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八十一章 春归君的惶恐
    第二日

    一缕晨光照亮天地,张百仁穿好衣衫自屋子里走出来,自从踏入养气之道后,张百仁就从未有睡懒觉的习惯,基本上随了天时,日常作息皆以天时为准。

    此时南天师道无数大小道士皆站在寒风中开始演练道家的养生锻体功法。

    张百仁立于大理石上,瞧着天边的紫气,猛然张开了嘴。

    “呼!”

    铺天盖地浩浩荡荡的紫色匹练仿佛庐山瀑布倒挂一般,自东方向着庐山垂落,惊天动地的神力灌注于张百仁口鼻之间,疑似九天星河垂落于凡间,整个庐山地界大小无数道士、无数鬼神,无数妖兽俱都面露震惊之色的看着天边那垂落的紫色匹练。

    “大都督功参造化矣!”南天师道掌教遥遥的看着站在楼阁大理石上吞吐天边太阳之力的张百仁,露出了严肃之色:“所有人都低估了大都督的实力,大都督如今实力这般厉害,已经超乎了我等想象。”

    再其身边众位长老也俱都连连摇头,露出了神往之色:“这等人物,已经近乎于古之圣贤、仙人,非我等能招惹得起的!”

    “如今最有希望成仙者,唯大都督一人而已!”

    接连不断的惊叹声响起,瞧着那吞吐匹练之人,恍惚中众人似乎看到了上古仙人临世。

    吞吐完毕,张百仁睁开眼。其实道行到了他这种地步,若无法再有开悟,命功上的修行已经无可进步。不过人活在尘世,自然无法免去人体所生的污垢,每日以太阳紫气洗练身躯,也是一种修行。

    不去理会围观的各路修士,张百仁自顾自的沉浸于修炼中,无法自拔。

    金顶观

    张百义猛然惊醒,翻身坐起高呼:“天书!天书!还我天书!”

    有道童听到动静走进来,瞧着床上不断翻腾的张百仁,面带喜色:“道长醒了。”

    “天书?你看到我的天书了吗?”张百义不断翻找着自家衣物,然后猛然攥住小道士脖颈,却卡的小道士不断咳嗽,说不出话。

    “百义,你刚刚醒来,莫要如此激动!”张斐面色疲惫的自外界走进来,挥手扫过张百义窍穴,只见张百义手臂酥麻,瞬间松开了小道士。

    “你昨晚怎么跑到荒野了?”张斐问了一句。

    “爹!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抢走了天书,有人抢走了天书!”张百义高声惊呼,眼中满是无助、惊慌、惶恐。

    “什么?”张斐闻言顿时变了颜色:“天书当真被人抢走了?”

    张百义哭丧着脸道:“爹!天书被人夺走了!天书被人夺走了!”

    “走,随我去见三位老祖!”张斐面色严肃的扯起张百义,脚步匆匆向着纯阳道观赶去。

    “发生了什么?”三位老祖围在一起似乎在商讨议论着什么,听到动静纷纷拿眼睛看了过来。

    “爹,不好了……天书被人抢走了!”张斐面色凝重道。

    “什么?”

    听闻此言,三位老祖就像炸了毛的猫,顿时面带骇然之色:“如何丢失的?你且详细说来。”

    张百义哭丧着脸,将自己被人重伤,抢走天书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闻此言,三位老祖目光已经阴沉了下来。

    “朱逑、刘桐下落不知,今日必须前往天师道走一遭,叫其交还教祖张道陵的天书!”夕阳老祖咬牙切齿,那可是天书啊,一个门派的中兴之物,关乎着门派的崛起和衰落。

    一边朝阳老祖略带迟疑道:“若将此事说开,只怕天书的消息也会随之泄露,我金顶观日后不得安宁!如今金顶观本身就已经招风,若在惹来事端,只怕事情不妙啊。”

    “天书已经不再我金顶观,就算消息泄露出去又能如何?只怕北天师道该坐不住了,天书丢失可是大事啊!”正阳老祖道。

    “爹,你就别犹豫了,咱们金顶观都被人欺负上头了,在不反击别人还以为咱们是软柿子,此事孩儿绝对无法容忍!”张斐面色严肃道。

    朝阳老祖点点头:“也罢,既然如此,咱们三兄弟便去南天师道讨一个公道!”

