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七十九章 金顶观之劫
    瞧着床上的两具赤白身体,那大老爷如遭雷击,咬牙切齿道:“狗男女!狗男女!真真切切的狗男女!合该千刀万剐!”

    一边说着,赤红眼睛看向身后奴仆:“看什么看,还不速速去准备下葬之物!”

    一众奴仆如蒙大赦,迅速的逃了去,毕竟撞见主家这种丑闻,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没准要赔上小命也不好说。

    此时整个大隋,一宗宗杀戮之事不断上演,叫人忍不住为之心惊肉跳。

    “老夫去拜见唐国公,这等事情还需唐国公府出面,军机秘府简直太过于肆无忌惮了!”李家大老爷面色阴沉的站在外面怒斥了一声。

    军机秘府肆无忌惮的大肆杀戮,惹得各大门阀世家心中不满,一时间铺天盖地的奏折向着中央龙庭弹劾而去。

    金顶观

    黄安一双眼睛看着灯火稀疏的金顶观,眼中点点杀机在酝酿,在其身后是各地汇聚而来的江湖好手,最差都是易筋大成境界,手中精通武技,在易筋境界中也算得上是高手。

    “各位,莫要与金顶观修士纠缠,遇到拦路的直接杀了就是,杀不过立即避开,我等目标乃金顶观张百义,以及张百义手中的天书!尔等切莫耽搁时间,给了金顶观反扑的机会,金顶观有三位阳神真人,还是需要忌惮一番的!”黄安声音凝重,满是杀机道。

    听闻此言,众人俱都齐齐点头,然后只听黄安一声令下,无数好手像是幽灵般,向着金顶观潜伏而去。

    天空中一道阳神飘忽,刘桐来到场中,一双眼睛扫视着金顶观,对身边的黄安道:“朱逑呢?”

    “朱逑早就上山了,此时应该在山中展开了行动!”天空中传来阵阵的冷笑。

    张百仁面无表情的扫视着天空中的道道云头,再看看不远处的朱武,双手背负在身后,露出了看好戏之色。

    这种狗咬狗一嘴毛的好戏,他最喜欢看了!

    “朱武,还不速速放了褚长老!”掌教面色铁青,眼中杀机流转。

    听着掌教的话,朱武面色冷然,只是嘿嘿一笑:“放了褚长老?放了褚长老你能放老夫一条命吗?”

    掌教闻言面色阴沉道:“朱武,你是当年先师亲自接引上山的,不曾想你居然狼子野心,借我天师道名声,做下如此恶事!可还记得我南天师道祖师书写的道门科略?”

    朱武眼中露着凶光:“别和老子说什么科略不科略,我只知道今日你若不肯放我下山,这老家伙就休想活命!”

    掌教面色阴沉,一边张百仁戏虐道:“掌教,可否需要本座出手相助?”

    听了这话,掌教强行挤出一个笑容:“无妨,天师道出此败类,本座理应清洗门户,还那些冤魂一个公道!”

    转过头,掌教面色冷然:“死不悔改,看来只能将你抽筋扒皮,打散了魂魄!”

    一边说着,只见掌教袖子里一道黄光迸射而出,仿佛化作攒心钉,瞬间射入朱武的心口。

    只见朱武动作一僵,还不待其反应,全身力气已经提聚不得半点。

    “给我拿下这孽障,当着满门大小道士的面抽魂炼魄,以正我天师道法规!”掌教气的面色潮红。

    褚长老得救,一脚将朱武踹飞出去,赶紧拿住一边特制的钩子,勾住了对方琵琶骨。

    掌教手掌一招,那黄光自朱武心脏中飞出,落入其袖子里。即便是以张百仁的目光,也看不清那黄光的手段。

    张百仁眼中闪烁道道的嗤笑,瞧着南天师道的炮制大会,从正午一直折腾到如今月上中天,瞧着奄奄一息的朱武,张百仁忽然目光一动,冥冥中五神居然有所感应:

    “金顶观!”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腰间玉带,露出沉思之色:“这感应应该是从张百义的身上传来的?何事发生如此大的情绪波动,就连五神都惊动了?”

