓了抓脑袋:“可是……天帝羲和战力无双,我肉身与普通凡人差不了多少,如何重现上古天帝荣光?我金乌都要练成了,却与上古天帝实力相差了不知多少万里。”

    朝阳老祖闻言无奈一叹:“上古至今朝不知过去了多少万年,我张家传承缺失,几次历经动乱,被天地各路强者追杀。好在三皇五帝时代,有天地人三皇出世,镇压天下群雄,才使得我张家在动乱的黑暗年月得以保存,这一篇三阳金乌**,是当年上古之时仅存功法。据传闻当年天帝利用三足金乌锤断肉身,方才能战力盖世,修成无上霸体,就算太阳真火也奈何不其分毫。”

    “以太阳真火锤断肉身?未免有些太疯狂!”张百仁露出一抹诧异:“人体凡俗火焰都受不得,更何况太阳真火?上古之时果真是不可思议。”

    张百仁想起了鱼俱罗传授自己的后羿射日真经,心中念头千回百转。

    “百仁,你是我张氏未来的希望,我张氏能否成为天地主宰,就全都靠你了!”朝阳老祖轻轻一叹,脸上满是狂热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苦笑,感觉朝阳老祖疯了。

    这都距离上古过去了多少年,想要成为天地主宰,何其难也?

    现在已经不是当年张氏一家独大的时候了。

    不过听了朝阳老祖的话,张百仁至少对于上古时期有了一定认知。

    手指轻轻的敲击着腰间剑鞘,张百仁心中思忖着如何利用太阳真火锤断肉身。

    怎么推演,都是一把火烧成骨头渣子的下场。

    “百仁,你乃天帝后裔,这世间的统治者,未来的天帝,区区一个大隋凡俗王朝,如何值得你效力?”朝阳老祖苦口婆心道:“你不如随我前往纯阳道观闭关苦修,我纯阳道观唯有一副当年上古之时流传下来的画卷,乃我纯阳道观至宝,一直不曾显露于外人眼中,你若观看那九日腾空图,或许对你祭炼九只金乌大有裨益。”

    张百仁看着朝阳老祖,默不作声,只是背负双手迎着寒风站立。

    “老祖,大隋若亡,李家入主中原,到时候亡的不是大隋,而是我汉家血统!”张百仁眼中剑意在不断压缩酝酿:“李家与突厥勾结,暧昧不清,如此狼子野心之人,也配登临九五,统治我汉家子民?”

    “大隋局势就连我都能看得清,更何况是你?你莫要一意孤行,大隋灭亡已经注定。你以为你可以左右天子的想法,劝天子不要东征高丽吗?”朝阳老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苦苦劝慰。

    白帝说过,杨广要追寻的是上古大帝之道,自然不会罢手!没有人能劝说、阻止杨广罢手。

    杨广孤注一掷,成则万世根基,败则粉身碎骨。

    “老祖知道你的想法,你要渡济天下万民,可是你有没有为你自己考虑过?”朝阳老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大隋没有退路,你的退路呢?你的退路在哪里?”

    “你与门阀世家为敌,与天下为敌,你的退路又在哪里?”朝阳老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沉默,一双眼睛看着朝阳老祖,过了一会才道:“退路?想要成为天帝,也是注定要与天下为敌,谁都不希望自家脑袋上真的多了一尊太上皇。”

    “你只要练成金乌**,然后九日同出,就算上古诸神复活,也不过是你手下亡魂而已,三阳金乌**就是你的退路,对方若逼得急了,你便灭世!重现上古天帝的威严!”朝阳老祖道。

    张百仁闻言沉默,随即摇摇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朝阳老祖的话。

    你的退路在哪里?

    “我的退路在哪里?”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天空烈日。

    若新的王朝建立,绝对会与自己清算以前老账。

    自己控制了李世民,这便是一步暗子。只是天子龙气破灭万法,不知在天子龙气的压制下,魔种还能发挥出几分威能!

    “我在纯阳道观等你,你什么时候来纯阳道观,我便将十日腾空图传授给你”朝阳老祖一双眼睛凝重道:“你一定要来,莫要辜负了老祖我的心血。”

    张百仁看着朝阳老祖,静静的站在山巅不语。

    朝阳老祖走了,已不知去向,留下张百仁一个人站在山巅不语。

    张百仁不想与张家再有什么瓜葛,但十日炼天图对其诱惑性可想而知。

    那可是天帝留下的无上神物。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山巅,俯视着群山中的鸟雀。

    没有人看好大隋,所有人都以为大隋该灭亡了,但张百仁却并不这么认为。

    “都督,顺天时者风生水起。逆改天时,却费力不讨好,必为天地厌恶,大隋当亡乃是天数使然,都督已经为大隋延续数百年寿数,却被杨广挥霍一空,都督为何还要执意逆天而行?不见儒家都已经偃旗息鼓了?”袁天罡身形飘忽的自远处走来。

    “你这老道士,到底和谁一伙的,居然向着门阀世家说话”张百仁瞪了老道士一眼。

    袁天罡面色严肃,站队的问题上绝不含糊:“道士与大都督一伙的,自然也要为大都督考虑。明知大势,明知大隋必败,都督却还要与群雄对立,简直吃力不讨好,贫道当然要劝大都督一句。”

    张百仁默然,过了一会才道:“就算罢手,也要打出本都督的威风,叫这天下门阀世家不敢对本都督胡乱出手,然后寻个合适时机玉液还丹。”

    “都督英明”袁天罡不着痕迹的拍了一记马屁。

    张百仁冷光闪烁:“本都督不为大隋逆转命数,却没说不为天下百姓做主。这些乱臣贼子,祸乱百姓之人,该杀还是要杀的,待我斩了三大宗师,便是我出手之时。”

    袁天罡没有多说,有些事情不用说太多,大家都是聪明人。

    “走吧,去太原!”张百仁当先向着太原走去。

    太原城

    李府

    李秀宁正端坐在竹林内演练着五禽戏,过了许久后方才站定,呆呆的站在那里许久不语。

    “小姐,大都督差人送来一件物品”小丫鬟站在远处喊了一声。

    李秀宁回过神来擦擦汗,走出竹林,却见小丫鬟手中捧着一个巨大木盒。

    “什么东西?”李秀宁走上前,一双眼睛盯着木盒,伸手打开。

    “啪!”

    李秀宁如遭雷击,瞧着木盒内的古筝许久无语,眼圈有些泛红。

    “小姐”丫鬟低低的叫了一声。

    “这古筝物归原主,倒是刚刚好,日后我与其再无瓜葛!”李秀宁拿过古筝,猛然一把向凉亭摔去,瞬间将古筝摔得稀巴烂。

    “小姐!”丫鬟惊呼出声。

    这古筝可不便宜,比之焦尾琴也不差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