    太原

    李世民背负双手站在院子里,一株梅花静静开放。

    “二十五年前的公案、大漠金刀、天师道张家,张百仁的身世还真是有趣!”李世民轻嗅梅花不语。

    “张百仁这人太邪性,万事还需小心!”春归君道。

    “军机秘府在我李家地盘大肆杀戮,不断造下血案,我李家若无动作,只怕某些人火失望,自此之后李家威名一落千丈”李元霸眼中杀机流转。

    “四弟出去走一遭,给军机秘府侍卫一些警告,记住……切莫杀人,一旦杀人只怕张百仁不肯善罢甘休,那可是活着的先天神灵啊!”李世民露出一抹惊叹:“万事小心!”

    “爹和大哥那边还没做出断绝,咱们便出手,合适吗?若坏了大哥与爹的计划,只怕……”李元霸露出迟疑之色。

    “爹太优柔寡断,大哥心慈手软,这种事情还需我们兄弟出手,安稳各大门阀的心,安稳我李家手下大小家族”李世民自梅花上收回目光。

    “就怕大都督借机发难,三姐嫁给了柴绍,只怕此事大都督心中有梗,若趁机发难,少不得在圣上面前打口水仗!”李元霸痛苦的抓了抓脑袋。

    “怎么?头疼病又犯了?”李世民露出关切之色。

    “张百仁的诛仙剑气太霸道,我即便突破见神,也无法祛除!如今这一道诛仙剑气正在侵蚀着我的魂魄,说不得什么时候小弟便成了一个傻子”李元霸使劲的砸着脑袋。

    李世民咬着牙齿,一双眼睛看向春归君:“先生可偶有办法?”

    春归君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该死的,日后我非要宰了这厮!”李世民眼中杀机狂闪。

    一边的春归君道:“二公子慎言!慎言!”

    说到这里,春归君面色严肃道:“其实我等都错了!唐国公打错了主意!”

    “什么意思?”李世民一愣。

    春归君闭上眼睛:“二公子日后遇见张百仁,还是退避三舍,暂且忍耐的好,千万莫要招惹他。”

    “为何?我修成天凤朝歌,虽然并非张百仁对手,但逃跑还是有几分希望的!”李世民道。

    春归君苦笑:“是老夫走眼了,若在三天前,老夫一定认为唐国公将三小姐下嫁给柴家是正确无比的选择,但是在三天前我才知道,我错了……错的离谱。”

    “先生,有什么门道,你倒是说啊!怎么这般关键时刻还卖关子!”李世民心急如焚。

    春归君道:“三天前大老爷来找过我,诛仙剑气已经开始浸染其神祗本源,大老爷的神祗本源面对着那一缕剑气居然如羊对狼一般的恭顺。”

    “这能代表什么?我家祖父可否健康?”李世民面带焦急之色。

    春归君闭上眼睛摇摇头:“大老爷误我!大老爷误我啊!若非当年大老爷遮遮藏藏,老夫也不会察觉不到这诛仙剑气内的神性!”

    “神性?”李世民一愣。

    春归君闭着眼睛:“一个人,若有最少三尊先天神祗化身,二公子以为此人如何?”

    “人如何有三尊先天神祗化身?这根本就不可能!”李世民道。

    “若有呢?”春归君道。

    “若有……怕是天下无敌了!”李世民面色凝重道。

    春归君点点头:“不错!是老夫眼拙,近日才发现那剑气中两股神性,那可是先天神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