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章 一剑平天下,谁能挡之?
    张百仁无动于衷,那边旱魃紧张的心神瞬间放松下来,顿时仰天一阵长笑,然后猛然纵身卷起风沙,向契丹而去:“哈哈哈,老夫好生和你们这几个小辈玩玩。”

    旱魃过处,赤地千里!

    “拦住他,绝对不能叫其进入漠北!”乙支文德手中星光缭绕,化作一道绳索,向旱魃牵引缠绕而去。

    一边仆骨莫何也顾不得继续求情,慌忙的向着旱魃追赶过去。旱魃出世,必然大肆饱饮热血,可以预料到漠北必然又是一场大屠杀,什么时候旱魃吃饱了,再谈其他。

    “终于将这祸乱给打发走了,不然我大隋可要遭殃了!大都督神威,当取代老夫,成为大隋第一人!”鱼俱罗喘着粗气,打趣张百仁。

    张百仁摇摇头,轻轻一叹:“我杀不了他!”

    “你已经尽力了!问心无愧!”鱼俱罗拍着张百仁肩膀。

    “这半截断剑可是好东西,这断剑沾染了你的剑意,可以镇鬼杀神,凶威无匹,甚至于对剑修来说,可以参悟出属于自己的剑道,打磨出属于自己的剑意!”涿郡侯在无数武者、修士灼灼的目光中,将那半截断剑拿起来,屁颠颠的来到张百仁身边。

    瞧了半截断剑一眼,正要转身离去,只见人群中不知自何处窜出来一位三岁左右稚子,一路疾跑跌跌撞撞的来到张百仁身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弟子裴旻,欲要拜先生为师,还请先生恩准!”

    “裴旻?”张百仁打量着脚下的小豆丁,扫视场中众人:“这是谁家孩子?”

    场中无人应答,张百仁瞧着那小豆丁,脸上满是热切的表情,眉头略微一皱,顿时瞧得场中之人心头一紧。

    到了张百仁这般境界,一举一动无不牵扯众人心神,有大威风!

    他倒是知道唐朝开元期间有一位绝世人物,唤作:裴旻,但按照历史的时间计算,距离如今足足差了至少七十年的时间。

    张百仁上下打量着这小豆丁,怎么也不可能是开元时期的裴旻。

    裴旻是开元时期公认的剑术第一高手!

    不过如果按照眼下来算,鱼俱罗都已经六七十岁了,不也依旧青春永驻?

    而且对方是河东裴氏的人,对于门阀世家,张百仁实在是没有好感。

    不过瞧着那小豆丁眼中纯净、炙热的眼神,亦如当年的自己,张百仁似乎在这小豆丁身上看到了当年的熟悉影子。

    “罢!罢!,只是个孩子罢了!隋唐时期如今有了我,到也不怕门阀世家翻天!”张百仁随手解下佩剑,插在那小豆丁身前:“这把断剑便赠你了!至于说拜师,却是不必!”

    说完话张百仁转身离去,不做丝毫逗留。

    小豆丁闻言狂喜,直接扑在了剑鞘上,死死的抱在怀中不肯松开,双眼目送着张百仁远去,深深的磕下了一个头。

    大隋境内

    北邙山

    帝君站在镇碑前许久无语。

    过了一会,才听手下一位鬼神道:“大将军,咱们还要不要继续破开封印杀出去?再不动作,只怕阴司会有大变啊!”

    帝君静静的站在镇碑前,一双眼睛看着镇碑,再看看直冲天际的剑光,眼中满是凝重。

    “当世居然有如此高手,你我若贸然杀出去,只怕迎接你我的便是这斩杀万物的一剑!”帝君抚摸着镇碑,镇碑上文字缓缓模糊,被抹去。

    镇碑困不住这纵横天下的大帝,困不住这生前的雄主。

    “你可有把握接下这一剑?”帝君看向手下的老臣。

    那老臣摇摇头,随即咬牙切齿道:“都怪那小贼盗取了凤血,坏了我等机缘,我等势必不能与其甘休!不过老臣虽然挡不住那剑光,但大王能挡得住啊!”

