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九十一章 恢复记忆,陈年往事
    小丫头人不大,但女儿家心思却一点都不少。

    张百仁依靠着摇椅,一双眼睛看向何田田,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昨晚没睡?”

    何田田面色紧张,磕磕巴巴道:“没……没……睡着。”

    “你已经被我废了道功,不休息却是熬不住!”张百仁慢慢坐起身,然后走到炉火前:“你去休息吧!”

    一边说着,捡起地上钩子,开始捅咕炉火。

    瞧着平易近人的张百仁,丝毫没有往日里自己所见霸气,小丫头愣了愣神,连忙伸手抢过钩子:“都督,你地位尊崇,怎么能做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做吧。”

    “你呀,身份地位都只是一种相,我也只是普通人而已,这一切众生相,你还没有悟透!”张百仁自顾自的通着炉火,不断添加木柴。

    “你去睡觉,我去看看张大叔!”张百仁迈步走出,向隔壁走去。

    张大叔早就起床了,此时正在炉子前煲汤。

    “你来了”见到张百仁进来,张大叔呼喝一声。

    瞧着眼前这老实巴交的汉子,谁能想到此人便是二十五年前纵横漠北的大漠金刀?

    堂堂漠北一代绝顶高手,居然落得这般下场,是自己母子欠他的!

    “大叔,有一件事我要和你说”张百仁蹲在炉火前。

    “嗯?什么事?咱们之间还用客套?”张大叔低着头道。

    “大叔二十五年前的记忆缺失,是因为丢了天冲魄,我这次回来只想要相助大叔补全天冲魄,恢复记忆的!”张百仁淡淡道。

    “补全记忆?”张大叔一愣,随即连忙点头:“能补全魂魄、补全记忆好啊!”

    任谁都不希望自己的过去遗失!不管过去是好是坏,都不希望自己的过去一片空白。

    “还要谢谢你!”张大叔道。

    张百仁摇摇头,面色复杂的看着张大叔:“是我张家欠你的。”

    早饭准备好

    肉汤

    粗米馒头

    何田田与张大叔吃得香甜,张百仁只是细细的嚼嚼着粗米馒头,时不时喝一口肉汤。就是粗米加肉汤,自己在最艰苦的五年活了下来。

    不,准确来说是粗米树皮草根加肉汤。

    吃过早饭,张百仁看向张大叔:“大叔且去沐浴净身,待我为你补全魂魄,迎接新生!过去或许是痛苦的,但你有权利知道!”

    张大叔走出屋子,去外面烧水准备洗澡,张百仁拿出玉瓶,玉瓶内八道天冲魄在不断挣扎哀嚎,瞧得何田田一个激灵。

    “呼!”熊熊太阳真火自其掌心慢慢升起,烧得那魂魄一阵狼哭鬼嚎,惨叫声闻者心惊。

    “都督,抽魂炼魄手段未免太残忍了!”何田田忍不住劝了一声:“做人还是要多积德行善!”

    张百仁看了何田田一眼,没有多说,而是继续冶炼着魂魄,只见在太阳真火霸道的力量下,八道天冲魄不由自主开始融合,对抗太阳真火的冶炼。

    可惜

    区区八道天冲魄罢了,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彻底精粹为一道,然后一滴晶莹的液体出现在张百仁指尖。

    瞧着那一滴液体,仿佛在无量的沧海中,一轮明月高悬,下方一颗珍珠吸纳了一缕月华,吐出一滴滴明珠泪。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玉暖日生烟。

