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三十九章 嫦娥奔月
    张百仁居然下令,将帖子发往周边各大部族,欲要邀请各路高手共同入京参悟长生不死神药的锲机,这绝对是不被各大道观、门阀世家允许的。

    天下资源有限,炼制长生不死神药的资源有限,张百仁居然将丹方外传,对于众人来说,等于增添了无数个刮分资源的敌人,双方势如水火。

    资源是有定数的,有人掌握了炼制长生不死神药的丹方,那就多了一个搜刮长生不死神药资源的人,门阀世家虽然强大,但却难以将触手伸入草原部落,实在是因为草原部落的规则与门阀世家不一样,草原世界崇尚自由,岂会受门阀世家节制。

    拓跋愚慢慢走上楼阁,瞧着端坐主位的张百仁,在其脚下地板被灼烧出一个碗口大小的孔洞,顿时露出一抹讶然,然后恭敬一礼:“见过大都督!”

    “咱们也算老相识,你如今代表何人来此?”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木桌。

    “小老儿代表的乃是突厥始毕可汗”拓跋愚道。

    “看座!”张百仁不温不火:“你若私自前来,本都督必然一剑将你斩了!”

    拓跋愚闻言额头见汗,缓缓坐在椅子上。

    一边各大门阀世家之人此时瞧着拓跋愚,顿时白眼纷纷丢过去,白云冷冷一笑:“区区塞外异族,也配得见长生不死神药丹方这种珍贵之物,你等不识礼数的蛮子,却没有这个福泽,胆敢觊觎丹方,也不怕夭寿。”

    “哼,你等中原人虽然识得文明礼数,但暗地里却做一些男盗女娼之事,尽数肮脏龌龊,比之我等不知礼数为何物的蛮子,未必好多少!”拓跋愚牙尖嘴利,说的众人纷纷怒目相视。

    “你这厮胆敢大言不惭口无遮拦,小心叫你走不出中土地界!”北天师道一位长老冷冷一哼。

    “拦截我?就怕尔等没那个本事!”拓跋愚也不甘示弱,眼中满满嘲弄。

    张百仁接过侍女递来的茶水,轻轻的吹着,任凭众人斗嘴。

    拓跋愚终究是一个人,如何能说得过人多势众的中原群雄?

    眼见着拓跋愚节节败退被压制住,一袭男装的陆雨走进来:“大都督,塞外各大部落联袂而来,正在外面等候。”

    “叫他们进来吧!”张百仁喝了一口茶水。

    屋子里气氛霎时间凝重起来,众人目光齐刷刷的向门外看去。

    只见十几位人高马大的塞外之人面色恭敬的走进来,目光在屋子里扫视一眼,然后来到张百仁身前,恭敬一礼:“我等见过大都督!”

    “坐吧!”

    张百仁目光淡漠,端着茶水吹动茶叶。

    “都督,我等今日来此,皆是奉了王诏,欲要参加长生不死神药的炼制,还请都督不吝赐教!”吐谷浑的一位修士恭敬一礼。

    “你等既然前来,可知本都督的规矩?”张百仁端起茶盏。

    “各种人事皆尽已经备好!”西突厥修士道。

    “陆雨,带他们下去见袁先生!”张百仁吩咐一声。

    “都督,不可!不可!此事万万不可啊!”灵宝道人站出来,其余道人纷纷附和。

    “送客!”张百仁站起身,转身下了小楼,根本就不给众人多说的时间。

    “大都督太霸道,张真人听说大都督还是你儿子,哪里有儿子这般待老子的”北天师道一位老祖嘲讽一声。

    张斐面色阴沉,率先走下了楼阁。

    “诸位,大都督这里走不通,接下来咱们只能用自己的办法了,长生不死神药的事情,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上清道的一位真人眼中杀机缭绕。

    “绝对不能叫这些修士活着走出中土!”白云观一位修士摸着下巴,也跟着走了出去。

    “时间还来得及,咱们做出细密周全计划,万万不可教草原之人得逞!中原乃我门阀世家的天下,是龙也要窝着,猛虎也要趴着!”

