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六十八章 英雄末路
    “大将军,朝廷那边有人来信,等候大将军接见!”城楼下传来侍卫的声音。

    深深看了草原方向一眼,鱼俱罗转身向城楼下走去,打马回到庄园,看见了笑眯眯的袁天罡。

    “见过大将军!”袁天罡对着鱼俱罗行了一礼,双方到不陌生。

    “坐吧!”鱼俱罗领着袁天罡来到正堂,吩咐侍女端上茶水。

    “不是在大都督身边研究命数吗?你这老道怎么会有时间来此?”鱼俱罗笑着道。

    听了鱼俱罗的话,袁天罡自袖子里掏出密信:“大都督托付贫道将此书信亲手交给大将军。”

    接过书信,鱼俱罗缓缓拆开,随即愣了愣:“大都督倒是好算计!”

    太原

    李世民捏着红色药丸:“此药定然是真的,满朝文武诸公亲眼所见,如何有假?”

    “公子若是不急,倒不如等长孙姑娘那边消息!”不知为何,看着李世民手中红色的长生神药,春归君心中总有一种不妥。

    “若能治好元霸,我又何必叫无垢去接近张百仁!”李世民额头青筋暴露,脸上满是怒火,心中耻辱时刻吞噬着他的心灵,纵使倾尽三江五湖,也难以洗刷。

    李世民来到后院,瞧着泡在药桶中的李元霸,眼中露出一抹神光:“四弟,为兄替你夺来长生不死神药,只要你吞噬了长生神药,便可化掉体内剑气,摆脱张百仁的控制。”

    接着李世民将夺取长生神药的经过说了一遍。

    “多谢二哥,二哥智计高绝,力压群雄小弟佩服。只是长生神药何等珍贵,二哥莫要给我,还是自己留着吞下吧!”李元霸脸上满是无奈:“小弟如今就一废人,二哥且将神药留下吧!二哥也中了那小儿算计,莫要再小弟身上浪费机缘。”

    “你我兄弟之情比山高,比海深。我意已决,你不必再说!你勇武无双,先天底子深厚,若能痊愈而出,纵使张百仁也未必能奈何得你!”李世民二话不说,将手中长生神药塞入李元霸口中。

    “二哥!”李元霸热泪盈眶。

    “好好疗伤,待你伤势痊愈,你我兄弟在畅饮一番!”李世民拍着李元霸肩膀,缓缓关上门走出屋子,对着看守大门的侍卫道:“去准备温水,为四公子沐浴净身。”

    “解决了三弟之事,我心中也了却一番遗憾!”李世民脸上满是轻松。

    “二哥今日怎么这般高兴?”长孙无垢不知何时出现在小院内。

    “无垢,你来的正好,日后你莫要去大都督身边了!”李世民将长孙无垢揽入怀中,抱得紧紧的,似乎要将长孙无垢揉碎塞入身子里。

    “为何?莫非有什么变故?”长孙无垢一愣,眼中满是欢喜:“二哥,你果真还是心里有我的,没叫我失望。”

    “我已经夺取了长生神药叫四弟吞下,一旦四弟化去剑气,突破至道,哪里还用得到你去牺牲!”李世民笑着道。

    长孙无垢闻言眼中满是笑容,伸出手抱住了李世民。

    正说着,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一黑衣侍卫恭敬的低垂着脑袋走进来:“二公子,长生神药又显露了踪迹,被仆骨莫何抢走,向草原夺路而去。”

    李世民闻言一愣,一双眼睛看向春归君,二人对视一眼,心中此时俱都是升起一股不妙之感,春归君道:“你说什么?长生不死神药被人夺走了?落在仆骨莫何手中?”

    “不错,大老爷、二老爷、大公子已经向漠北追去了!”侍卫道。

    李世民挥手打发掉侍卫,松开了长孙无忌,身子开始哆嗦,一股不妙之感迅速自心头升起:“我已经夺取了长生神药,为何还有长生神药?”

    “这两枚长生神药中,必然有一枚是假的!”春归君话语凝重。

    李世民闻言心中升起一股侥幸,转身快步向李元霸房屋走去,走到台阶时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

    “二哥小心”长孙无垢一声惊呼。

    李世民推开屋门,下一刻失声惊呼:“四弟!”

    “二哥!”李元霸口中喷着黑血,眼睛里满是绝望:“小弟不行了!这长生神药是假的!”

    此时李元霸体内气血躁动,一直被镇封的诛仙剑气趁机爆发,不断大肆吞噬着李元霸体内的气血用来壮大己身。

    魔种此时亦趁机作乱,不断融合着李元霸的精气神。

    “先生!”李世民慌忙转身看向春归君。

    春归君面色阴沉的走上前,周身绿光闪烁,搭在了李元霸的百会穴,神光向其体内灌注。

    过了一会,才见春归君颓然收回手臂:“毒性、剑气还有一种无形无相的力量一起发作,若是这股毒性不解开,老夫也无能为力。”

    “快去传医生!快去传医生!”李世民声音嘶哑,对门外侍卫吼了一声。

    “咕噜!”

    “咕噜!”

    紫黑色血液自李元霸周身七窍流出,面色惨然的看向李世民:“二哥,我不行了!这回是真的不行了,我若化作白痴,日后你可要好生照料我,莫要叫我饿着,不要被风吹着,被雨淋着!我怕打雷,怕闪电,你可千万莫要叫我一个人在雷雨天里呆着。”

    “元霸!你坚持住!你坚持住!是我对不住你,是我对不住你啊!”李世民仰天狂呼,死死抓住李元霸手臂。

    “二哥,就你对我最好,我绝对不会怪你,这都是我的命数!是我的命数!若化作白痴,我日后只听你一人的话!”李元霸露出笑容,虽然惨烈,但却绝无怨恨。

    “瞎说什么!为兄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一定不会叫你有事的!速去请神医孙思邈!去请紫阳真人!”李世民怒吼道。

    门外一片嘈杂,一阵阵杂乱脚步声响起。

    只见一群医生走进来,李世民道:“诸位,若能治好我兄弟的病,本公子不吝赏赐,各种条件任凭诸位开出来。”

    一群医生纷纷上前把脉、查看李元霸体内情况。

    过了一会,众位医生交头接耳,你看我我看你,低声窃窃私语,议论不断。

    “好歹毒,好霸道的毒性!”有人惊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