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二十一章 李靖与杨玄感
    与李渊比起来,张百仁更担心杨玄感父子。

    大隋的崩溃败亡,很大程度上杨玄感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可有杨玄感消息?”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手指敲击着案几。

    “最近杨玄感只是在家中读书,闭门造车,并不曾见到任何异常!”侍卫道。

    张百仁心中沉吟,在庭院内走了几步,方才站起身向门外走:“还是先将李渊宰了安心!”

    正要出门,却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大都督,李靖与虬髯客联袂登门,正在门外等候都督!”

    “来的真不是时候!”张百仁心中暗自嘀咕:“有四尊见神境界的僵尸,谅那李渊也唯有死路一条。”

    “去将他们请入大厅!”张百仁一边说一边向前院走去。

    虬髯客到来,张百仁不能不见。

    当年自己雷劈瓦岗,面对着神的追杀,虬髯客相助自己一臂之力,这便是人情、恩义。

    张百仁并非那种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之辈!

    “二位,今夜怎么有空来我府中?”瞧着大厅中坐卧难安的二人,张百仁先开口打招呼。

    “大都督,还请大都督救命!”不待虬髯客开口,李靖已经当先扑了过来。

    “哦?”张百仁一愣:“谁要杀你?”

    “并非有人杀我,而是杨素又活了,而且还将红拂给带走了!”李靖眼中满是担忧。

    “大都督执掌军机秘府,天下间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大都督,此事还要请大都督帮助一二!听人说漠北之战,大都督一剑退了旱魃,自北天师道手中保下杨素,还请大都督做主!杨素一个死人,居然将红拂掠走,只怕……”虬髯客面色难看,郑重的对着张百仁一礼:“若大都督肯相助,日后但有差遣,在下赴汤蹈火义不容辞!”

    “你们要找杨素?”张百仁面露奇异之色,心中正担忧杨素会暗中给自己找麻烦,听了二人的话,念动间计从心中来,不紧不慢道:“此事本都督倒是知道一些,杨素因为机缘,蜕变成了僵尸,居然还保留生前记忆。当年红拂盗走赤练霓裳,背叛了杨家,以杨公性子,岂能容得下红拂在外面逍遥快活?”

    “都督,还请援手,李靖感激不尽!”李靖站起身,对张百仁恭敬行了一礼。

    张百仁暗自感应杨素气机,然后道:“杨素正在漠北暗自养伤,你们若想寻找杨素,最好叫上上清、灵宝的人,灵宝的人玩弄僵尸可是看家本事。”

    “漠北?”虬髯客苦笑:“漠北那么大,怎么找起?”

    “无妨,你叫上灵宝、上清的人,他们自然有本事找到杨素”张百仁与二人喝着茶水:“至于说红拂,本都督若没料错,必然被杨素藏在杨玄感的府上,你们直接去找杨玄感,自然可以见到红拂。”

    “多谢大都督!”李靖弯腰作揖,眼中满是激动:“请恕在下失礼!”

    “去吧!去吧!本都督理解你这种心情!”张百仁轻轻一叹:“谁还没年轻过啊。”

    听了张百仁的话,李靖连连点头,转身二话不说立即离去。一边的虬髯客苦笑,对张百仁抱拳一礼,转身追了出去。

    杨玄感府邸

    红拂呆呆坐在庭院内,看着庭院内的柳树不语。

    “可还记得这株柳树?”杨玄感站在柳树下,眼中满是感慨:“当年这株柳树上有一只鸟窝,是父亲自西域花费好大代价才弄来的鹰隼巢穴,当年你说鹰隼可以自由翱翔天空,我便爬上树,暗中设下机关,想要为你捕抓鹰隼,可惜不小心打翻了鹰隼的巢穴,摔碎了里面三颗蛋,惹得鹰隼大怒,啄伤我的后脑,父亲大怒之下将鹰隼射杀,一把火烧了鹰隼的巢穴。”

    红拂闻言回过神来,一双眼睛看向杨玄感,目光复杂至极:“可惜!公子却为此破了脑后玉枕,所以武道之途一路坎坷,迟迟未能继承杨公衣钵,不得参悟见神,是我害了你!”

    “我是不怪你,只是怀念以前罢了!”杨玄感呆呆的站在柳树下,一只手掌抚摸着柳树躯干:“自从你与李靖那小子私奔后,我就时常一个人站在柳树下思索,你到底还会不会回来!”

    “没想到,如今居然成真了,但我却一点都不高兴!”杨玄感叹了一口气。

    “公子留住红拂的人,却留不住红拂的心”红拂低垂着眼眉。

    “你随时都可以离去,我绝不会阻拦你”杨玄感认真的看着红拂。

    “杨公死而复生,一身本事更进一步,天下之大我又能去哪里?不论去了哪里,杨公都不会放过我!在杨公的眼中,我只是一个精心培育,取悦于人的侍女罢了!”红拂低垂脑袋,下颚埋在双腿间。

    杨玄感无奈一叹,面对着自己老子,他如何有胆子忤逆?杨素的威严已经深入自己骨子里:“爹去了漠北,失去消息……你若实在不想留在这里,就赶紧走吧!找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永久隐居起来,我爹总是找不到你了!”

    红拂咬着嘴唇,闭上了眼睛。

    她赏识李靖的才华,自然也了解李靖的性子!李靖报复未曾施展,如何会随自己隐居塞外?自己怎么可以那么自私?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仆役看了杨玄感一眼,露出犹豫之色。

    “你好生安歇,我一定会劝服爹将你放了的!”杨玄感走出庭院,看着身边侍卫:“什么事?”

    “虬髯客与李靖来了!”侍卫压低嗓子。

    “什么?”杨玄感顿时面色一变,脸上阴沉不定,过了一会才道:“知道了,你去派人好生安抚红拂,我去前面会会他们。”

    走入大堂,李靖与虬髯客端坐,此时李靖面带焦虑,略作不安,表情都写在脸上。

    一边虬髯客不紧不慢的喝着茶水,倒是悠闲自在。

    “哟,二位兄台怎么有时间来我府中?李靖,你小子可是很久都没来了!整日里和红拂腻味在一起怎么行!”杨玄感面带笑容走进大厅,随即瞧见李靖愁苦的面容一愣:“李兄,你这是?”

    李靖苦笑:“杨公复活,带走了红拂!”

    “你说什么?”杨玄感一愣:“李兄的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家父已经逝去多年,李兄切莫在拿家父打趣!死人如何会复活?”

    “玄感兄莫非一点消息都没听到?”李靖愣了愣。

    “听到什么?”杨玄感诧异道。

    “令尊复活之事!”李靖信誓旦旦道:“杨公真的复活了,出手击败张大哥,带走了红拂。前些日子又在漠北大战李世民,抢走了旱魃精血。”

    “此言当真?”杨玄感面露震惊之色:“莫非我父亲尸变了?”

    一边说着,杨玄感道:“二位随我前往先父陵墓寝宫一观便知究竟!”

    瞧着杨玄感,张仲坚道:“去杨公墓穴就不必了,杨公子当真不曾见过红拂?”

    杨玄感闻言顿时面色一变:“你这厮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会诓你不成?”

    “杨兄莫要激动,张大哥也只是随便说说,既然红拂不在府上,那我兄弟这就离去,不在叨扰,还请杨兄莫怪!”李靖连忙做中间和事佬,不断和稀泥,拉起虬髯客匆匆离去。

    瞧着二人远去的背影,杨玄感端着茶水,眼中点点杀机流转,过了一会才道:“去叫铁卫除了二人,免得这二人碍眼!”

    “公子,虬髯客不好杀啊!”一道人影缓缓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