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五十九章 算计
    见到公孙大娘变了颜色,张百仁插话道:“怪里怪气的,别吓坏你姐姐。”

    “姐姐,你发皮肤怎么这般好,仿佛透明的一般!”公孙小娘惊呼一声,眼睛里满是兴奋之色。

    听了公孙小娘的话,公孙大娘抬起头看着自己手臂,果真如公孙小娘所说,肌肤好的不得了。

    “感觉如何?”张百仁来到公孙大娘身前,整理了一番公孙大娘散乱的发丝。

    公孙大娘轻轻一笑:“前所未有的好,我能活很久、很久!”

    “那就好!”张百仁舒了一口气,看来长生不死神药是奏效了。

    正说着,天边一道人影走来,太华山神面色恭敬的来到张百仁身前,鞠躬一礼:“拜见大都督!”

    “山神如今日子倒是逍遥自在”张百仁打量太华山神一遍,对方神体凝固了不少。

    听着张百仁的话,太华山神谄媚道:“托大都督的福,得到华山山神看重,分了一部分香火。”

    说到这里,看向张百仁:“都督,华山山神乃天下有名正神,如今宴请都督,您看?”

    一边说着,太华山神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张百仁面色,低声道:“都督,你想想啊,太华山神可是真正老牌山神,一身本事惊天动地,若能结交好处无穷。”

    张百仁点点头:“你的意思本都督明白!”

    张百仁看向太华山山神,过了一会才道:“可惜我如今走不开身,长生不死神药刚刚练成,正要向陛下复命。”

    “你替我回复华山山神,就说待本都督了结大隋这团乱麻,再去拜会也不迟!”说完话张百仁飘然离去,留下太华山山神恭敬的对着公孙姐妹鞠躬一礼,然后转身离去。

    西苑

    张百仁回到院子里,袁天罡正在院子内等候,孙思邈已经远去钻研长生不死神药的炼制过程。

    “都督,不知长生神药是何模样,都督可否给老道开开眼?”袁天罡道。

    张百仁掏出玉盒,打开盒子露出其中的长生不死神药:“道长,本都督也不多说,你去替我造一枚假的长生神药。”

    “假的?”袁天罡一愣。

    “还要给江湖人演一出戏,江湖不乱,本都督就没闲着的时候!”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拿过玉盒,转身离去:“交给你了!”

    “我……”袁天罡眼巴巴看着张百仁离去的背影,跺了跺脚:“你在给我多看两眼啊,小气吧啦的。”

    第二日天边一缕紫气升腾,张百仁吐纳了太阳之炁后,慢慢站起身向庭院外走去。

    却见袁天罡红着眼睛站在大门外,手中拿着一颗红色药丸放在张百仁面前:“都督,幸不辱命!”

    “这么快?”张百仁脚步顿住。

    “只是假药罢了,此弹丸乃剧毒之物,有不可言之妙!”袁天罡阴冷一笑。

    张百仁嘿嘿一笑:“先生知我心意,果真妙人也!”

    将红色弹丸塞入怀中,张百仁笑着道:“记你一功,本都督入宫去面见陛下!”

    “大人,马车已经备好!”骁虎走出来。

    张百仁点点头,随着侍卫上了马车,向大内皇宫而去。

    径直来到皇宫,此时杨广早就坐在软塌上等候。

    “拜见陛下!”张百仁行了一礼,上下打量杨广一眼,今日杨广难得正装。

    “坐吧!”杨广笑眯眯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落坐,自怀中掏出一玉盒:“不负使命,长生不死神药已经练成。”

    “当真?”杨广眼中爆射出一抹精光。

    张百仁点了点头,杨广露出狂喜之色:“且呈上来看看!”

    有侍卫将玉盒递给杨广。

    杨广拿住玉盒,看着玉盒里的黑色丹药,脸上露出一抹异色,随即道:“炼制出几颗?可曾找人试药?”

    张百仁点点头:“陛下尽管放心食用,只是有件事还需陛下配一番才可。”

    “爱卿尽管道来”杨广抬起头。

    张百仁一阵低声窃窃私语,听得杨广愣了愣神,随即张百仁手掌摊开,露出一粒红色丹丸:“陛下以为如何?”

    “妙!妙!妙!此计若成,我大隋必然更上一层楼,只是……这么做是不是太阴毒了?”杨广露出一丝丝不忍:“朕也知修行之难,这般坏人道果,怕是不死不休啊!”

    “下官手脚干净,不留痕迹,对方即便吃了大亏又能如何?难道还敢嚷嚷出来不成?”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嘲弄。

    “好,就如爱卿所说,此事朕准了!”杨广道。

    说到这里杨广看向张百仁:“要不然爱卿将这神药吞了吧,爱卿乃我大隋栋梁,爱卿在则大隋在,朕吞了这神药也是浪费!”

