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二十四章 李渊与李靖,阴差阳错此为命
    涿郡城

    张百仁坐在案几前,鱼俱罗无精打采的坐在张百仁对面。

    “你小子半夜将我折腾起来,就为了这事?李渊又不是傻子,怎么会自投罗网来涿郡城?要我说,这老小子定然是先返回自家老巢,带好人手才来涿郡露面”鱼俱罗哈欠连连。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但凡有一线机会,都不得错过!我已经派人封锁了前往河南的大小道途,只要李渊通过,必然死路一条!”

    “大将军速速下令全城戒备,若发现李渊踪迹,莫要打草惊蛇,本都督亲自上阵将其拿下!”张百仁目光赫赫的看着鱼俱罗。

    鱼俱罗无奈,只能签下手令,只是瞧着哈欠连天面带不满的士兵,张百仁心中一沉:“还要靠天听出手才行!”

    却说李渊不愧是最后能得皇位的人,居然料定张百仁在涿郡做局,暗中等候自己。

    “返回荥阳?怕是不行,张百仁早就在返回的途中暗地里设下了天罗地网,就等我往里面钻,一旦真的回转,那才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李渊面色阴沉,身在黑夜中,忽然感觉四面八方都是绝境,任凭自己如何折腾,都犹若是陷入渔网的鱼儿,只能越挣扎越紧。

    “何人救我?何人能救我?”李渊老泪纵横,眼中满是绝望。

    荥阳

    李家别院

    李世民与春归君相对而坐,此时春归君拿着剪刀修剪着枝桠,李世民站在院子里,看着泡在木桶中的李元霸,露出了心痛之色:“张百仁!”

    李世民其实很后悔,早知张百仁这么牛,干嘛将自家小妹着急忙慌的嫁出去?柴家虽然富甲天下,但却及不上有五尊神之化身的张百仁。

    “二公子,你的机缘到了!”

    一片落叶缓缓飘落,被春归君拿在手中,春归君心有所感,起了一卦,顿时面带笑容。

    “何等机缘?能使我突破至道?”李世民一愣。

    “虽然不能突破至道,但却可以叫公子得天下,若能得此人,日后公子当军伍之中任意纵横,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哦?”李世民顿时一个哆嗦,眼中爆发出一阵璀璨神光:“世上竟有如此人物?”

    “此人如今就在北地,公子去了便知,如今唐国公也在涿郡,可千万莫要被国公得了先机!”春归君放下手中剪刀,嘴角翘起露出一丝笑容。

    涿郡

    李渊正感身陷囫囵之时,却不曾想远处的李靖与虬髯客也是遭遇了生死危机。

    “李靖,你莫要挣扎了,老夫已经突破至道,你如何自老夫手中逃出去?”王艺不紧不慢的跟在李靖与虬髯客身后,仿佛一道影子般,如影随形的吊着,像猫抓老鼠,不断暗自戏虐的调戏着两只小老鼠。

    “王艺,你好歹也是天下闻名的武道大宗师,人间绝顶高手,为何无故与我这等小卒为难!未免有失高手身份!”李靖面带苦涩的喊了一声。

    “没办法,老夫也是人!尤其突破了至道境界后,需要资源实在是太多,杨公子给我的好处,老夫不能拒绝,所以就只能委屈你们二人将小命交给我了!”王艺满面唏嘘,至道强者又能如何?还不是在宝物之下任人驱策?

    “我舅舅乃是韩擒虎,你若杀了我,我舅舅定会为我复仇!定会请大将军鱼俱罗出手,叫你为我偿命!”李靖气喘吁吁的跑着。

    本来是去往上清灵宝的,结果一夜逃命,居然跑到了涿郡。

    王艺面带戏虐:“大将军出手,我亦不怕,大将军杀不死我!普天之下若说叫我忌惮的唯有两尊人物,其一乃当朝天子,其二便是大都督张百仁。可惜这两尊人物与你交情都不深,就算天王老子来此,你也是死定了!”

