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四十四章 御前杀人
    “哦?”张百仁眉头一皱,反手将骨骼收起来:“始皇何所求?”

    “贫道奉大祭酒之命送来凤血,始皇欲要借大隋龙气一用”徐福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

    “欲借龙气?”张百仁顿时一惊:“龙气乃国之根本,如何能借取!”

    “大隋败亡就在眼前,都督何必自欺欺人。当今天子所谋甚大,若成则万古帝国,败则粉身碎骨!区区龙气,对于大隋天子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大隋天子谋划若成,则弹指间可震慑强敌,覆压天下,败则龙气散尽,殊为可惜,倒不如相助始皇一臂之力”徐福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等候张百仁断绝。

    张百仁手指敲击案几,过了一会才道:“此事牵扯非小,我还需与当今天子秉明情况。”

    “贫道可亲自出手炼制长生神药,有八成把握相助隋天子青春永驻重活一世!”徐福道。

    “先生竟然舍得亲自出手?”张百仁一愣,随即大喜过望:“好!好!好!既然如此,那此事便全权拜托先生,天子哪里想来也不会拒绝。”

    徐福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露出一抹笑容,看向远处的楼阁,楼阁中道道冲天而起的气机,莫名一笑:“都督打算何时开炉炼丹?”

    “此事急不得!”张百仁不动声色道。

    徐福看向张百仁,然后道:“贫道还想去拜见大将军,就此告辞!”

    “哦?”张百仁没有追问缘由,而是点点头算赞同了对方的话:“先生拜访完大将军,还请回转西苑,本都督在这里给道长安置了住处,先生到不必东奔西走。”

    徐福站起身:“有劳大都督!”

    一边说着,只见徐福自袖子里掏出一只玉瓶:“凤血在此,还请都督查验!”

    张百仁拿住玉瓶,过了一会才道:“先生既然有凤血,怎的在北邙山不用,反而要夺取君王的凤血?”

    “此凤血乃大祭酒交代,老道岂敢随意动用”徐福转身离去,留下张百仁坐在案几前沉思,心中思忖着那大祭酒之事。

    北邙山中的一幕再次回忆于脑海,当时骷髅何等困局,居然不敢使用凤雪,这其中的因果想想都令人感觉恐惧震惊。

    “长生不死神药与气运,天子应该有所选择吧!若重视气数,天子也不会这般折腾!”张百仁站起身,向着皇宫走去。

    一路径直通行,来到了杨广的寝宫外。

    “陛下,大都督张百仁求见!”门外传来内侍的通秉。

    尚未靠近大殿,却已经听到一阵阵义正言的词呵斥声远远传来,张百仁眉头皱起,门阀世家果真在背后使坏,暗地里阻挠着长生不死丹方的传播。

    一声通秉,大殿霎时间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通传的小黄门低声对张百仁道:“各大门阀世家都来了,只怕来者不善,大都督小心啊!”

    “只要陛下信我,余者都不过一群土鸡瓦狗罢了!”张百仁冷冷一笑。

    大殿内

    杨广低垂眼帘,叫人看不清其表情:“宣他进来!”

    张百仁缓步走入大殿,扫过侧目看来的满朝文武,不动声色的暗中将众人记下,心中寻思日后若有机会,绝对给这些人好看。

    “见过陛下!”

    “爱卿赐座!”杨广道。

    张百仁转身看向满朝文武:“如今并非早朝时间,诸位爱卿不去处理朝政,反而来此叨扰陛下,却是渎职。”

    满朝文武寂静,宇文述阴沉着脸道:“大都督来了正好,咱们在天子面前做一对峙,长生不死神药乃我汉家气数重宝,不知为何都督要将丹方泄露于塞外异族?大都督此举与通敌叛国何异?还请陛下下旨削了大都督官职,将其压入镇狱,秋后问斩!”

    张百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宇文述,并不着急开口辩驳。

    “臣附议!”一位御使站了出来。

    “臣翌附议,大都督通敌叛国,坏我汉家气数,理应拿入镇狱,秋后问斩!”

    “臣附议!”

    “哗啦啦……”

    眨眼间满朝文武跪倒十之七八,就算杨广也不由得一阵头大,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

    张百仁冷冷一笑:“一群男盗女娼之辈,也敢在本督面前逞威,还请陛下下旨诛除门阀世家,将其九族之数尽数移平。门阀世家勾结党羽,欺男霸女,强逼买卖,家破人亡者数不尽数,俱都绝非善类,下官请旨下狱之前替陛下扫除门阀世家之祸!”

    “张百仁,你莫要信口雌黄,胡乱喷人!我门阀世家堂堂正正,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一位大臣冷然呵斥。

    “我看你便是那欺男霸女之辈,今日叫你血溅金銮,也算还天下百姓一个公平!”张百仁眼中杀机盎然。

    “张百仁,你要做什么?莫非还要行凶不成?”瞧见张百仁眼中的凶光,大臣顿时猛然一惊。

    “张百仁,这里是勤政殿,天子面前不容你放肆!”独孤家的大臣也出来指责。

    关键时刻门阀世家必须抱成一团,绝对不容后退。

    “噗嗤!”

    血液喷溅,浸染了脚下的地毯。

    张百仁面带冷笑,一双眼睛扫过群臣,他出剑的速度太快,快到满朝文武根本就反应不过。

    即便反应过来,也无法出手相助,天子龙气的镇压下,众人和寻常凡夫俗子并无区别。

    “张百仁,尓敢当众行凶!”有人怒斥,气得身子哆嗦。

    “嗤!”

    一剑封喉,此人缓缓倒在地上,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片刻间连杀两人,霎时间整个勤政殿安静下来,张百仁自怀中掏出白色丝巾擦了擦手,瞧着怒目而视,但却不敢开口的满朝文武,嘴角露出一抹轻蔑:“陛下,两位污蔑下官的贼子已经尽数伏诛,还请陛下遗灭其五族,警告天下以儆效尤、”

    听闻此言,满朝文武俱都齐齐骇然,张百仁这厮真狠毒,杀人不算,还要灭了人满门老小,根本不留余地。

    想要开口呵斥、求情,但瞧着那道紫色人影,满朝文武俱都是鸦雀无声,就算宇文述等人也是不敢言语,低着脑袋眼中满是怒火。

    “准奏!此事尽数交由爱卿去办!”杨广道。

    “此事需趁早,若叫对方走漏消息,怕是不美!还要多费手脚!”张百仁手中木屑纷飞,刻好折子之后,交由一边侍卫:“去传递于军机秘府,将这两个奸臣九族尽数诛除,所有收缴尽数归于国库。”

    话语落下,满朝文武眼睁睁的看着侍卫走出勤政殿,却没有任何办法。

    若在太平盛世,杨广与门阀世家表面虚以蛇尾,自然不会任由张百仁这般折腾。

    如今双方几乎撕破面皮,自然不存在诸般种种顾忌。

    杨广屯兵涿郡,为的就是压制门阀世家,震慑天下群雄。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大概过了半日,才见满身煞气的侍卫走进大殿,恭敬一礼:“见过陛下,叛党已经尽数诛杀,全无活口,特来缴旨。”

    杨广点点头,扫视一眼下方群臣:“众位爱卿,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群臣低着脑袋,不曾说话。

    杨广转身离去,张百仁嘴角带着冷笑,走去了偏殿。

    群臣面色压抑的走出皇宫,一双双眼睛中满是怒火,面色开始铁青。

    “张百仁已经成了祸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斩杀,方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此言差矣,他既然做得初一,那咱们就可做十五。速去联系草原,准其入关掠夺大隋底蕴!”有人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