    张百仁心中好奇,水神念动间跨越虚空,神降于张百义体内,只见张百义体内五神摇摆,似乎刹那活了过来。

    “怪哉!好大的煞气!”神祗降临的一瞬间,张百仁便察觉到了金顶观的不正常,四面八方传来无数的喊杀声,熊熊大火铺天盖地而起。

    此时张百义气息奄奄的倒在地上,周身筋骨不知断了多少截,天边传来一阵阵呼喝,众人打成一团。

    “有人在对金顶观动手?张百义这倒霉的家伙居然差点被人弄的挂掉!”张百仁心中念头流转,却是连连道:“不行,张百义不能死!母亲修炼了幻情道功法,百义不能死!”

    一边说着,只见水神抽调天地间的水汽,滋润着张百义受损的经脉,然后镇压住张百义的心神,缓缓迈步走出屋子,瞧着天空中的大战,只听朝阳老祖道:“黄安、刘桐、朱逑,尔等居然敢偷袭我金顶观,老夫和你们没完!”

    三位老祖不是打着金顶观灭亡的消息吗?怎么如今忽然出手了?

    话还要从头说起,却说那三位老祖打错了主意,人家黄安等人登临山顶,根本就不是打算毁灭纯阳道观的,而是直接冲着天书来的。

    更甚者只是不断放火搅乱金顶观,都来不及杀人,瞧着乱成一团糟的金顶观,众位盗匪不下杀手,一众小道士自然没勇气反抗,只是惹得道观内乱糟糟,除了几个气血旺盛,揉不得沙子的长老被砍死,剩下的金顶观修士竟无伤亡,一时间可叫这几位老祖面色难看了下来。

    待瞧到那盗匪直冲山顶,居然将张百义拿住,几位老祖顿时坐不住了,张百义可是金顶观的独苗苗啊!三位老祖顿时急了,张百义绝对不能死,是以纷纷出手。

    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手段一亮,便可知其跟脚。

    “大哥,这老道士认出了咱们。只怕事后有些麻烦!”黄安面色冷厉道。

    “天书到手,咱们直接钻入深山老林,金顶观去哪里找咱们?”刘桐却是不以为然。

    瞧着山下乱糟糟一团,再看看天空中的大战,张百仁眉头皱起:“天书?”

    摸了摸张百义的身子,口袋果真已经被扯破。

    “这窝囊废,天书都无法保存!”张百仁面色冷然,脸上垂下道道烟雾,将自己身形罩住,一双眼睛中蓝色神光流转,方圆几十里周边山脉据都在其眼中闪烁而过。

    “找到你的肉身了!”张百仁操控着张百义的身子,居然一步迈出跨越几十里,来到一处山洞内。

    山洞火焰熊熊,一位干瘦的老者正盘膝坐在山洞内,仿佛木头人一般,动也不动。

    张百仁面带冷光,也不言语,只是静静的等候山上的大战结束。

    大概过了一刻钟,忽然只见空气内划过一道气流,一阵狂笑声传遍整个山洞:“哈哈哈!哈哈哈!苦苦谋划几十年,天书终于落在我等手中,合该我等兄弟一飞冲天,成就大道。”

    刘桐睁开眼睛,眼睛里满是狂笑。

    “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张百仁轻轻一叹,响彻于山洞内,顿时惊得刘桐笑声戛然而止,面露惊悚之色:“你是谁?为何在这里?”

    “老道士灭我张家几十口人命,难道不知我是谁?”张百仁缓缓转过身。

    “张百义?你不是死了么?没想到这样你都没死!”瞧着眼前的面孔,刘桐不屑一笑:“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窝囊废,老道既然能杀得了第一次,自然可以杀得了你第二次。”

    ps:今天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