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一十五章 天道人道
    何为忠?

    何为孝?

    张百仁一剑宰了自己的舅舅,又弹指间斩杀自家舅老爷,是不孝吗?

    当年张家覆灭之时,北天师道的人在哪里?

    而且张敬安的回忆中,是有北天师道的人暗中向南天师道三兄弟送信,张百仁就不信北天师道对于当时的形势、动静没有丝毫察觉!

    至少在张母遭受追杀之时,北天师道根本就不可能听不到半点消息。

    远处

    瞧着那道远去的白衣人影,众位道人俱都是目光复杂。

    杀亲!

    这种事不是谁都能、都敢做出来的,即便在二十一世纪,此种行为都为人所唾弃,更何况是在门阀世家把持,礼法重重的古代?

    张斐低着头,一边纯阳三老静静的立在那里,许久无语。

    “他真的敢杀我!”张斐在喃呢自语,捱心自,问貌似自己比北天师道这个便宜的舅老爷并不多些什么。张百仁既然敢弹指间斩了自家两位血缘亲属,那自己呢?

    纯阳三老沉默,朝阳老祖深吸一口气:“剑走偏锋,他已经逐渐失去了人性,被先天神胎的神性所影响,红尘中的羁绊、法则约束对其来说越来越少。”

    “我是他亲老子!”过了一会,张斐猛然抬起头,眼中闪烁着一抹不服。

    “亲老子?娘舅都杀了,逼急眼,只怕你这亲老子也休想好过”李世民自远处走来,声音里满是低沉。

    “二公子!”金顶观一行人齐齐行礼。

    李世民一双眼睛看向张斐,然后又转向纯阳三老,随即低低一叹:“张百仁虽然剑术修为通天彻地,但却已经走入左道,就连血缘亲族都毫不犹豫斩杀,日后不知又该修行到何种境界。”

    “二公子来此莫非就是为了说风凉话的?”朝阳老祖一张脸顿时拉扯下来。

    “非也!非也!小生找诸位有些事情商议,同时谈谈补偿金顶观的损失!”李世民连连笑着道。

    远处

    漆黑的夜色中

    鱼俱罗与涿郡侯并肩而立,涿郡侯暗自咋舌:“这小子疯了,亲娘舅都敢下杀手,简直不要名声了!”

    鱼俱罗沉默,过了一会才轻轻一叹:“他的剑越来越冷,越来越符合杀戮大道,就连心性也被神性逐渐影响,越加贴近高高在上的神明,天长日久,即便是成了至道阳神,也非我人族的至道阳神,而是俯视众生高高在上的天神!”

    “那该如何是好?”涿郡侯抓了抓耳朵,有些不知所措。

    “剑道无情人有情,此为剑道真谛,若想扭转大都督心性,还需将大都督体内的神性压制下去,然后破了大都督的境,将其自高高在上拉入红尘!”药王孙思邈不知何时来到二人身边,眼中满是感慨:“自老夫修道以来,从未见过这么冷、这么绝情的剑气,斩破枷锁斩灭一切,大都督的剑越来越冷了,已经失去了人的味道!”

    “孙真人!”鱼俱罗点头示意。

    “可有办法将大都督心性恢复?”涿郡侯插话。

    “侯爷能战胜先天神性?”孙思邈苦笑道。

    听了孙思邈的话,涿郡侯苦笑:“我当然不能,也就勉强在大都督体内神祗的力量下接下十招!”

    鱼俱罗暗自摇头,涿郡侯还是托大了,十招他未必接的下。

    “唯有破掉大都督心境!”孙思邈道:“如何破除大都督心境?”

    “坏了大都督的道功,大都督心境自然会被破掉”孙思邈眼中露出一抹无奈:“这也是最后无奈的选择,只希望大都督能听进我等劝告,自天道跌落回人道。”

    南天师道

    众位道人面色凝重,看着远去的那道人影无语。

    白云道观

    白云手中执拂尘,一双眼睛眯起,站在广场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百仁,你今日杀了舅老爷,算是将自己名声坏掉了!”张丽华无奈一叹。

    张百仁搂住张丽华,左手牵住叮当:“不过杀鸡儆猴罢了,区区世俗眼光,与我何干?百姓连活命都顾不上,哪里还有时间关心本座!我问心无愧便可!”

    收拾了行囊,张百仁也不想在白云道观多呆,趁着夜色携带张丽华,向着上京城而去。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张百仁脚踏轻舟,声音郎朗响彻于白云山脉,雄姿风发眼中满是睥睨之色。

    过往行人瞧着那小船上的紫衣人影,眼中满是震撼,双目露出敬畏之色。

    只是话语戛然而止,这诗词只有上半阕,却迟迟没有下半阙吟出。

    山中各路真人细细侧耳倾听,等了半响只见随着时间流逝,小河中已经不见了张百仁的影子,俱都轻轻一叹,心中直道可惜!

    如此好词,却只听得下半阙,直教人心中如有一只小猫在不断的抓挠。

    张百仁弑杀亲娘舅,一石激起千重浪,惹得天下之人大惊,霎时间各路哗然,就连一直敬奉张百仁为圣师的儒家,此时也忍不住闭上嘴巴,没有在替张百仁辩驳。

    没有人知道张百仁在想些什么,更不知张百仁这般自毁名誉,下得是那盘棋。

    不过唯一清楚的就是,张百仁是真狠啊,连亲娘舅都下得去手,更何况是自己?

    一时间人人谈起张百仁,具都面色畏惧如虎,眼中满是惊悚之色。

    “师傅!”张母跪在警幻道姑身前,眼中两行清泪缓缓滑落。

    警幻道姑默然无语,手中拿着细报,久久没有抬起头。

    “大都督怕是已经被神性影响了神智,已经走了天道的路子,他连亲娘舅尚且都敢下手,更何况是你?”警幻道姑过了一会才道。

    “这情报是假的,一定不是真的,百仁自幼懂事,最重孝道,怎么会做出这种忤逆人伦的事情?这情报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张韵眼角含泪。

    警幻道姑目光凝重:“先天神祗先天而生,天地胎养孕育,先天执掌着一种力量,这种力量乃是天道体现!大都督不知有何机缘,居然炼化了先天神祗作为法身,但本身修为及不上先天神祗,难免会被先天神祗影响了心性!”

    “你这些年只顾得自己闭关苦修,沉浸于情感绝望,失去了对大都督的关心,大都督怕是已经断掉亲情,只待化掉七情六欲,便可与先天神祗融合,彻底取而代之!这是一步登天的路子,人心诡诈,一旦叫大都督执掌先天神祗,只怕会发生翻天覆地的事情,这天下之人谁都休想安生!”警幻道姑抚摸着张母的头顶:“你断掉爱情,大都督却一步断掉了亲情的束缚,七情六欲中,唯亲情最难断绝,一旦亲情断绝,七情六欲也就不远了。”

    “怎么会因为我?”张母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警幻道姑叹了一口气:“大都督亲情既然已经断掉,那你便留在山中好生修行吧。”

    “师傅,百仁做出这种事,弟子怎么还有心思修行下去?”张母眼睛红肿,跪倒在地:“还请师傅恩准弟子下山。”

    警幻道姑闻言沉默,一双眼睛看向远处的云烟,过了一会才道:“怕是没那么简单,你留在山中修炼,日后若有消息,我自然会通知你!不断掉六欲,你休想在下山一步。”

    警幻道姑忽然改口,前几日还想着叫张母下山,如今却蓦然变换口风。这其中必然不知发生了何种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