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零一章 天书之争
    张百仁背负双手,步履不缓不急的向涿郡走回,袁天罡眼中的惊叹毫不掩饰。

    一边鱼俱罗跟上来:“你这回可是出风头了。”

    “宁愿天下安康,这种风头我宁可不要”张百仁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看了杨素一眼:“杨公需记得我的话,大隋不容内乱。若杨公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休怪本都督不讲情面。”

    杨素狠狠的咬着牙齿:“老夫要去找南天师道复仇,那里还顾得上搅乱大隋。南天师道精通鬼神之术,定有可以助我突破的宝物。”

    说完话,杨素身子直接落入了黄沙内,转瞬间不见了踪迹。

    杨素离去,张百仁看向鱼俱罗:“大将军以为如何?”

    “杨公怕是听不进我等的话语”鱼俱罗无奈一叹。

    张百仁沉默一会,方才开口道:“顺应天时吧!杨公若出手,可是怪不得你我了。”

    一行人向涿郡走去,如今旱魃驱逐,涿郡的气候逐渐变回寒冷,空气中的干燥逐渐散去,多了几分冷意。要不了三五日,便可重新恢复寒冷。

    “都督!”与鱼俱罗辞别,刚刚回到庄园,就见张丽华扑过来。

    在张丽华背后,叮当眼圈泛红,眼中满是红润,颗颗泪水滑落。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张百仁将张丽华抱住,一边叮当也凑上前来,将张百仁死死抱住,二女哭成一团。

    在之后风雨雷电四大侍卫此时站在远处不语,安慰了众人几句,张百仁携带着众人走入大堂,纷纷坐定之后,才听袁天罡开口道:“如今乱世终于到了。”

    “这话怎么说?”张百仁喝了一口茶水。

    袁天罡面色凝重道:“每当乱世,便会有如旱魃这般邪物出世,亦或者那些老不死苟延残喘的邪神收割香火信仰,动乱一方。叫这乱世更加混乱不堪。”

    张百仁手指拿着茶杯,吹了吹茶叶:“来多少,杀多少!”

    “杀?怎么杀?”袁天罡道:“敦煌里跑出来的几十位鬼神,无数的干尸大军,皆已经融入大隋,亦或者转世投胎无从找起,怎么杀?”

    “先生可有办法?”张百仁看向袁天罡。

    “大隋若乱,最好是尽快推出新的政权,以天子龙气镇压天下,秩序之下众神最强,他们才是天地间的主宰,用以对抗邪神!”袁天罡道。

    张百仁沉默不语,就在此时,只听门外传来侍卫的通秉:“都督,华山山神送来请帖,请大都督前去赴宴。”

    “呈上来吧”张百仁一愣,华山山神怎么会想着请自己?

    拿过烫金色请帖,请帖内神光流转,神圣光辉流转无穷。

    “这便是华山山神的请帖?都督你这次可是好运道,华山山神乃是活了无数年的老怪物,都督若能与其交好,对自己的裨益无穷”袁天罡露出羡慕之色:“这请帖若放在神界,比之天帝的圣旨更贵三分。”

    张百仁合上金贴,一双眼睛看向袁天罡:“你若想去,机会便给你,本都督太忙,怕没时间去!”

    袁天罡摇头晃脑:“我倒想代你去,可是人家看不起我啊。”

    “都督,第二次约战的帖子送来了!”张丽华自门外走来。

    “拿来我看看”张百仁放下茶水,接过张丽华手中的战帖,露出惊诧之色:“这些家伙怎么还有胆子与我比试?难道漠北那一剑还没将其胆子吓破吗?”

    “不怕死的人就是多,不知收了门阀世家多少好处”袁天罡嘀嘀咕咕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你尽管下杀手便是,杀得天下群雄胆寒,就没人敢来找你的麻烦了。”

    张百仁默然,过了一会才遥遥头:“听说过张北泽吗?”

    “北天师道的宗师,是天下间少有的好手,在众位阳神真人里,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袁天罡道:“北泽真人善于御使一手寒冥真气,乃是以真水修炼而成,最是霸道,比之陈家老祖的冰符,霸道了不知多少倍。”

    “哦!”张百仁默然不语。

    “约战地点居然定在白云观,倒是会挑选地方!”张百仁放下战帖:“还有五日时间,咱们时间足够。”

    外界

    其实门阀世家各大道观并非张百仁想象中的那般平静。

    北天师道

    各路阳神真人齐聚,天下大小宗门修士尽数汇聚于此。

    一者为了寻找天书,二者是为了眼前约战之事。

    此时南天师道掌教面色恭谨的站在大堂中央,两侧坐了几十位来自于各大道观的高人修士,纯阳三老翌赫然在列。在纯阳三老身边,乃是面无表情的张斐。

    “诸位,今日将各位请来,一者为了天书之事,二者为了约战大都督张百仁”南天师道掌教提起张百仁三个字时,话语凝重下來,仿佛有千斤之力,压得大堂中众人喘不过气。

    漠北一战之前,大家面对张百仁或许有压力,但绝对没有这么大,绝对没有这般绝望过。

    “约战之事暂且不说,先说说天书之事”掌教的脸上满是惭愧:“说来惭愧,我南天师道出现败类,居然屠了人家老小满门,实在是有失出家人体统,前日大都督法驾此地,亲自将那孽畜抽魂炼魄,永世不得超生。”

    说到这里,南天师道掌教唏嘘道:“可惜悔之晚矣!我天师道愿意赔付张家丹经一部,药丸百颗,外加各类修道物资五十斗,希望能弥补我天师道的过错。”

    说到这里,看向张斐:“张百义乃张家后人,不知真人可否做主,饶过我南天师道一回?”

    张斐面色低沉:“哪里没有败类,事情已经发生,再追究也没有用,掌教若有心,不如替我儿将天书追回来!”

    听了这话,一边北天师道忽然有人开口怒斥:“张斐,你有何本事替韵儿做主,韵儿尚在,哪里轮得到你金顶观说话!天书乃是我北天师道张家之物,自古以来都是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张家嫡系既然男丁死绝,这天书理应追回我北天师道,如何轮得到你金顶观!”

    此言一出,场中气氛霎时间凝重下来。

    北天师道的真人所言不假,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便是规矩。

    当年张母父亲、祖父是张家嫡系,拿着天书离开北天师道,自然不会有人说什么。

    但如今张家嫡系死绝,男丁尽数被杀,这经卷理应追回。

    这就像是有三兄弟,老大继承了父亲的天书。老大有了儿子,自然会传给自己的儿子,绝对不会传给自己的女儿。

    而如今儿子死绝,只剩下女儿和外孙,女生向外当然算不得张家血统,天书自然该被张家旁系追回,免得绝技外泄。

    天书,是天师道立于修道界巅峰的支柱。

    理论上说,北天师道说的没错,这天书是张家这个家族的,既然嫡系死光,自然轮到旁系传承,绝对不能将天书泄露给外姓。

    比如说你有姐妹兄弟三人,你父亲财产会给谁继承?当然不会给女儿继承,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话虽然难听,但这就是事实!

    “这话你若敢在大都督面前说,我倒是不会反对!”张斐不卑不吭的顶了一句,说的那真人哑口无言。

    去张百仁面前说理,他敢吗?

    “莫要说了!”北天师道掌教阴沉着脸呵斥一声:“天书是我张氏家族的,是教祖立下的道统,谁敢侵吞,不死不休!如今张家嫡系死绝,理应归于旁系,却轮不到外人插手!张百义修炼我北天师道道功,要么改换门庭,要么废掉道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