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二十五章 只出三剑
    李渊很痛快的收了李靖,说实话李靖确实是一表人才的样子,看着就有一种令人信服的气度。

    “你是说你要寻找灵宝、上清的高手镇压杨素?”李渊略作沉吟,瞧着虬髯客与李靖,略做沉思道:“老夫与上清道有些交情,二位不如随我入城,老夫手书一封,自然会有茅山高手前来助阵。”

    “多谢国公!”李靖千恩万谢。

    正说着,忽然远处传来道道破空声响,李世民与春归君联袂而来。

    待瞧到场中的四人,春归君面色一变,暗中传声李世民:“晚了一步,被国公捷足先登了。”

    李世民面色不变,径直来到场中:“孩儿听闻爹遭人追杀,所以连夜追赶而来,好在先生的易算之术还算精准,不然怕是要误了时辰。”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李渊点点头,瞧见李世民与春归君后,顿时心中沉着了下来。

    “咱们在此稍后,天亮便进城,有你们护持,谁能暗杀的了我?只要能面见大将军,此事便算成了!”李渊脸上满是振奋。

    瞧着面色惨白的虬髯客与李靖,李世民自怀中拿出药丸:“我这里有些疗伤药,二位吞服下,伤势也能好的快一点。”

    谢过李世民,李靖与虬髯客吞下药,一直等候天亮。

    涿郡

    张百仁手指敲击案几,端坐在太师椅上双目瞳孔扩散,已经暗自失神。

    天子印玺到底是什么回事?

    记得当初北邙山开死阴之墓前,天子曾说传国印玺是假的,那为何如今又变成了真的?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张百仁想不通,随着天边放光,一夜过去,张百仁慢慢站起身,一边的鱼俱罗依旧在沉睡。

    “还没有消息吗?”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着天边的紫光。

    侍卫低下头。

    张百仁站在那里,看着天边的太阳不语。

    日上三竿,忽然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报!发现了李渊的踪迹,只是兄弟们却不好动手。”

    “发生了什么?”张百仁闻言面色一变。

    “王艺、虬髯客、李世民、李靖陪护在李渊身边,兄弟们见机不妙,只能暗中监视!”侍卫低声道。

    “王艺也敢来趟浑水,我看他活腻味了!”说完话一甩袖子,向着庄园外走去。

    进入涿郡城,李家父子与虬髯客等人,俱都是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暗中一道道注视的目光不断投来。

    “快走!”王艺催促一声,化作影子融入了李渊的影子里。

    “来不及了!”李靖轻轻一叹。

    越走人越少,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到,那些贩夫走卒的腰间都藏着凶器。

    一座大桥上,张百仁背负双手俯视着流过的碧水,背对着一行人无语。

    瞧着一袭紫衫,头戴玉冠的张百仁,李渊瞳孔猛然一缩,众人俱都心中一紧,真正考验开始了。

    “李渊见过大都督!”李渊恭敬一礼。

    张百仁背负双手,目光自碧水中收回,转过身子双眼看向下方一行人,待瞧见李靖与虬髯客后,眉头略微皱起,随即不动声色道:“李渊?哪里有李渊,本都督只看到一位逆党!”

    “大都督何苦非要杀我不可!”李渊面露不解。

    “诸子百家都能下注,看清冥冥中的气势,本都督如何会看不穿?”张百仁手掌伸出,碧水缓缓升腾,化作了一把寒冰宝剑:“我只是想试试,大势是不是真的不可逆改!”

    “世人都知大都督乃当世第一高手,我等绝非大都督对手,大都督若想动手杀人,我等自然引颈就戮,大都督尽管动手吧!”李世民伸出了脖子。

    瞧着李世民,张百仁忽然心中一动,在一刹那感应到了冥冥中气机的变迁,下意识道:“三剑!我只出三剑!你等不论用什么办法,只要能接下我三剑,便放尔等一条生路!”

