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二十三章 阴差阳错,李渊气数
    “不知是那条道上的朋友,此乃我太原李家船队,阁下莫非有什么误会?我李家从未得罪过阁下!”李神通瞧着节节败退,不断倒地的尸体,血液染红了江水,露出焦虑之色。

    来人势若雷霆,自己这一方根本就毫无反应,还不待双方打开敞亮话,便已经直接动手了。

    “二老爷,对方手段像是官府作风,咱们江湖中人虽然有仇,但却也先摆开恩怨,然后再动手!唯有朝廷,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势若雷霆,不给人反应的机会!”

    “杀的就是你太原李家!”一位总督冷冷一笑,手下下手更加狠毒霸道。

    “该死的,真当我李家是好欺负不成?”李神通面色一变,不再顾忌直接出手,瞬间将一位易骨大成的侍卫拍成肉泥。

    李神通是真正的见神强者,比李元霸还早的见神强者。

    李神通一加入战场,霎时间战斗形式逆转,军机秘府各路高手不断节节败退,化作了一道道尸体坠入河水中。

    岸上

    小都督瞧着李神通出手,顿时面色一变,猛然一拍身后的棺木,只见棺木翻转,下一刻猛然棺材盖子飞起,一道周身散发着腐朽之气,面若金粉的男子裹挟着阴气猛然纵身而出冲天而起,脚踏江水而不溺,三五步间落在了李家船头,一拳将身前的李家侍卫拍死,血肉被吸食一空。

    “金尸!这是茅山道的金尸!”天空中的李渊顿时一惊。

    “杀!”

    李神通与金尸撞在一处,金尸铜皮铁骨,不惧疼痛,肉身坚不可摧。李神通虽然手段比金尸灵活,但一时半刻却也难以压制住对方。

    “再来!”岸上的小都督在拍另外一只棺材,只见棺木腾空,霎时间又有一尊金黄色人影腾空而起。

    “又来一尊金尸!”李神通心中一惊,两尊金尸自己万万不是敌手。

    如今大哥不见踪迹,李神通直接一拳趁机后退,摆脱了金尸纠缠,没入水中不见了踪迹。

    “杀!”

    两尊金尸大开杀戒,所过之处无数尸体化做了干尸,成为了金尸的大补养分。

    “下方还有两只棺木尚未开启,岂不是说朝廷还有两尊金尸尚未出手?朝廷一直行事光明正大,怎么还玩这种把戏?”李渊露出惊诧之色。

    “大船上的李家弟子可否用本王出手?”长江龙王道。

    “龙王若能出手,自然再好不过,李渊千恩万谢,日后定有报答!”李渊闻言连连点头。

    长江龙王正待出手,忽然动作一滞,身形瞬间缩小,抓住李渊自云头遁走。

    “怎么了?”李渊一愣。

    “张百仁来了!”走了一段路,长江龙王藏在云头,暗中偷偷向下方窥视。

    只见一袭白衣的张百仁身姿飘飘,脚下瞪着云靴,面若冠玉的走了过来。

    “见过大都督!”众侍卫纷纷行礼。

    “可曾诛杀李渊?”张百仁站在河畔,瞧着远处船头上晃动的火光,眼中满是杀机。

    “大都督,不曾发现李的踪迹,倒是叫李神通走脱了,还请大都督降罪!”一位小都督面色恭敬道。

    听了那小都督的话,张百仁眼睛眯起:“李神通蹦跶不了几年,逃不出本座手心,跑就跑了,李渊才是大鱼!”

    “吩咐下去,向着四面八方分散搜素,一定要追查到李渊下落!审问船上的人,看看船上管事知不知道李渊下落!”张百仁吩咐一声。

    船上战斗持续一个时辰,一群俘虏被穿了琵琶,陆陆续续的押解下来。

    瞧着岸上成群的俘虏,李渊轻轻一叹:“原来是这厮出手,怪不得手段如此狠辣歹毒!咱们走吧,稍后这厮在俘虏手中问出踪迹,只怕咱们都走不掉!”

    长江龙王点点头,纵身消失于青冥之中。

    看着岸上跪倒一地的李家俘虏,张百仁背负双手打量远处江水,有侍卫前去审问,只听得阵阵哭爹喊娘的求饶声传来,不待用刑,便已经招待的一清二楚。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我等行至此地,忽然长江龙王出手,欲要与我李家结下盟约对付大都督,然后长江龙王将我家主公掠走,至今不见踪迹!”管事的慌忙跪地哭诉,唯恐慢了一步,人头落地。

    “长江龙王!”张百仁背负双手,静静看着河水不语。

    长江黄河事关中原大地命脉运转,两位龙王可以借助长江、黄河的力量,未必是张百仁对手,但一旦黄河、长江出现变动,必然会惹得天下大乱,运势反扑。

    张百仁心有顾虑,不好动手,不然区区黄河龙王、长江龙王,早就去登门找麻烦了。

    “大人,这些李家俘虏如何处置?”一位小都督走上前。

    “军机秘府没有闲粮,李家之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都给我斩掉脑袋丢下河水喂鱼虾”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都督饶命!都督饶命啊!”

    “我等已经招供,都督为何还要残害我等?”

    “都督不仁,日后必遭天谴!”

    “张百仁,你这卑鄙无耻欺上瞒下的狗贼,你日后不得好死!”

    一颗颗斗大人头伴随着热血冲天而起,众侍卫脚掌一踹,一具具无头尸体纷纷坠入河水中。

    “长江龙王!龙族居然还有心思插手我人族之事,看来马祖给他们的压力还不够大!”张百仁心中暗自沉思。

    “旱魃到哪里了?”张百仁忽然开口。

    “正在东突厥地盘肆虐!已经死了上万人口,牛羊牲畜更是不计其数!”小都督连忙道。

    “想办法将旱魃赶到海边,去给东海捣乱”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旱魃又不傻,怎么可能会去东海?”小都督一愣。

    “他不去,但有人希望他去啊!旱魃有降龙伏虎之威,对付龙王再好不过!”张百仁瞧着翻滚的河水,久久不语。

    小都督领命而去,不多时远处传来一阵叫嚷,下游一百多位盗匪被军机秘府侍卫压着走了过来。

    “大都督,这些毛贼欲要劫持我等,撞在了铁板上,还请大都督发落!”一位总督道。

    “送去辽东城当苦役,能不能活下来看他的造化!”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涿郡

    长江龙王将李渊放下,只见此时李渊面色铁青的站在那里,瞧着天边太白金星无语。

    “张百仁这狗贼安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诛杀我!”李渊咬牙切齿。

    “你也别装无辜,当初你不也是暗害张百仁吗?若非人家技高一筹,已经被你练成傀儡了!”长江龙王嗤笑一声,指着远处涿郡城:“那里便是涿郡城,你只要去了大将军府邸报道,这场危机便算化解了。怎么样,与我龙族签订契约不亏吧?这才刚刚签订契约,就救了你一命!”

    李渊阴沉着脸大步离去,直接突破音爆向涿郡城赶去。

    看着李渊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中,长江龙王冷冷一笑:“张百仁暗自支持马祖插手我四海之事,我四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叫你尝尝这般滋味!不过马祖那贱人手段当真狠辣,居然压得四海龙王勉强与之争斗,难道国祭当真这般厉害?”

    李渊走了一会,忽然停住脚步,心中暗自思索:“不对劲,涿郡乃是张百仁老巢,我若就这般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必然瞒不过张百仁的眼线,到时候被其一剑杀了,谁能为我伸冤?还是暂且在这里等一会神通,然后共同前往涿郡,倒也安生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