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八十五章 绝世遗独立
    此言落下,众位长老霎时间沉默,一个个低头吃着桌子上的素斋,似乎没有听到掌教的话。

    辽东就是个大火坑,谁跳进去谁死!

    就算不死,也要因果业力滔天,日后难有翻身余地。

    张百仁一袭紫衣,拎着婴孩头颅大小的酒坛,不紧不慢的自庐山走下。

    “轰隆!”

    天空中风云变幻,霎时间乌压压的黑云裹挟着狂风扑卷而来,压得天空变得阴沉许多。

    张百仁从来都不去做煞风景的事情,毫无疑问张百仁是喜欢美的。

    铺天盖地的雨夹雪自天空中坠落,远处黄河龙王催动道法,眼睛瞪得老大:“人类还真可怕,为了大业连自家老婆都能牺牲的出来,若换做本王,本王绝对不会这般做!”

    河面上荡起一圈圈涟漪,一只小船悬浮于岸边,此时那小船的帘子掀开,只见一位老汉对着张百仁道:“这位道长,赶紧进船舱躲避一下风雨吧!”

    张百仁此时衣衫已经被骤来的雨雪打湿,听闻此言面带笑容,跨步落在船头:“多谢老丈!”

    掀开帘子,张百仁愣了一愣,却见一袭白衣的女子静静的端坐在哪里。

    恬静、无暇!

    似乎有一抹怪异的气机在时刻撩拨着自己的心神,神魂内的先天神祗神胎跳动,这女子似乎有致命的吸引力。

    洁白无瑕,举世无双。

    张百仁乃有道修真,立即回过神来,却是被那女子的容颜惊艳了一下,比之张丽华怕也不差分毫,反而因为那股容不得世间任何污秽的无暇,叫其更添几分风情。

    “这女子乃老丈的一位客人,前些日子也不知为何,这姑娘居然投江自尽,却被老汉救了一命,然而却失去了记忆!”船夫轻轻一叹,升起了炉火,肥美的大鲤鱼被切开,放入火炉中清煮。

    “你有肉,我有酒,咱们一俗一道,却是搭配刚刚好!”张百仁将手中酒坛放下。

    “哈哈哈,道长衣衫华贵,看起来就非寻常人,这酒也肯定不是普通的美酒!”渔翁恭维一声,脸上满是风霜之色。

    “老汉如今靠水吃水,倒也落得一个清闲自在”张百仁笑了笑。

    “没道长说的那么简单,如今菏泽中多野怪,稍不留神便送了性命,老汉也是讨一个生活而已!”说到这里,此时火炉调旺,鱼香味传出,老汉拿出筷子递给张百仁与女子,三人围坐在一起,只听老汉道:“小老儿有一事相求,还望道长能助我一臂之力。”

    “你我相遇便是有缘,有什么事但说无妨”张百仁给老汉倒了一杯酒水。

    “好酒!怕有些年月了,小老儿从未喝过这般美酒!”老人脸上满是陶醉之色,那一层层沟壑褶皱,也在瞬间舒张了不少。

    张百仁浅啄美酒,一双眼睛看着那白衣女子,强行压制住神胎的躁动,不紧不慢的喝着酒水,一双眼睛看向江面。

    “有道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小老儿孤身一身,就这么一条渔船,这女子一看便是大家女子出身,小老儿怕养活不起!而且如今兵荒马乱,这等女子留在小老儿这里,只能带来灾祸!小船这么大,孤男寡女实在不方便。”渔翁顿了顿,然后看向张百仁:“公子天庭饱满,华贵之气直冲霄汉,想来是一位惊天动地的大人物,还希望公子带这女子离去,叫小老儿讨一个安生。”

    “哦?”张百仁露出诧异之色,随即点点头:“你这老儿倒明智,在这乱世,生得貌美也是一种错误。”

    老汉道:“这女子前日被庐山下的大户盯上了,小老儿实在不忍心叫这女子羊入虎口,白白毁了一生。昨晚有一老叟踏水而来,略作卜卦,随即指点老儿今日有贵客路过,可以相求!”