    “这是明珠泪!”何田田惊得大脑发麻。

    明珠泪落下,彻底将天冲魄内所有杂质清洗干净,然后玉瓶就放在案几上。

    “都督,你浪费了一滴明珠泪,到底是要做什么?”何田田面带不解。

    “你看着就好”张百仁抱起双臂,一双眼睛看向炉火,思虑着怎么面对恢复记忆的张大叔。

    此时张大叔沐浴完毕,走入屋子里,却见张百仁正端坐在案几前,一双眼睛看着案几发呆。

    “好了!”张大叔轻轻开口。

    张百仁点点头,示意张大叔做好,面色复杂的看着那张充满了风霜的面孔,手指一弹却见玉瓶塞子飞出,一道晶莹剔透,纯粹至极的天冲魄缓缓悬浮出来。

    “三魂归位!气魄凝聚!”张百仁手中掐着印诀,脚踏罡斗,不断接引着冥冥之中的一股力量。

    在那股神秘的力量下,天冲魄居然完美的融入了张大叔的三魂七魄内。

    这是比常人强大了几倍的天冲魄!

    张大叔闭住眼睛,似乎睡着了一般。

    时间在一点一滴过去,过了一会只见其眼角殷红,两行泪水滑落。

    “张大叔,对不起!”张百仁轻轻一叹。

    张大叔睁开眼,此时面色悲痛,复杂至极的坐下,瞧着那熊熊炉火,过了一会才道:“其实你不应该将我的魂魄补全,就这般在塞外终老,倒也不错!”

    听了张大叔的话,张百仁摇摇头:“人就是要快意恩仇,勇敢的面对过去,不能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过一辈子。”

    “那是我自己选择的路,能守在你母亲身边过一辈子,是我自己的选择!”张敬安低垂脑袋,看着熊熊炉火许久不语,过了一会才道:“我谁都不恨,只恨相逢太晚!”

    “我见到你母亲的第一眼,便被你母亲吸引了”张大叔轻轻一叹,眼中满是回忆:“那时候你母亲身怀六甲,却被一群盗匪围住,被不知身份的黑衣人追杀,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已经沉陷了下去,不可自拔!从哪个时候开始,我的命就只为你母亲而生,为你母亲而亡!我只恨先遇见你母亲的不是我!”

    张百仁嘴唇动了动:“当年的那些人,都已经被我亲手了结,如今江湖上血雨腥风,不过是追杀那些小喽啰罢了,大头都已经被我亲手宰杀,抽魂炼魄永世不得超生。”

    张百仁能说什么?

    恨不相逢未嫁时!只能说造化弄人。

    张百仁整个身形缩在摇椅之中,瞧着熊熊炉火不知该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才听张百仁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金顶观,都怪金顶观!”张敬安眼中露着刻骨恨意:“当年若金顶观肯施以援手,何必落得今日这般地步!当年你母亲身怀六甲,与我行走了一个月后,逃命的过程中产下你们兄弟二人。”

    此时你父亲赶来,抢走了张百义之后,生怕给金顶观惹上麻烦,于是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将你母亲丢在风雪之中。

    “好在你母亲不傻,暗中隐瞒真相,将你留了下来……”张大叔似乎梦呓一般,眼中满是痛苦:“我永远都忘不了,在风雪交加的夜晚,你母亲绝望的面孔,绝望的眼神,最终彻底倒在风雪中。整个人似乎被世界所遗弃了,家人死绝,亲友不知所踪,天地之间孜然一身,那种绝望痛苦,你永远都不知道。”

    张大叔脸上划过两行泪水,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我对不起小草她娘,对不起我的父母!我是不孝子啊!”

    张百仁面色沉默,他以前从未听说过这种事情,因为母亲从来都不会提起。

    “你日后若遇见张斐那抛妻弃子的小人,尽管一剑杀了他,这人胆小怕事,抛妻弃子,不配称之为大丈夫!甚至于我怀疑,他接近你母亲,就是为了张家的教祖天书!”张敬安牙齿紧咬。

    张百仁面色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可是我母亲对于当年的事,选择原谅了他!”

    张敬安身子一呆,随即无力的坐在软塌上,看着身前熊熊炉火许久无语。

    过一会,才听张敬安道:“也是,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我就是一个外人,不该乱说的!”

    ps: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