    这里是涿郡城内,不宜大打出手。

    瞧着张百仁,虬髯客一步上前,挡在李渊身前:“在下承蒙唐国公救命之恩,愿为国公挡下这一剑!”

    瞧着虬髯客,张百仁顿时眉头皱起。他说三剑,并非是没有根据的空口白话。

    王艺能挡下自己一剑,春归君能挡下自己一剑,剩下的一剑李渊必死无疑。

    三十个呼吸出三剑,还要留下三剑自保,这已经是张百仁的极限。

    而且借助玉简合道,对于张百仁体内的真气消耗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三十个呼吸,足够张百仁出剑百次,但全力以赴最多只有六剑。

    张百仁不曾想到,虬髯客居然与李渊关系这般亲近,亲近到可以为李渊舍命的地步。

    “你考虑清楚了,当年你虽然助我对抗神,但此事关乎天下苍生命数,我未必会手下留情”张百仁抚摸着手中的冰剑。

    “我欠人家的,自然要偿还!”虬髯客面无表情的闭上眼睛。

    “自此之后,你我恩怨、因果就此两清,下次若犯在我手中,必然留下你首级!”张百仁话语淡漠:“你且让开吧,这第一剑便算了。”

    虬髯客闻言沉默一会:“多谢大都督不杀之恩!”。

    转身对着李渊一礼,虬髯客面目唏嘘,心中五味陈杂。

    “多谢大侠救命之恩!”李渊面色激动道。

    虬髯客轻轻一叹:“是我欠国公的情分。”

    说完后大步流星转身离去,向涿郡城外走去。

    “老夫自不量力,欲要讨教大都督剑法!”面对着张百仁,春归君跃跃欲试,想要趁机试探一下张百仁如今真正境界,知彼知己方才能百战不殆。

    张百仁手中冰剑瞬间划过虚空,天地似乎在这一剑下凝固,时空失去了感知,时间被人按下暂停键。

    春归君心中咆哮,眼睛里全是那充斥于全部心神的一剑,不断拼了命的催动功法。

    天地万物时间似乎变得迟缓,但春归君知道,这并不是时间真的变得迟缓了,而是对方剑意太强,已经蒙蔽了自己的感官。

    “挡住!挡住啊!”春归君周身绿光闪烁。

    “噗嗤!”

    春归君的护体绿光犹若纸片般,被张百仁一击洞穿。

    春归君眼睁睁的看着张百仁一剑洞穿了自己的咽喉,切开自家气管,但却偏偏动弹不得。

    不面对着这一剑,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一剑的可怕。

    剑意消失,张百仁依旧安静的站在大桥上,春归君捂着咽喉处的冰剑,不断咕噜咕噜的叫唤,下一刻绿光流转,冰剑气化,春归君肉身居然不断复合,挡下了张百仁的一剑。

    只是此时春归君面色不好看,一副元气大伤的模样,周身绿光都黯淡了五六分。

    “第三剑,谁来挡之?”张百仁手掌对着河水再次一抓,一把薄如蝉翼的冰剑再次形成。

    王艺身形扭曲,面带犹豫、迟疑的走上前。

    说实话,面对张百仁那威势无边的一剑,他心中实在是没底。

    “你倒是好机缘、好运道,有人甘心替你去死!”张百仁吹了吹长剑,长剑颤抖,散发出切开气流的呜咽。

    “可惜了你的修为,难得突破至道,倒是炼尸的好材料!”张百仁一剑快若奔雷,天地似乎被这一剑锁死,天地乾坤唯此一剑。

    对于王艺,张百仁是动了杀心,这一剑至少使出了七分的力量。

    刺客世家屡次与自己为难,数次差点致自己与险地,尤其是这些家伙变成影子来去自如,油滑得很。如今王艺肯正面接自己一剑,有机会将这厮斩杀,张百仁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死亡的味道!王艺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出现过这种感觉了。

    ps:感谢“aayyaye”同学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