    “想要搀和进来,还需看看自己究竟有没有那个分量!”

    霎时间楼阁内众人走的一干二净,显然不甘心草原之人就这般得了中土造化,此一去必然卷起惊天波澜。

    小院内

    张百仁盘坐,周身一层金光流转,数不尽的太阳光辉在其体内不断迸射,整个人仿佛能发光的电灯泡一般。

    “小子,想要练成太阳神体,少不得老祖我辅助!”一元泉眼居然化作一只小虫子,慢慢自张百仁袖子里爬了出来。

    张百仁拿起水瓢,对着一元泉眼伸出,只见一瓢真水加满,然后被其咕噜咕噜倒入口中。

    “当年天帝修行太阳神体,便需要真水的力量压制太阳的霸道,莫说你一位修道之人,就算至道强者也绝对不敢将太阳本源炼入血脉之中,化作太阳神血!而天下间万千神水,却能镇压调和太阳的霸道之力,助你渡过难关!”一元泉眼的眼中满是回忆。

    将水瓢放下,张百仁双眼看向一元泉眼:“太阳神体第一重便是洗髓伐毛,我早已经练成此篇,只是下一步的功法迟迟还没有看到!”

    张百仁摊开十日炼天图,眼中露出一抹沉思。

    “知道日月精华吗?”一元泉眼道。

    张百仁点点头,他自然是知道的。

    “知道帝流浆吗?”一元泉眼又问。

    张百仁接连点头:“自然是知道!”

    “难道太阳神体的下一步,便与这帝流浆有关?”张百仁愣了愣。

    “非也,太阳神体的第二步便是借助金乌,凝聚出太阳本源之力,然后将太阳本源之力熔炼入血脉中,不断熬炼血脉,使之血脉与太阳本源融合,然后在吸纳太阳之力,彻底完成太阳神体的蜕变”一元老祖道:“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当年好像羲和曾经这么说过。”

    “哦!”张百仁手背负双手,抚摸着身前的十日炼天图,下一刻却见十日炼天图上神光流转,一抹道韵不断逸散波动而出。

    下一刻,张百仁念头流转,空间扭曲,已经降临于一方时空。

    此时天帝羲和背负双手,站在无尽莽荒大地,身前十只金乌不断飞舞盘旋,方圆数百里尽数一片无边无际的火海。

    此时只见羲和道:“世人都以为本帝祭炼十只金乌是为了压服天下群雄,镇杀先天神祗,却不知十只金乌只是太阳神体的附属之物,本帝真正目的乃是练成太阳神体。”

    “行功至此,当借助金乌的力量,凝练出太阳的本源之力,将太阳本源融入血脉中,其实金乌就是太阳本源的衍生之物,乃是太阳的生机造化”羲和轻轻一笑,手中一道道奇怪复杂的印诀结出,然后只见十只金乌内一缕缕奇怪的力量被羲和吸收,进入了羲和体内,不见了踪迹。

    “呼!”此时羲和口中喷火,接下来便见羲和自一元泉眼中舀出一瓢真水灌入肚子里,将体内那股熊熊燃烧的火气压制下去。

    “原来如此!”张百仁心中怪异。

    就在此时,一阵慌乱的喊叫声响起:“大哥!大哥!不好了!不好了!嫦居然不知为何,元神被吸入了太阴星,还请大哥出手相助!”

    远处一阵慌慌张张的声音响起,一道模糊的人影跑了过来。

    “什么?”羲和闻言一愣,猛然站起身:“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九老施展神印,暂时镇住了嫦的肉身,还请大哥出手!”人影虽然看不清样子,但话语里的那股焦急,却能感知的淋漓尽致。

    “太阴星!”羲和喃呢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