    张百仁摇摇头:“臣对于仙道有信心,不求外物!”

    “好志气!”杨广一赞。

    出了皇城,张百仁体内魔种汇聚,慢慢灌注于手中红色丹丸内:“若祸害不死对方,还需留下后手,道法之玄妙不可不防啊!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三日过后,天未亮,张百仁起身上了马车,向着皇城而来。

    如今皇城大门尚未打开,群臣俱都站在寒风中等候,三人一群五人一伙,各自议论着当今世上的各种杂事。

    正说着,忽然一辆马车到来,场中众人俱都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了马车,然后皇城前一片死寂。

    这座马车似乎有一种难以言述的力量,叫场中众人忍不住为之噤声。

    一位新科状元瞧着那普普通通的马车,露出一抹怪异之色,低声对着身边一位大臣道:“牛大人,不知这马车是何来历,居然叫众人这般忌惮?”

    “噤声!”那大臣慌忙做了一个噤声手势,眼中露出一抹惊慌,赶紧低下头不语。

    新科状元一愣,他也不是傻子,学的有模有样。

    就在心中疑惑万千之时,只听耳边传遍细弱蚊蝇的声音:“他便是张百仁!”

    “儒家圣师张百仁?”新科状元一愣,连忙走上前跪倒在地,恭敬的行了一礼:“儒家弟子魏忠贤,拜见圣师冕下!”

    马车内,张百仁嘴角一阵抽搐。

    魏忠贤,好名字!

    “大都督当面,还不速速退下!”驱赶马车的骁虎呵斥一声。

    “新科状元,能从万民之中爬上来,倒也是人才”张百仁温和的声音压下了骁虎的话:“你既然能从寒门超脱而出,当知一线机缘不宜,陛下为了尔等寒门弟子可谓用尽心机,日后当忠君爱国,报效大隋、报效万民!”

    “弟子谨遵圣师教诲”那新科状元热泪盈眶,跪倒在地激动道。

    “骁龙,去将本都督上次自北海得来的文房四宝赐下!”张百仁道。

    骁龙自后面的马车中掏出一个托盘,盖着红绸布来到魏忠贤身前,眼中满是羡慕:“你小子好运道,这笔墨纸砚大都督使用三年,受了大都督气机,斩妖除魔不在话下,乃是难得异宝,寻常鬼神难近你周身三尺。笔墨纸砚万金不换,你这厮几辈子的运道,当不得辜负大都督期盼。”

    魏忠贤不说话,只是恭敬的跪倒在地磕了九个头,伸手接过托盘:“家父曾言大都督乃当代天骄,是我汉家镇压气数的人物,心胸旷阔知到百姓疾苦,喜欢提携后辈。我父以都督为榜样,日夜钻研都督事宜,觉得都督高深莫测,有翻云覆雨之威,如今看来果真名不虚传。”

    听闻此言,张百仁坐在马车中一笑,却不以为然,殊不知日后再见面时,差点惊掉自己的三百六十度钛合金狗眼。

    说完话,魏忠贤站起身,退到人群里。

    群臣寂静,忽然只听一阵吱呀声响起,皇城大门打开,群臣齐齐让开路,张百仁马车辘轳,径直走入皇城。

    群臣却没有这个待遇,俱都静步跟在张百仁身后,眼中满是苦笑。

    众人鱼贯而入进入内阁,杨广尚未到来,于是群臣按班站好,有侍卫升起火盆,大殿中倒也暖和一些。

    时间点点流逝,日上三竿之时,才见杨广打着哈欠,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眼中满是睡眼朦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躬身一礼。

    “都起来吧!”沉默一会,杨广才开口,群臣站直身子。

    杨广看到张百仁,顿时眼睛一亮,对着身边侍卫道:“瞎了你的狗眼,还不速速给大都督看座!”

    侍卫连忙搬来金墩,请张百仁坐下。

    才听杨广开口道:“都督今日怎么有空早朝?”

    “回禀陛下,长生不死神药已经练成了”张百仁面带喜色。

    “练成了?”杨广闻言大喜。

    张百仁笑着道:“不错,陛下请看!”

    张百仁掏出玉盒,露出两粒黑红相间的药丸。

    “这里有两粒长生不死药,陛下吞服下黑色,便可长生不老”张百仁笑着道。

    “那红色药丸呢?”杨广露出诧异之色。

    “红色药丸陛下用不到,只需一粒黑色药丸便可”张百仁道。

    有侍卫上前端起张百仁手中长生不死神药,恭敬的放在张百仁案几前。

    杨广打量着两颗药丸,过了一会才道:“可曾找人试药?”

    “已经找人试过,长生不死神药无疑!”张百仁道。

    “爱卿劳苦功高,乃我大隋栋梁,这红色药丸赐予你,你若长生不死,我大隋帝国也能万世永存!”杨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