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八百九十四章 逆转天时
    鱼俱罗没有回答宋老生的话,张百仁收回目光:“空气忽然回暖,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暖,如今是一月份,怎么可能会回暖?事情反常必有妖!”

    听闻此言,宋老生一愣,寒冬腊月天气忽然变暖,明显的不正常。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还需派人前往漠北探查,不知突厥要搞什么幺蛾子。”

    张百仁在这边担忧,却不知突厥大帐,始毕可汗也是寝食难安。

    “为何突然天气回暖,莫非大隋想着对我草原动武了?”始毕可汗坐卧难立。

    朝廷百万大军汇聚于涿郡,始毕可汗整日里担惊受怕,他能不紧张吗?

    外界稍有风吹草动,便紧张的不行。

    “速去请仆骨莫何前去探查一番”始毕可汗沉声道。

    不单单东突厥,此时契丹、韦室俱都心神狂动,察觉到气候的变迁,还以为是大隋有人做法,准备逆转天时。

    不过短短一天的时间,涿郡便已经春回大地,无数士兵脱去棉衣赤着膀子在风中游走。

    此时即便傻子也知道,此地气候明显反常。

    张百仁站在庭院内,虚空中熊熊烈日似乎对其没有任何影响。

    一边侍卫赤裸着膀子,汗如雨下,眼中满是焦躁。

    张百仁背负双手,静静的等候消息。

    “何人能有如此手段?”鱼俱罗略带不安的来到张百仁身边。

    张百仁面色沉着,过了一会才道:“突厥怕没有这种手段,若说有可能,必然是高丽的乙支文德。只是乙支文德修炼的乃大周天星斗神术,如今不曾见到星象变迁,也必然不是乙支文德出的手!”

    “那就是门阀世家捣的鬼,唯有他们才有这般手段!”涿郡侯在大门外气喘吁吁的走进来,愤怒的道:“这些家伙整日里胡乱折腾什么,当真是都活腻味了!日后若有机会,非要将其杀的个片甲不留!”

    张百仁负着双手,只是静静等候消息,任凭涿郡侯不断骂骂咧咧的抱怨。

    中土

    不单单涿郡火热,此时中土各路大能俱都察觉到了天地间的异样。

    太原李阀

    春归君猛然站起身,一双眼睛看向漠北方向,许久不语。

    “先生,可是发生了什么?”李世民不安的道。

    “空气回暖了,涿郡将有大事发生,要么有上古重宝出世,要么就是有人做法,再起波澜!”春归君面色沉着:“走,咱们去涿郡,若有上古重宝出世,必然是难得的至阳之物,对修炼阳神有莫大好处!”

    另外一间院子里

    李建成看向漠北,略带沉吟,对身边侍卫道:“准备一番,去涿郡。”

    洛阳城

    此时杨素面色焦躁难安:“为什么冥冥中会有一股召唤,要我前往北方,北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爹,怎么了?”杨玄感察觉出杨素的不安,开口询问了一声。

    “你在洛阳城暗中准备,爹要去涿郡走一遭!”说完话杨素披着斗篷,径直出了杨府。

    大内

    钦天监手中罗盘转悠个不停,过了一会才道:“大凶之兆,怕是不祥,此事还需尽快呈递于陛下案几前!”

    钦天监司正捧着密报,迅速来到杨广寝宫,恭敬的跪倒在地:“陛下,涿郡或有大变,卜算结果不详!”

    “北方有大将军、大都督坐镇,此事不必过问,到时候必有交代!”杨广翻阅着手中的资料,头也不抬的道。

    司正闻言点点头,心中暗道:“自己被恐惧冲昏了头脑,大隋的定海神针都在涿郡,怕个什么劲啊!”

    湘南

    观自在缓缓挽了发鬓,一双眼睛水波流转,慢慢站起身,向涿郡走去。

    “如此威能,定然是至阳宝物,我佛门浩荡刚正,绝对不能放弃!”法兰寺方丈慢慢悠悠走下山:“师弟,法兰寺就交给你了!”

