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六十九章 观自在的过去
    很难想象,拇指大小,破破烂烂的葫芦,居然是一件壶中洞天。

    张百仁将空空儿腰间的葫芦扯下来,疼得空空儿一阵呲牙咧嘴:“都督,您老人家轻点!轻点!”

    “口诀!”张百仁看向空空儿。

    空空儿无语,只能传下口诀。

    张百仁打开葫芦,霎时间惊呆了。

    早就知道空空儿私藏很多宝物,但没想到居然藏了这么多。

    “空空儿!”张百仁顿时咬牙切齿,怒火通天的看向空空儿。

    空空儿只是讪笑:“都督!都督!这不是都交给你了么!”

    “哼!”张百仁冷冷一哼,拿住葫芦向自己的袖子倒去。

    “都督,你给我留点!好歹给我留点吧!小的辛辛苦苦努力这么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给我留……”空空儿眼见着宝物逐渐被倒的一干二净,顿时急眼了。

    顾不得身上疼痛,开始不断来回折腾,典型的见钱不要命。

    不多时,葫芦里的宝物被倒得一干二净。

    “给你!”张百仁将宝物倒的一干二净,将葫芦塞入了空空儿腰间。

    “都督,你也忒黑了!”空空儿抱怨道。

    “一件洞天宝物价值无量,本都督将洞天宝物留下,已经是法外开恩了!”张百仁瞪着空空儿,随即一笑:“我倒奇怪,你如何得了这宝物?”

    “也不知道在那家祖坟里刨出来的!这些老不死的,死都死了,还糟蹋宝物!小人看不过眼,便将其坟墓刨了!”空空儿理直气壮骂骂咧咧道。

    张百仁无语,也不去问这厮刨了那家祖坟,而是大袖一挥,将其塞入袖里乾坤内,看了左丘无忌一眼:“你带人回去,本都督去湘南走一遭。”

    左丘无忌点点头,张百仁孤身一人,脚下缩地成寸,一路向着湘南疾驰而去。

    湘南

    观自在坐在池水前慢慢梳理着发丝,在其身边一只花篮内神光流转,时不时有一件件宝物落入眼前池水中。

    “观自在,本都督来找你了!”以张百仁的修为暗中闯进来,白莲社的人难以发现其踪迹。

    听了张百仁的话,观自在猛然一惊,慌忙以衣衫遮住面孔,怒叱一声:“大都督,你也忒无礼,擅自闯入人家地盘,真的好吗?”

    张百仁愣了愣,之前惊鸿一撇,足以叫人惊艳。

    遥见观自在,盘坐衬残箬。懒散怕梳妆,容颜多绰约。散挽一窝丝,未曾戴缨络。

    不挂素蓝袍,贴身小袄缚。漫腰束锦裙,赤了一双脚。披肩绣带无,精光两臂膊。

    张百仁几步退出池塘,来到楼格外等候,心中暗自转动念头:“这次怕是有些冒失了!”

    修道之人,斩青龙断白虎,男女之间任意转变,却是难以分辨男女。

    以观自在如今道行,早就分辨不出其男女性别了。

    过了一会,才见头顶发簪,带着玉冠,手中拿着柳枝的观自在走出,二话不说劈头盖脸便是一顿毒打。

    张百仁步步退后,知道自己理亏,而且有求于人,不敢还手。

    打了十几下,才见观自在气呼呼道:“你来湘南做什么?如今中土蠢蠢欲动,乱成一团乱麻,你不去镇压中土,还有心思来我湘南?”

    却见观自在眉目如画,肌肤细腻,一张面孔犹若造化所成,完美无瑕。若为男,则比之宋玉潘安更甚十分,若为女,则比之广寒嫦娥更甚。

    当然了,这是张百仁臆测的,他也没见过嫦娥的样子。

    张百仁拱手赔了个罪,大袖一挥空空儿落在地上,疼空空儿的是呲牙咧嘴哭爹喊娘。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督主你就不能轻点嘛?”空空儿狼哭鬼嚎,杀猪一般。

    瞧着那血肉模糊的空空儿,观自在也是心头一跳,不再去追打张百仁,而是道:“何人下手如此狠毒?”

