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六十六章 神药争夺,宇文无双
    “我有六字真言贴,或许可以降了此魔头!”张百仁手指伸出,掌心六字真言贴汇聚,与天地间某一种玄妙力量相合,下一刻却见六字真言贴内神光流转,透过荆无命体内,向其心脏秘窍镇压而去。

    “吼!”

    心猿躁动,只见那心猿身子一转,周身佛光缭绕,一颗舍利子悬浮于身后。

    “什么!”张百仁大吃一惊,荆无命也刹那骇然失色。

    “天音和尚真是下了大本钱,为了度化你,居然将舍利子都舍出来了!”张百仁面色凝重,舍利子抵消了六字真言贴的大半威能。

    “给我镇压!”张百仁口中天音煌煌,六字真言贴绽放无量佛光,下一刻狠狠的镇压而。舍利被真言镇封,再也无法动摇,化作一颗圆球形状,悬浮于其秘窍之内。

    “多谢大都督!”荆无命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恭敬的对着张百仁一礼。

    张百仁面色难看:“可惜我六字真言贴修持不够,只能暂时镇压了这心猿,一切还需你自我修持,时时刻刻镇压此孽障!”

    荆无双与荆无命俱都是面色一变,张百仁心中沉吟:“天音和尚的八部天龙禅唱已经修持到极为高深的境界,就怕这舍利子内蕴含着天音和尚的意志,暗自里出来捣乱,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

    “还请都督救我!”荆无命急切道。

    “你且在我账下听用,待我六字真言贴化作不朽,亦或者有办法降服这可舍利子!”张百仁苦笑,不由得暗叹荆无命倒霉,这般倒霉的事情都能被他撞到,这可不是一般的倒霉,而是倒霉到家了。

    “走吧,返回朝廷,这里事情已了,咱们不必继续盯着了!”张百仁转身离去。

    荆无命化作影子,钻入了张百仁的影子里,对于刺客世家来说,化作影子就是一种修持。

    荆无双看着远去的张百仁,无奈叹了一口气,果真是好事多磨。

    江湖风云汇聚,长生不死神药之事卷起滔天风暴,随之引出三十年前横行天下的荆无双居然还没死,顿时惹得天下哗然,不知多少人暗中准备寻找荆无双报仇雪恨。

    荆无命突破见神,大发神威打的王艺节节败退,战败了各路群雄之后不知所踪,极有可能江湖又添一至道强者,此事更是惹人津津乐道,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要说江湖上最引人瞩目的,当属长生不死神药争夺战,引得塞外、中土各路高手竞相追逐,不断出手卷起无数腥风血雨。不单单江湖中人,就是各路反贼也坐不住了,纷纷暗自插手长生不死神药的争夺战中。

    “噗嗤!”

    一道箭矢自九天而来,影子刺客毫无防备,瞬间被一只长箭射死,钉在山崖上。

    张须驼手中拿着古朴长弓,眼中满是冷厉之光:“乱臣贼子,也敢夺我大隋神药,简直不知死活。”

    后羿射日真经确实霸道,影子刺客居然被张须驼一箭射死,毫无反抗之力。

    张须驼自远处大步流星走来,便要收取了影子刺客怀中的长生不死神药,忽然天边传来一声惊喜、兴奋的呐喊:“快看!在哪里!”

    “轰隆!”

    惊天霹雳打下,惊得张须驼连忙后退三步,只见道道阳神真人御空而来,不断围绕着影子刺客展开惊世大战。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远处空气爆鸣传来,众位见神强者纷纷加入了战场,长生不死神药成为争端的导火索,落在谁手中,便是众人的一番围攻。

    只是谁也不曾注意到,影子刺客不知何时消失在场中,尸身不知所踪,亦或者被人化作肉泥也说不定。

    场中卷起肉泥,唬得张须驼不得不退开,如今众人被长生不死神药迷住了心神,一道道血肉淋漓的尸身不断抛入断崖、山林之中,整座山崖化作血红色,到处都是惨绝人寰的碎尸。

    李家众人在鏖战,李建成周身玄冥真气占足优势,一举一动无边的寒气铺天盖地,仿佛能冰封万物。

    寒气过处修为稍弱之人化作冰雕,坠入山林间,阳神真人也要被重创。

    一边宇文成都勇猛无双,手中铜锤过处空气化作浓稠液体,不断炸得周身飞沙走石,同级见神强者敌不得其一合之力。

    瞧着宇文成都如此威势,李建成豁然变色,心中骇然:“这般威势,天下谁人能敌?”

    宇文成都双锤过处,开山劈石,有开天辟地的伟力。

    “砰!”

