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八十七章 ‘洗’字天书
    血洗江湖四个字虽然说出来毫无波动,但周边站立之人俱都忍不住为之一个哆嗦。

    张百仁淡漠的扫视着身前的时日金乌炼天图,淡然吩咐道:“一定要将那群人一个个都给我揪出来,天书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若有各大门阀世家、道观之人捣乱,那便直接杀了便是!”

    “是!”左丘无忌闻言立即退下,心中直打鼓,自己跟在张百仁身边这些年,早就将张百仁的脾气秉性摸清楚,张百仁越是平淡,代表其杀机也就越大。

    张丽华默不作声,只是静静的在一边看着书籍,无暇站在张丽华身边,手指悄悄的绞着衣角,低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小院恢复了平静,张百仁看着眼前的十日炼天图,手中太阳真气凝聚,向十日炼天图灌注而去。

    “轰!”

    时空拉扯,张百仁似乎再一次穿越时空,透过时空隧道,降临于宫阙之中。

    那是天帝的宫阙!

    天空中十日高悬,不断在空中追逐嬉戏,一股炙热之感似乎要将人融化掉。

    此时天帝高坐,周身金光流转,不断吸纳着天地间的太阳之力。

    在天帝身边,一口泉眼汨汨的流着真水,天帝手中拿着一只玉杯,不断舀起一杯真水,灌入肚子里,似乎方才能消解天空中的酷暑。

    很奇怪

    张百仁看不清天帝的容貌。

    “一元泉眼吹牛,还和我说是天帝军师,丫的就一泉水,专门给天帝喝水的泉水,这厮还真能吹牛!”张百仁嗤之以鼻。

    “穿梭时空,需要无上宝体,我如今肉身强度依旧不够!”天帝盘坐在虚空,一双眼睛看向天空中的十只金乌,呆愣在哪里许久不语。

    过了一会,才听天帝道:“想要神体大成,还需突破最后一步关隘,想办法彻底将太阳之力与我的血液融合,化作无上神血:太阳之血!”

    天帝慢慢摊开一卷卷轴,只见卷轴上金光流转,任凭张百仁极力看去,却也只能看得清其中的一个文字。

    不错

    就是一个文字!

    一个文字,蕴含着无穷奥义,而那布卷长三尺,其上字体密密麻麻,何止万字?自己却只能看清一个文字,其余的文字俱都一片炙热金芒,刺得人眼睛生疼。

    天帝的强大毋庸置疑,压服无数先天神祗、后天生灵成为了天地共主,可以说天帝就是天地间的第一人,其战力无可比拟。

    “轰!”

    时间到了,张百仁被卷轴弹回,意识回归体内,暗自揣摩着字体中的真意。

    外界天色渐暗,张丽华不知所踪,唯有无暇还站在庭院内,白衣飘飘风姿不凡。

    “都督醒了!”无暇走上前,瞧着十日炼天图,入目处一片空白,根本就看不到画卷上的任何字迹。

    张百仁道:“你放心,既然知道你的名字,要不了多久本都督便能将你送回家!”

    “无暇谢过大都督!”女子轻轻一礼。

    “来的路上,大都督曾说天地大同,不知都督志向如何?小女子思索这么长时间,却一直不知都督眼中的天下大同是什么”无暇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张百仁。

    就像她的名字一般,无暇无垢,不染尘埃。

    “天下大同,人人如龙;群龙无首,天下大吉”张百仁缓缓卷起画轴。

    “都督怕是疯了,你的理想若说出去,不单单小女子认为你疯了,就连那门阀世家、天子以及等候都督解酒的百姓,都会以为都督疯了!”长孙无垢砸舌道。

    瞧着那柔润红唇,张百仁呆了一呆,背负手掌走进屋子:“都说了,只是理想而已。”

    百姓的想法不是一天就能转化的,你要是和他说人民翻身当家作主,他定然以为你是失心疯。

    “以太阳之力洗毛伐髓,淬炼全身毛发,尽数沾染太阳之力,纯化自己的肉身”张百仁参悟着之前自十日炼天图中得来的字迹。

    那一个字乃天书鸟篆,并无形体,不拘泥于行迹。

    张百仁掐了法诀,周身神光流转,熊熊的太阳之力自丹田扩散,向其周身经脉、毛孔扩散而去。

    “疼!”