    张百仁愣了愣神,不曾想居然还有人能推测到自己的踪迹,这世上神奇术法神通当真不可思议。

    人类自弱小的蝼蚁到可以搏杀先天神灵纵横无双的天地主宰,自然是有诸般不可思议的法门。

    “还请公子收留,小女子愿意跟随公子身边为奴为婢,伺候公子!”那女子趁机行了一礼。

    张百仁点点头:“相逢既然有缘,跟在我身边倒也无妨。”

    老渔翁倒是识趣,乱世中女子的美貌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张百仁看向女子,细细打量着对方面容,只见其额头饱满,嘴唇红润诱人,配合着那一只小鼻子,更令人心中痒痒。两只眼睛仿佛葡萄般,滴溜溜的转着,再加上那一抹红晕,端的令人心动。

    张百仁开口道:“可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女子摇摇头,脸上满是无辜。

    张百仁喝了一杯酒水:“你身具命格,虽然命格只是雏形,但未来身份却也高贵无比,跟在我身边也算结下一番善缘。”

    远处

    黄河龙王摇头晃脑:“李世民这小子还真是狠!”

    说着话,身形潜入河水中,不见了踪迹。

    瞧着风雪停止,张百仁自袖子里掏出一点银子放在船舱,然后迈步落在岸边。

    渔翁看向女子:“还不跟上,这位道长可是一位贵人,继续跟在老汉身边,只怕你会遭遇不测!”

    女子点点头,无奈的走下船,来到了张百仁身边。

    “走吧!”张百仁带着女子,慢慢悠悠的走在山间小路上。

    “可还记得你的名字?”张百仁走在前面。

    “无暇!”女子咬着红唇道。

    张百仁略作沉默,过了一会才道:“你一身武道功夫不错,炼的堂堂正正,一身气血之纯净,本都督前所未见,若落在妖怪口中,便是长生不老药。”

    女子闻言噗嗤一笑:“哪有公子说的那么夸张。”

    走了一会,来到山顶,迎着寒风站定,张百仁看向身边的女子,周身居然不染半点尘埃。

    “怪哉!你身上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叫你不会沾染世俗的污秽!”张百仁慢慢伸了个懒腰,一双眼睛看向远方风景。

    女子盯着张百仁的侧脸,许久无语呆呆出神。

    “怎么?我脸上有花吗?”张百仁转过头来狭促一笑。

    女子脸蛋略红,连忙转过身:“没有!”

    张百仁面带笑容:“走吧,随我一同前往涿郡,你既然有名字,那我便可找到你的家人。”

    二人下山,张百仁走在前面,过了一会才听女子道:“公子似乎在朝廷当差?”

    “朝廷的走狗”张百仁面带笑容。

    “啊?”女子一愣,似乎被张百仁回答惊呆了。

    张百仁也不回头,只是继续走着:“我为朝廷出力,与各大门阀世家为敌,在门阀世家眼中,岂不就是走狗!”

    “当今天子无道,暴虐昏庸,致使百姓民不聊生,公子风采非凡,何必效忠于当今圣上?”无暇露出好奇之色。

    “家国大义,你不懂!”张百仁道。

    “都督歧视女人,我如何不懂?”无暇辩驳了一句。

    “你可知何为天下大同?”张百仁转过身看了无暇一眼,无暇站在原地思考,山风飘来让人眼睛有些发直。

    绝世人独立!

    似乎专门为了这个女子而生。

    “自然是君主贤明,百姓安康!”无暇回过神来看了发呆的张百仁一眼。

    张百仁感受到无暇的目光,连忙收回眼神,心中暗自一动:“今日是怎么了,似乎全部心神都被这女子吸引!这女子身上有什么东西对我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不对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