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七十三章 二十五年前的血案
    “幻情道!”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处案几:“母亲是幻情道的弟子,原来这些年来母亲一直都在苦苦恢复修为。当年逃亡塞外一战,母亲油尽灯枯,勉强吊住性命。来到涿郡后经过孙思邈的调养,各种灵物的大补,才使得母亲恢复修为。”

    “父亲大婚,母亲看破枷锁,忽然顿悟,于是将自己关在小院中修炼,如今修为有成,前去寻找警幻仙姑!”张百仁闭上眼睛,将书信收起来,走出门外:“这小院封起来,日后不得叫任何人进出。”

    侍卫闻言立即下去吩咐,张百仁看向张丽华:“为本都督调取二十年前大漠金刀张敬安的一战!还有……传出风声,就说本都督寻找幻情道线索,谁能为我提供幻情道的线索,本都督可以赐予其一件珍宝。全力搜寻幻情道的消息!”

    “二十五年前的大战?”张丽华一愣,不再多说,立即下去吩咐。

    军机秘府,天下案宗尽数记载在录,无一遗漏。

    没让张百仁等多久,便有一沓文件递过来,左丘无忌道:“大人,只找寻到了二十五年前大战的线索,至于幻情道……咱们不曾收集到。”

    “吩咐军机秘府,全力搜寻幻情道的消息!”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敲击着案几。

    左丘无忌退下,张丽华缓缓打开卷宗,铺开张百仁眼前。

    二十五年前

    大漠金刀纵横漠北一代,号称刀中王者,当时国运鼎盛,镇压天下万法,易骨大成武者已经可以称之为坐镇一方的高手。

    张敬安纵横大漠,一手切金断玉刀法,纵横大漠无敌手,人赠外号大漠金刀。

    当时大漠金刀前来中域佛家遗址寻找秘籍,想要追求突破机缘,却不知因何惹上祸事,牵连家中的老小。

    当时张敬安家中老少尽数为敌手所擒住,满门老少活活被烧死,张敬安遭人重创,被打散了天冲魄,彻底失去记忆。

    唯有其拼死自大火里抢出一个女婴,然后不知所踪,大漠金刀失去了踪迹。

    案宗并不长,但却也绝对不短。

    根据案宗,再加上张母的叙述,张百仁心中开始推演弥补各种细节。

    “当年张敬安前往中土佛家遗址,想要寻求突破见神的缘法,却无意中撞破了张家灭门惨案。然后瞧见怀胎六月的张母,顿时惊为天人,相助张母斩杀了盗匪,一路不断激战,护送张母逃到塞外”张百仁看向张丽华:“然后那背后的组织追溯到张敬安跟脚,以其家中老小作为要挟,张敬安不得不自塞外返回漠北,然后与那神秘组织展开了惊世大战。”

    “张敬安一家老小尽数被烧死,唯有一个婴孩被其冒死抢救而出,这婴孩便是张小草!而张大叔被人打散了一条天冲魄,从此三魂七魄不全,再也无法恢复记忆!”张百仁很快就推演还原了事情的真相。

    天书诱人!

    “对方无法杀死易骨大成境界的张大叔,就证明对方实力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张百仁心中沉吟。

    二十五年前大隋国运鼎盛,压制天地万法,想要突破见神是千难万难,哪里像如今,大隋国运破败,气运散发与江湖草莽,见神武者开始不断喷井般涌现而出了。在当时有见神武者坐镇的大势力,那可都是镇压国运的存在。

    “二十五年前背后出手之人卷宗可有?”张百仁看向一边的张丽华。

    张丽华翻了翻,然后摇摇头:“眼下没找到,不过军机秘府肯定有所记载,毕竟大隋出现一股神秘势力,不能不探查清楚。”

    正说着,只见左丘无忌拿着卷宗走进来:“大人,背后出手之人的卷宗找到了。”

    “何人?”

    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当年大战过后,有军机秘府大都督检验现场,查出了一位在当时很有名气的人物,人称阎王手的:蓝偆!”左丘无忌将案卷摆放在桌子上:“蓝偆有八位兄弟,三位在天师道,还有两位流亡江湖,剩下的两位战死。被张敬安一刀劈成两半!”

    张百仁面色阴沉:

    “可有名册?”

    “追魂手沈腾,如今隐居于柴云道观,二十五年不履尘世!夺魂手黄宝,隐居在常乐寺!剩下的三位道人俱都在南天师道,不知姓名!”左丘无忌道。

    张百仁闻言默然,站了一会才道:“家仇不可不报,此事本都督还需亲自走一遭,前往柴云道观,会一会那沈腾!”

    “大人,小心牵一发而动全身,南天师道不是好惹的!”左丘无忌面色凝重道。

    “南天师道不好惹?难道本都督就好惹?大隋如今还没灭亡呢!那个敢与我做对!”张百仁冷冷一笑:“全力搜寻幻情道的信息,本都督一定要知道幻情道所在。”

    说完话,张百仁已经迈步离去,留下左丘无忌苦笑:“这回都督怕是动了真的杀机,江湖上说不定要卷起腥风血雨。”

    “谁能想到,大都督居然是天师张道陵的后人!”张丽华眼中闪烁出一抹惊讶。

    “全力寻找幻情道,密切监视南天师的动静!”张丽华吩咐一声。

    左丘无忌点点头,转身下去吩咐。

    深山老林

    一处青石台阶上缓缓出现了一道紫色衣袍的人影,张百仁背负双手在山林间漫步,一双眼睛扫视远处,露出漫不经心之色。

    “确实是一个隐居的好去处,此地荒无人烟,不为外人干扰!”张百仁踏在小路上,此时一七八岁童子背着木柴笨拙的向山中赶去。

    听闻身后动静,立即转过身,然后道:“你是何人?来我柴云道观所为何事?”

    “本都督前来拜见追魂手沈腾前辈,小道士倒是勤快的很!”张百仁来到童子身前,瞧着童子冻得红彤彤的小脸,忍不住捏了一下。

    “原来你要找沈居士,沈居士一直面壁苦修,从不见客,二十五年来不曾下山一步,你怕是要失望而归了!”小道士伶牙俐齿的笑着道。

    张百仁替那童子提起柴火,二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山中赶去。

    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才见到山门所在。

    庙宇虽然隐匿在深山中,但规模却不小,足足有方圆亩许大小。

    “福生无量天尊,不知何方道友莅临我柴云道观,恕贫道不能远迎,失礼了!”一道人影自大门内走出来,面色凝重的看着张百仁。

    “师傅!”小道人对着老道士恭敬一礼。

    瞧着张百仁手中的柴担,老道士面色一变,训斥一声:“你这童子,也敢叫贵客担负柴火,着实好大的胆子。”

    听了老道士的话,小童子偷偷吐舌,扮了个鬼脸,自张百仁手中接过柴火,蹬蹬的跑进大门内。

    “很可爱的孩子,老道士后继有人!”张百仁背负着双手:“本都督张百仁!”

    道士闻言豁然变色,更加恭敬了三分:“原来是大都督当面,贫道失礼了!”

    “话不多说,我只要见沈腾!”张百仁话语里透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沈腾道友闭关将近三十载,有三十年不曾见客……”老道士试图辩解。

    “本都督要见沈腾!”张百仁话语不变,再说了一次。

    “师傅!”小道士去而复返,瞧着场中紧张的气氛,低低的叫了一声。

    不知为何,之前张百仁那张亲近的面孔,此时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威严,叫小道士不敢开口。

    老道士将小道士扒到一边,面带苦涩的让开路:“都督请!”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