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七十一章 白瑜裟
    “二位先生,难道我四弟要一直这般活下去,就没有一线机会吗?”李世民看向二人,眼中满是恳切。

    紫阳真人摇摇头,沉重的叹息一声,说不出话。

    孙思邈皱眉沉思,过了一会才道:“到也未必没有办法。”

    “还请先生教我!”李世民一步上前,握住了孙思邈的手腕,眼中满是恳切。

    “大都督学究天人,乃谪仙下凡,剑气因大都督而起,诸般因果俱都由大都督而生,此事大都督若肯出手,必然会有转机!”孙思邈道。

    李世民闻言苦笑,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自己与张百仁结下死仇,就怕大都督在大度,也不会出手相助。

    “也是因果报应,李家纵容邪魔害人,如今天道循环而已!”紫阳真人阳神飘忽,离开了李府。

    孙思邈叹了一口气:“我回去在想想办法,探探大都督口风。”

    “多谢真人!”李世民拜谢孙思邈,看着孙思邈远去的背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二公子,三小姐与姑爷来了!”侍卫通秉。

    “请他们进来吧!”李世民意志消沉的坐在庭院中不语。

    远处

    长孙无垢轻轻一叹,缓缓换做男装,离开李府,向洛阳城而去。

    李元霸今日惨状,便是李世民的明日,长孙无垢决不允许李世民落得这般境地。

    “二哥!”李秀宁与柴绍联袂走进来,瞧着意志消沉的李世民,低低呼唤一声。

    李元霸在院子里玩着泥巴,李秀宁眼中泪水滑落。

    “坐吧!”李世民指着座椅道。

    “二哥,四弟当真没救了吗?”李秀宁道。

    听着李秀宁的话,李世民沉默一会,看了柴绍一眼道:“药王说除非大都督出手,否则无力回天;如今大都督与我李家结下死仇,此事是别想了!”

    李秀宁闻言一愣,一边柴绍也是面色变了变,随即拍着胸脯对李秀宁道:“娘子,你放心,为夫定会请来天下所有名医高真,为玄霸治好病症。”

    涿郡边关

    仆骨莫何摸着怀中的神药,眼中露出一抹兴奋之色,自己此行果真大有所获,长生不死神药入手,最大目标算是达成了。

    打开玉盒,看着手中的长生神药,仆骨莫何将神药捻起放在嘴边,却是迟迟无法吞咽下去。

    不知为何,冥冥之中的一股直觉告诉自己,这丹药不妥!致命的不妥!

    “这不是长生神药吗?”仆骨莫何打量着红色药丸,露出沉思之色:“为何会给我危机之感?”

    与长生神药相比,仆骨莫何更相信自己的直觉。将神药塞入怀中,仆骨莫何慢慢站起身,一双眼睛看向远方:“且回突厥,暗中研究一番,找出不妥之处在哪里,然后吞服神药也不迟。”

    神药既然落在自己手中,谁能将其夺走?

    正想着,忽然仆骨莫何脚步顿住,站在河畔瞧着上游的那道金光不语。

    鱼俱罗一身金甲,站在河畔看向远方,在阳光下整个人耀耀生辉。

    仆骨莫何将神药塞入腰间,然后略作沉默迈着大步走来。

    大家都是至道境界,虽然鱼俱罗走的比自己远,但没道理自己会怕他。

    “大将军怎么知道我会从此地经过!”仆骨莫何站在鱼俱罗身前不远处。

    “大都督说你今日会路过此地,那你就一定路过此地!”鱼俱罗转过身,看向了仆骨莫何。

    “原来是哪位算计!”仆骨莫何看向鱼俱罗:“你在这里专程等我,想来是哪位有什么吩咐!”

    “长生不死神药,不是你塞外蛮夷能够染指的,留下神药自断一指,老夫放你一条生路!”鱼俱罗话语霸道。

    “大都督当真厉害,连我夺了长生神药的事情都已经知晓!要我自断一指,只怕大将军没那个本事!”仆骨莫何笑着道,脸上没有丝毫畏惧。

    “你敢暗自潜入中原捣乱,差点坏了大都督的长生神药炼制,若不叫你留下点什么,我等中原高手无法和天下群雄交代!”鱼俱罗轻轻一叹:“你突厥勾结灵武贼白瑜裟劫掠中原的牧马,大都督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很不高兴,特意要本将军在此地等侯,问罪与你!”

    “我只是草原护国法师,可汗如何做事,轮不到我指点”仆骨莫何声音凝重,开始聚敛周身精气神:“大将军当真要与我动手?你如今处于蜕变的关键时期,若贸然坏了道功,怕是不妙!”

