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五十一章 真正的炼剑成丝
    至道强者,修为介乎于玄妙之间,心灵感应亦是在转念之间,有诸般种种不可思议的玄妙之力,叫人心中为之震动。

    张百仁周身化作庚金,与手中长剑相合,瞬间向着王艺斩去。

    或许此时有人会问了,面对这些渣渣,为何不直接开启神祗化身,将其尽数斩杀?

    不是张百仁不想,而是不敢。

    暗中隐藏的敌人有多少?张百仁心中不清楚,也不明白。

    神之化身是一个威慑,因为张百仁身合先天神祗的时间有限,他不怕对方一拥而上,就怕对方一个个来,一旦拖过神祗化身的时间,麻烦可就大了。

    所以不到生死关头,张百仁绝对不会轻易动用先天神祗法身!

    张百仁眼中神光流转,王艺手掌仿佛自虚无中来,居然荡开了张百仁的剑光,将其自人剑合一的状态中打出来。

    “唰!”

    切割开不远处的一座假山,张百仁方才显出身形,只是此时张百仁仿佛一块铁疙瘩,活着的的铁疙瘩,周身显露出鲜亮的金属色泽,锋芒之气不断将空气切开,散发着无坚不摧的意志。

    “受我一掌!”王艺毫不留情,一拳落在张百仁胸口。

    “铛!”

    张百仁被震飞,撞碎了不知多少山石,跌落于地。

    “嗖!”一个鲤鱼打挺,张百仁站起身,在看其周身,却是闪烁着耀耀之光,胸口一个寸许深的掌印在缓缓蠕动消弭。

    “你这老家伙果真有些门道,不过却还不够,你连我的真身都破不掉,更何谈杀我?想要夺取长生不死神药,将要面临本都督的追杀,尔等可要想好了!”张百仁手中长剑犹若灵蛇一般抖动,下一刻灵蛇卷起,向王艺的咽喉咬去。

    王艺面色一变,一拳打出空气不断凝聚压缩,张百仁却是面不改色,任凭压缩的空气轰然爆开。

    炸弹炸不开实心的金属,炸不开百炼金刚,莫说炸弹,导弹都不行。

    “唰!”这一剑快到了极致,几乎与意识等同,瞬间来到王艺的身前。

    “唰!”王艺一个鸽子翻身,避开了张百仁蜿蜒霸道的长剑,还不待其反应过来,只见张百仁手中长剑已经凝结出一朵朵剑花,向其周身百窍笼罩而去。

    “好强大的剑意!”王艺面色一变,不敢硬接,继续后退三步,躲开了张百仁手中长剑的撕咬。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任凭对方修为再厉害,面对着诛仙剑气也不得不避让开。

    “唰!”关键时刻王艺手中出现两柄短刃,居然挡住了张百仁绝杀的一击。

    “咔嚓”

    一声响起,火花四溅!

    手中长剑一转,仿佛一条灵蛇般蜿蜒扭曲,顺着武器向王艺手臂缠绕而去。

    王艺面不改色,手中两把短刃在一刹那合并,化作了一把奇异兵器,锁住了张百仁的长剑,任凭长剑蜿蜒扭曲,也难以摆脱王艺的控制。

    “小子,你嫩着呢!”王艺冷冷一笑,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露出一抹嘲弄之色:“没有了武器,你如何是我对手?”

    “真以为锁死了本都督的长剑吗?”

    张百仁冷笑,手中长剑一抖,居然化作了液体,流动而下避开了封锁,在其手中翻滚,重新凝结汇聚。

    “你只是刚刚窥视至道门槛而已,距离至道尚差十万八千里,如何是我对手?”张百仁手指轻轻一弹长剑,只见剑刃弯曲,散发着好听的嗡鸣声。

    “你既然敢跳出来,那我便教你如何做人!”张百仁口是心非,明明对着王艺说的,手中宝剑却向一侧的西海龙王斩去。

    “这混账!”西海龙王手中雷电流转,瞬间向张百仁打了过去。

    一阵酥麻,张百仁想笑非笑,这雷电虽然打不死他,但导电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就像人身体的静电般,不能死人,但却电的六神无主,一个激灵一个激灵的。

    “杀!”其余四海龙王也纷纷施展手段,各自携带风雨雷电的力量向着张百仁绞杀而来。

    张百仁一步后退,身子轻飘飘的飞起,落在了远处的柳树上,周身化作正常肉身,手中长剑一转,居然无限拉伸,化作一道近乎不可见的丝线。

    “去!”