    张百仁摇摇头,将五台山的事情说了一遍。

    观自在闻言恍然:“原来是那小贼!本座正找这厮,前些年这小贼盗取了贫道的一根紫竹,只恨此贼身手灵活,素来机警,几次擒拿未果,不曾想居然落在贫道手中。”

    “道长饶命!道长饶命!那紫竹小人可是好生的养着,日后定然给道长亲自送回来!”空空儿连连讨饶。

    张百仁闻言一头黑线,空空儿这厮可真胆大,居然连观自在的宝物都敢偷盗。

    似乎看出了张百仁的疑惑,观自在道:“恰逢那日我正在行七日过关之功,动弹不得,才叫这小子讨了便宜!”

    张百仁恍然,不然以空空儿手段,绝对难以在观自在手中讨到好处。

    “道长慈悲,还请道长救我一救!”空空儿苦苦讨饶。

    “罢了,看在都督面子上,只要你交出宝物,我便不与你计较!”观自在转身将柳枝插入袖子里,然后看向张百仁:“交情归交情,你也知道我的雨露甘霖宝贵无比,一滴价值无量,你须拿出补偿的物资。”

    张百仁笑了:“道友好生糊涂,最好的宝物便在这里,居士想要什么宝物,叫这小贼给你盗取来,岂不是妙哉?”

    “倒也是这么个理!”观自在道:“空空儿,你须应我三件事情,我便救你一救。”

    空空儿翻了个身,疼的呲牙咧嘴:“都督,你之前说我给你所有宝物,你便替我讨饶,怎么说话不算话了?”

    张百仁背负双手,看着庭院内的一颗竹子,仿佛在看什么珍宝一般。

    空空儿气的胸口疼,没想到张百仁翻脸不认人,只能无奈道:“罢!罢!罢!我便应你三件事!”

    观自在点点头,拿出了一只玉瓶,浸染一滴甘露滴下。

    只见肉眼可见的速速,空空儿血肉重生,肌肤恢复完整。

    张百仁悚然动容,观自在这一手着实是厉害。

    “可惜,都督坏我道功,不然如今贫道这柳枝也该复活了!”观自在瞪了张百仁一眼。

    张百仁似乎没听到,当初自己以青木不死身与观自在打赌,夺取了柳枝的不少生机,促进自己青木不死身更进一步,这个情还是要承的。

    见到张百仁不说话,观自在也不想留客,转身向小榭走去。

    那边空空儿活蹦乱跳,察觉全身无碍,一双眼睛瞪着张百仁:“都督,你夺我宝物,却不为我办事,可否将宝物归还?”

    懒得和空空儿磨叽,只见下一刻空空儿神情呆滞,肉身已经不受控制窜出了白莲社。

    白莲社外

    空空儿恢复肉身控制,面色扭曲的咆哮道:“该死!还讲不讲道理!还讲不讲道理!凭什么这么霸道!”

    张百仁缓缓走入小榭,观自在炮制着茶水:“你这手下似乎对你很不满呢!”

    “习惯了!”张百仁厚着脸皮坐在观自在对面,瞧着水榭中不见边际的竹林,露出一抹赞叹:“你似乎很喜欢竹子!”

    “嗯!”观自在点点头:“那一年我四岁,家乡大旱,闹了蝗灾,百姓流离失所,父母瘟疫而亡,我便靠着母亲种下的竹子,活了下来。乱世中我一个小孩子也没有生活的能力,不敢到处乱跑,所以我就吃了七年的竹笋。竹笋就是我的性命,没有竹笋,我绝对活不到今日。说来也是天降垂帘,我家后院刚好适合生长竹子。”

    张百仁默然,每个人都有一个别人无法知道的过去,每一件嗜好都有着属于他的故事。

    “说来也巧,我也喜欢竹子!”张百仁笑着道。

    “你也喜欢?”观自在一愣。

    “我喜欢竹筒饭!”张百仁道。

    观自在沉默,过了一会才开口道:“给我滚!”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