    一锤落下,一位见神强者倒飞而出,口中鲜血喷溅,撞在远处的大树上,一时间失去了战力。

    “长生神药是我的,何人敢与我为敌?”宇文成都勇猛无双,双锤过处无一合之敌,仰天咆哮。

    见神强者也有强弱之分,这其中涉及到天生体质。

    有的人天生弱不禁风,有的人天生力大无穷。二人同时修行武道,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冰封天下”李建成周身寒气向着宇文成都卷去。

    “砰!”

    宇文成都锤子过处,周边液态空气似乎在刹那间被冻结,但下一刻却见其手中大锤霸道无双,冻结的寒冰被其化作齑粉,铺天盖地的寒气被锤灭。

    二人隔空交手,宇文成都懒得去纠缠李建成,还是长生不死身神药重要,随即迈开脚步向着长生不死神药而去。

    “慢来!慢来!”北天师道王家老祖三宝拂尘扫出,宇文成都一个踉跄居然倒飞出去。只见那拂尘蜿蜒,灵蛇般向长生不死神药的玉盒卷去,一边李建成手中寒气卷动,化作滚滚寒潮,向王家老祖侵袭而去。

    寒气冻结不得拂尘,但却能冻结王家老祖的阳神。

    三宝拂尘回身护持,李建成正要趁机夺取神药,却见天边一道虹光卷起,瞬间破碎寒冰,裹住玉盒消失在天际。

    这虹光来的速度太快,快到众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追!”

    回过神来,一众道人纷纷纵身而起,阳神遨游天地,向那虹光追去。

    “老贼,给我納命来!”宇文成都一声怒吼,突破音爆,手中双锤卷起,向王家老祖狠狠砸了过来。

    三宝拂尘神光绽放,居然将宇文成都的大锤拖住,然后王家老祖笑呵呵的喧了一声道好,方才转身离去。

    “混账!坏我机缘!坏我机缘!尔等该死!”宇文成都一声咆哮,向着众人背影追去。

    李建成与李渊、李神通对视一眼,二话不说立即追赶过去。

    “先生!”虹光坠落,化作了面色苍白的李世民,此时李世民双手紧紧攥住玉盒,眼中满是倔强。

    “剩下的都交给我吧!”春归君拿住李世民,二人消失在松树中,任凭后方群雄追赶盘旋,却已经失去了二人的踪迹。

    “不对劲,之前明明看到那虹光坠落此地,怎么消失不见了?”朝阳三老率先赶来,站在李世民消失之处许久不语。

    “大家继续搜寻,之前盗取长生不死神药之人,定然就在场中!”有人高声呼喝。

    一群人纷纷出手,不断翻山覆地的寻找李世民下落,却不知李世民被春归君裹挟着已经来到了太原城。

    “勉强施展天凤真身,只会消耗你体内潜力,值得吗?”春归君松开李世民,为李世民度入生机。

    “值得!”李世民面色坚定,拿过春归君手中木盒:“这便是长生神药,有此神药,小弟的伤势便可尽数痊愈,甚至更上一层楼!”

    “啪嗒!”

    李世民打开木盒,露出火红色的丹丸,仔细看了一会,并不曾看出这丹药有何出奇之处。

    “先生,你怎么看?此药是不是真的?”李世民看向春归君。

    春归君愣了愣神,随即轻轻抚摸着丹丸,过了一会才道:“不知道!一不曾见过长生神药的丹方,二不曾见过真的神药,老夫也不好判别。”

    丹丸内被张百仁灌注了魔种,春归君要是能轻易辨别出来,道胎魔种大法就没有那么玄奇了,如何作为张百仁立命之根本?

    “居然落在了李世民手中,这小子好手段!我若将这小子毒死,岂不是要改变历史大势?如今大隋覆灭已经落定八分,我若想搬回局势,还需靠李唐布局,若失去先知先觉,未必能占据优势啊!”张百仁心中沉思,面色游移不定。

    “怎么了?都督似乎有些难事?”袁天罡来到张百仁身边。

    “无妨,小事而已!”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都督,那十粒毒药非同小可,咱们真的要都散发出去?”袁天罡感觉一阵蛋疼。

    “不然呢?”张百仁慢慢站起身:“我意已决,不必多说,这些老家伙死一个,本都督心中便痛快一分。”

    张百仁手中捏着药丸,一缕缕魔胎真气缓缓灌入神药的玉髓内,眼中露出一抹杀机:“谁叫你等起了贪心,何该尔等倒霉。”

    “大都督,永安宫传来消息,请大都督入宫一述!”门外传来骁龙的声音。

    张百仁动作一顿,收起手中神药:“备好马车,我这便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