    剑丝切割虚空,破灭万物。

    炼剑成丝,这才是真正的炼剑成丝。

    剑丝过处,转过风雨雷电,继续向着西海龙王的脖颈缠绕而去。

    没有人会怀疑,以诛仙剑气的锋锐,一旦被剑丝缠住,便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诸位,莫要隐藏手段了,这小子领悟炼剑成丝,我等若不能近身将其拿下,早晚要被这剑丝磨死!”李世民面色一变。

    剑丝的速度太快,迅若闪电无形无迹,转瞬即至,叫人防不胜防。

    泥土破开,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沙沙之声响个不停,数不清的毒物自泥土里钻出,向着张百仁逼近。

    “拓跋愚,你这厮是逼着本都督杀你!”张百仁轻轻一叹,眼中满是各种无奈。

    听了张百仁的话,庭院外走来一道人影,不是拓跋愚还能有那个?

    “长生不死的诱惑,当世谁能抵抗?并非每个人都如大都督一般,可以直通天道,这长生不死神药与我等来说,就是通天大道,你说老夫能放弃吗?”拓跋愚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摇摇头,附着在胳膊上的蝎子精气机露出,惹得无数毒虫霎时间慌忙后退,竟然自相残杀,相互吞噬起来。

    “该死的!”拓跋愚面色狂变:“你这是何等手段?”

    张百仁没有多说,手中剑丝划过虚空,向着拓跋愚斩去。

    拓跋愚无奈一叹,只能散开阳神,附身于蛊虫之中:“大都督上次折了老夫的飞天蜈蚣,今日不妨试试老夫金蚕!”

    一边说着,只见大地蠕动,拇指大小的金蚕纵身而起,向张百仁弹射而来。

    “唰!”

    剑丝回护,所有金蚕尚未靠近便被斩尽杀绝,不论那金蚕速度如何迅疾,也及不上剑丝的速度。

    剑丝的速度乃张百仁体内神胎的操控,已经近乎于思维本能反应的速度,所有金蚕刚刚被察觉,便已经被张百仁斩杀。

    炼剑成丝也并非没有缺点,亦不是万能的,剑丝需要张百仁体内的精粹剑气作为动力,所有剑丝能在空中坚持多长时间,还要看张百仁附着了多少剑气。

    剑气才是炼剑成丝的关键,若无剑气支撑,剑丝根本就毫无威力。

    而且剑丝利在灵活,不宜与敌人硬碰硬,否则剑气消耗太快,一击之后必须回返补充剑气,到时候人家已经攻到近前,炼剑成丝反而成了鸡肋。

    瞧着张百仁的动作,拓跋愚一声悲呼,连忙将自家剩余金蚕召集回去,眼中满是惊惶:“老夫纵横天下一辈子,却是遇见克星了,待我将金蚕祭炼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再来与大都督较量。”

    说完之后拓跋愚转身离去,毫不拖泥带水,却是一个懂得分辨形势之人。

    长剑重新凝聚,张百仁看向李家众人,手中长剑金光旋转化作剑丝钻入了地下。

    “不好,大家小心!”春归君一声惊呼。

    “噗嗤!”

    剑丝过处,一位高手化作两半,李家的那位高手死无葬身之地。

    “四叔!”李世民一声悲呼,面色猩红的看向张百仁,在一刹那似乎化作了一只栩栩如生的火凤凰,向张百仁当头一爪抓来。

    张百仁面带冷光,手掌内雷光流转:“不知死活,若非你还有些用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