    “大哥,你快走!莫要被我拖累道,你武道天赋无穷,大都督曾说你有希望突破至道,日后为我复仇便是,我和他拼了!”

    李靖转过身,蓦然停住脚步,面色凶戾的盯着王艺,眼中杀机不断流转。

    “逃?哪里逃?此地距离涿郡城尚有十余里,老夫取你性命不过反掌之间,你们往哪里逃?”王艺身形一闪,挡在了李靖与虬髯客的去路。

    虬髯客咬牙切齿,双拳紧紧握住:“大丈夫何惧生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大哥,是我拖累了你!”李靖泪如雨下,面露绝望。

    他不甘啊!

    红拂还没找到,自己的壮志宏图尚未施展,自己胸有沟壑,却迟迟没有出头之日,你叫他如何甘心?

    “我不甘啊!”李靖仰天咆哮:“我欠红拂一个交代!”

    “小子,乖乖受死吧,这世上死去的人,有几个没有遗憾的?就算天子尚且不能十全十美,更何况是你?”王艺举起手掌,正要将虬髯客与李靖毙命于掌下,此时二人周身筋骨断了大半,面对着王艺断然没有反抗之力。

    “何人在此?”就在此时,远处山岗传来一阵喝问。

    王艺一愣,转身看向来人:“老夫王艺,对面可是唐国公?”

    “王艺?”深山中的李渊顿时一个激灵,面露狂喜之色,这可当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正是本官,见过王艺宗师!”李渊擦了擦脸上泪痕,不动声色的自山中走出来,瞧着场中三人的气氛,对王艺抱拳一礼:“宗师怎么在这里?”

    “还不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倒是唐国公,不在府中纳福,来这深山老林所谓何事?”王艺惊诧道。

    “唉……此事一言难尽,陛下命我为粮草督运官,却不曾想走在半途,遭遇大都督围杀,幸得长江龙王相助,才能逃出生天,如今前方便是涿郡,乃大都督老巢,还请王艺宗师助我一臂之力,日后李渊必然结草以报!”

    “唐国公居然能在大都督手下逃出来,倒是好运道!”王艺心中一惊,张百仁的本事如何,大家有目共睹,李渊居然能从其手中逃出来,本事大得惊人。

    如今李家成了大势,诸子百家俱都看好李家,日后没准眼前之人便是天下之主,王艺当然不敢轻易开罪。能叫李渊欠下自己性命,日后好处无穷。

    而且专诸世家与李家关系也不错,相助其一臂之力倒也无妨。虽然惧怕张百仁,但从张百仁身前走脱,王艺还是很有把握的。

    “唐国公既然遭遇困境,老夫与李家交情深厚,却不能见死不救,待我杀了这两个小贼,便随国公前往涿郡,面见大将军!”王艺抬手便要诛杀李靖与虬髯客。

    “且慢!”李渊赶忙开口:“我看这二位面容庄正,不像鸡鸣狗盗之辈,先生为何杀之?”

    王艺道:“有人出了个好价钱,杀手本来干的就是这种无本买卖!”

    “老夫愿出十倍价钱,还请宗师卖老夫一个脸面,饶此二人一次如何?”李渊面色诚恳。

    “国公说的哪里话,你既然开了金口,那我便放了此二人!”说完话王艺瞪了二人一眼:“算你们运气好,居然恰巧有国公为你等求情,赶紧滚吧,别再老夫面前晃悠碍眼。”

    李靖闻言‘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李靖谢国公救命之恩,愿在国公帐下听命,为国公鞍前马后。”

    虬髯客却只是双手抱拳一礼:“今日之恩,日后必有回报!”

    “快起来!快起来!”李渊连忙扶起李靖:“我与韩擒虎也有几分交情,咱们都不是外人,莫要如此!莫要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