    帝君摇摇头:“不知对方能出几剑,我岂能轻易动手?暂且等等吧,地府那边又有大动作,人间有如此高手镇压气数,地府又该头疼了!”

    说完话帝君消失在黑雾中,身形融入黑雾不见了踪迹。

    泰山

    冥冥中一道眼睛忽然睁开,投向漠北方向,看了许久许久,然后方才叹了一口气:“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没想到当世居然有这等人物出世。”

    华山

    华山山神周身笼罩于神光内,瞧着下方的各路大小神祗,缓缓开口:“诸位,人世居然有如此高手,不知是何来历?”

    华山山神犹若口含天宪,话语间带着秩序的味道。

    太华山神眼中满是惊悚的自漠北收回目光,此时一边神祗走上前道:“人间有如此造诣的,怕是唯有无生剑张百仁。”

    “无生剑?”华山山神一愣。

    “潇潇落月无形剑,劝君孽海且回头!”那神祗连忙道:“张百仁的剑术杀戮太重,江湖之人惊惧,赠了一个‘无生剑’的外号!”

    “怕不是无生剑,而是杀生剑!”华山山神沉默一会才开口道:“如此人物,理应结交,哪位与我送去请帖?”

    自古以来,华山山神常在,而周边神祗却不断更替兴亡,可以说华山山神的意志主导着众人的未来。

    得华山山神看中,自然可以与之永存。否则便是自行生灭,没有人护持你。

    天下修士无数,华山为五岳之一,觊觎华山山脉神位的不知有多少。

    最差的支脉山神,也不弱于见神武者啊!

    “大人,下属与张百仁有几分交情,那张百仁未婚妻就在太华山静修”太华山神知道机会来了,自己露脸的机会来了,赶紧站出来道了一声。

    太华山

    在华山支脉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哦,居然还有这层因果,简直再好不过!”华山山神看向下方的各路支脉山神:“尔等日后多多注意太华山脉,莫要叫人惊扰到山中的贵人,若出什么纰漏,好事成坏事,可是令人糟心的了!”

    群神齐齐俯首遵命,华山山神看向太华山山神:“你寻个机会替我递上请帖吧!”

    太华山神接过神使递过来的烫金色请帖,面色恭敬的收下,随即却道:“尊神,这几日怕是不行,算算时间,张百仁第二次约战之日已经到了,大隋二征高丽就在眼前,只怕张百仁抽不开空。”

    “你将金贴递上去,叫他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再来也不迟!”华山山神眼中闪过一抹回忆:“本神也是从当年过来的,有本事的人就是忙碌!待到死后才发现,万事皆已经成空!”

    湘南

    一道道念头不断穿梭流转,窃窃私语不知道在商议着什么。

    大隋

    钦天监

    司正坐在地上,擦了擦七窍的血液,喜滋滋的向着皇宫走去。

    这一日,天下噤声,面对着那威慑群雄的一剑,不得不俯首保持沉默。

    某一处瀑布前,两尊绝美女子站在青石上,一双眼睛看向北方许久无语。

    “能出此一剑的,必然是威震天下的大都督张百仁无疑,你与百仁的尘世情缘未了啊!”警幻道姑很年轻,容貌仿佛双十年华,清冷、绝美,好似不食烟火的仙子。

    “师傅,徒儿已经看穿恩情,徒儿……”张母看向警幻道姑,连忙解释。

    “不必说了,你尘缘未断,日后自然有了却缘法的时候!”警幻仙姑打断张母的话,眼睛里满是凝重:“如此一剑,谁能接下?”

    “师傅……”张母苦笑了一声。

    “都督,您之前那一剑简直绝了,妙到了巅峰”袁天罡跟在张百仁身边,眼中满是狂热:“老道现在更相信都督能够成仙了。”

    ps:盟主更二。

    杀人简单,不杀才是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