    中土各大门阀世家,纷纷有高手下山,向涿郡赶了过来,此地有宝物出世,众人肯错过才怪呢。

    “大都督,在突厥地界的一片沙漠里,有一处流沙此时竟然在缓缓升腾融化,热气便是自那处流沙传出来的!”一位阳神自天边走来,开口禀告。

    “哦?”张百仁看向一边的鱼俱罗等人:“咱们过去看看!”

    “走,这么大事情,或许有重宝出世也说不定!”涿郡侯嘿嘿一笑:“这般厉害的逆改天象宝物,也就唯有纯阳道观的三阳火符了!”

    鱼俱罗瞪了涿郡侯一眼,然后看向张百仁的背影示意。张百仁与金顶观闹得不愉快,此事天下皆知。你丫的居然当着张百仁的面提及三阳火符,这不是在找抽吗?

    “走吧,我没那么小心眼!”张百仁当先走出,留下鱼俱罗与涿郡侯面面相觑。

    确实是春回大地

    入目处众人俱都去了棉衣,身上穿着薄衫,大街上有老人在跪地祷告,不断祈求上苍,祈求天神的原谅。

    黄表纸灰烬满天飞,刮在了张百仁的脸上,叫其心中的杀机在慢慢汇聚。

    “涿郡是大隋的最后净土,没有人可以在涿郡生乱,本都督决不允许!”张百仁心中暗道。

    在其身后,鱼俱罗摇了摇头:“大都督动杀机了!真正的杀机!上一次见其动杀机,还是在十五年前!”

    “金顶观的事情不是杀机?天书闹得沸沸扬扬,江湖杀戮无数,这还不算杀机?”涿郡侯缩了缩脑袋。

    “不过小打小闹罢了!天书对于大都督来说,其实一点都不重要!至少没你想象的那么重要,大都督修为已经超越了天书,他本身就是一部活着的天书”鱼俱罗摇摇头。

    “有那么神?”涿郡侯有些不相信。

    “你境界不够,和你说了也是白说!”鱼俱罗摇摇头,快步跟上张百仁的步伐。

    出了涿郡,再走三十里,便是茫茫沙漠。

    张百仁脚步不停,踩在了黄沙上,然后眉头一皱。

    黄沙温度惊人,一脚下去似乎进入了蒸笼里,下一刻就要被烤熟。

    一步迈出,脚下寒冰汇聚,在沙漠上留下道道晶莹剔透的脚印,然后迅速消融于沙漠中,失去了踪迹。

    “果真,源头便是这处沙漠!”鱼俱罗跟上来,无视了脚下的热度。

    涿郡侯呲牙咧嘴,即便是见神强者,在这黄沙中也不好受。

    “我倒要看看是谁在捣鬼”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

    再走十里,张百仁忽然停下脚步,看向了前方的沙海。

    沙漠在蠕动,砂砾在不断融化,化作了精彩的琉璃。

    此时涿郡侯满头大汗,唯有张百仁与鱼俱罗面色自如。

    “就是这里!”领路的阳神真人道。

    张百仁面色凝重起来,一边的鱼俱罗此时也面露骇然。

    方圆三里砂砾已经尽数出现了融化状态,看起来触目惊心。

    “火德星君的九龙神火罩,也绝对达不到这种状态!”张百仁慢慢蹲下身子,便要伸手去触摸黄沙。

    手掌被鱼俱罗拿住,此时鱼俱罗面色凝重:“你这手掌不想要了?”

    “都督、将军,你们看对面有人,似乎是突厥的仆骨莫何”涿郡侯忽然开口。

    二人望去,果真对面一道人影晃动,也看到了三人,然后向着三人走来。

    仆骨莫何的速度很快,不过几个呼吸间,便已经来到近前。

    “怎么回事,是不是你突厥想要玩什么幺蛾子?”张百仁看向仆骨莫何。

    仆骨莫何摇摇头,面色凝重道:“绝非我突厥所为,我突厥没有这种大修士!要我说,反倒是更像中原高手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