    仿佛烙铁一般的疼痛,叫人恨不能一头撞死。

    “呼!”

    太阳之力刚刚离体,张百仁便收回法诀,长出一口气,眼中满是血丝。

    太阳之体果真没有那么简单!

    “我还是按照朝阳、正阳、夕阳的顺序,慢慢按部就班修炼吧,待到经脉被这三种力量淬炼,到时候在以太阳之力洗练,应该是事半功倍,虽然这样修炼有些浪费时间”张百仁暗自沉思。

    这就像是在僵硬的黄土上挖坑,有人用水浸染一番,有人直接埋头开干一样,虽然都可以,但却讲究效率、省劲的程度。

    太阳之力主生,流过经脉、周身百窍、毛孔带来的是滋补,正阳与夕阳带来的却是伤害,三者轮回不休,不断交替。

    一日间不知不觉的便过去,第二日日上中天,才听门外传来张丽华的声音:“先生,孙道长来了。”

    “哦?”张百仁松开法诀站起身,拉开屋门走出院子,呼吸了一口清的空气:“来的倒是早!”

    “百仁,你怎么周身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好像在发光一样?”张丽华看着张百仁,眼中露出怪异之色。

    “走吧,最近新修炼了一门道功,不过自带的异象而已”张百仁领着张丽华走出门外,来到了大堂,只见孙思邈阳神正欣赏着大厅中的字画。

    “老哥来的可是早!”张百仁与孙思邈交情不凡,倒也不必客套。

    “唉,大都督相招,贫道岂敢怠慢?”孙思邈打趣了一声。

    “道长就喜欢打趣我”张百仁摇摇头,喝着茶水。

    “都督来信,说有人失去记忆,请贫道出手?”孙思邈道。

    张百仁点点头:“不错,前日自庐山回转,路遇一失忆女子坠水,待救出来后,此人便已经失去了记忆。”

    说到这里,看向张丽华:“丽华,劳烦你去将无暇叫来!”

    张丽华转身离去,张百仁看向孙思邈:“不瞒道长说,这女子好生怪异,本都督见了也是自惭形秽,似乎这女子乃尘世中唯一不染尘埃的明珠美玉,与对方比起来,在下便是污秽一般,情不自禁的想要亲近靠近,说起来当真可笑,居然叫本都督产生自惭形秽的想法,也不知是何道理。”

    孙思邈闻言面带震惊,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此言当真?”

    “自然当真”张百仁笃定道。

    “不可能啊!”孙思邈诧异道:“按照都督所说,貌似唯有传说中的无垢之体,才能叫都督这般大能产生这等念头,而如今大隋境内,老夫所知无垢之体,唯有长孙家女子,老夫当年曾为其延寿,是以晓得这等无双体质,难道涿郡又多了一尊特殊体质?”

    “何为无垢之体?”张百仁诧异道,无垢之体他可从未听过。

    孙思邈道:“无暇无垢,完美无缺,修道之人若得此神体,化作阳神指日可待。练武之人得此神体,易骨境界不过等闲,见神也是念动之间而已。这种女子体内有无暇之气,此气玄妙,具有净化一切污浊之能,端的玄妙万分,甚至于可以修补世间的各种瑕疵。”

    “当真?”张百仁愣住了:“这种体质也太逆天了吧?练武成见神,修道成阳神,还有什么会比这种体质更逆天?”

    正说着,一阵脚步声传来,李世民千算万算,却算漏了孙思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