    “大都督法旨,我岂敢违逆?再者说……说一句狂妄的话,就凭你想坏我道功,怕是不配!”说着话鱼俱罗一掌拍出,卷起惊涛骇浪,飞沙走石,远处大河为之凝顿。

    “莫非我怕你不成?”仆骨莫何腰间弯刀出鞘,仿佛是一轮寒光闪烁的冷月,割裂了天下万物,对着鱼俱罗迎了过去。

    “砰!”

    一击落下,双方试探完毕,空气不断爆炸般炸开,远处河水翻滚,露出了河底淤泥。

    “好手段!”鱼俱罗赞了一声。

    “大将军手段更高!”仆骨莫何心中叫苦,暗自骂道:“鱼俱罗这老不死的,到底以什么作为筑基之物,居然实力这般高绝,进步这么快!都怪可汗那老不死的不肯将灵物给我,不然岂会落得这般地步?”

    武道之路,一步落后,步步落后。

    “三百招击败你,五百招斩杀你!”鱼俱罗的话自信、霸道。

    “可惜,我绝对不会和你交手三百招!”仆骨莫何一步迈出,仿佛瞬移般来到鱼俱罗身前,双方霎时间打成一团。

    十招过后,仆骨莫何寻了空子,脱离战圈向塞外逃去。

    鱼俱罗摇摇头:“哪里逃?”

    “砰!”

    一拳击出,空气震动。

    二人一边交手一边遁逃。

    不得不说,作为至道境界的强者,仆骨莫何逃命本事确实不错,鱼俱罗斩杀不得,居然叫对方逃出了关外。

    “砰!”

    鱼俱罗一掌按在了仆骨莫何的天灵盖上,霎时间霸道的劲道传递,震断了对方体内的所有骨骼。

    河水溅起浪花,仆骨莫何坠入水中,不见了踪迹。

    纵使是至道境界,对于河水鱼俱罗也心有顾忌。

    上古水神掌控一条大河,威能无穷,若潜入水中被人算计,真的破了道功,鱼俱罗哭都没地方哭去。

    毕竟这里是塞外,不得不小心防备对方算计。

    “中我一掌,周身筋骨寸寸断裂,没三五个月,这老家伙休想出来兴风作浪,不知大都督要我重创此人目的何在!”鱼俱罗暗自沉思。

    不知何时,仆骨莫何得了长生不死神药,又被鱼俱罗重创的消息暴风一般传遍整个塞外。

    灵武贼

    白瑜裟静静坐在沙包上,看着远方的长河落日不语。

    任谁看到白瑜裟,都不会想到纵横边境臭名昭著的盗匪,居然是一位帅得飞到天际的男子。

    容比宋玉,貌比潘安。可惜,唯一令人惋惜的是,此人居然顶着一只大光头。

    在其对面,法明小和尚念诵着经文。

    “我说法明,你莫要念经烦我了,如今我都要被烦死了!你金刚不坏之身可曾到了化境?”白瑜裟看向法明小和尚。

    法明动作一顿,敲动木鱼的动作停下来:“尚差一步!”

    “佛家最近新出了新秀,不知你比之金刚如何?”白瑜裟眨了眨眼睛。

    “金刚得了金刚寺千年传承,几代人积累,我是远远比之不及的”法明很有自知之明。

    “不过你参悟掌中世界,加持了金刚不坏之身,居然另辟蹊径再开通天之路,这份天资也是少有!”白瑜裟叹了一口气。

    “施主,你还是收手吧!”法明苦笑的看向白瑜裟。

    “收手?我若不继续出手,如何获得突厥资源?如何获得高丽资源!”白瑜裟满面唏嘘:“我与你不同,你当年在敦煌之境获得灵物,从此修为突飞猛进一发不可收拾,而我呢?我只是个被逐出师门的野狐禅而已。”

    听了白瑜裟的话,法明苦笑:“师傅说,你劫掠的是萧家商队,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杀人!你杀了萧家嫡系子弟,此事必然会惊动皇后娘娘,惹得大都督出手;草原如今承受不起大都督的怒火,可汗也护持不得你!”

    “你以前接触过大都督,你觉得大都督怎么样?”白瑜裟露出感兴趣之色。

    “天纵之资,惊才艳艳,震古烁今……”小和尚想了想,将所有能说的词语,都用在了张百仁身上。

    “你比之大都督如何?”白瑜裟道。

    “我若能真的开辟金刚佛国,或许能与大都督一争长短!”金刚愣了愣,随即颓然道:“可惜金刚佛国不是那么好开辟的,纵使是真的开辟,也未必能抗衡大都督。”

    “难得!”白瑜裟轻轻一叹:“这等人物,又怎么会将我放在眼中?”

    “你莫要心存侥幸!”法明苦笑着道。

    “就你最啰嗦,回去告诉你师父,我的事情不用他管!修行就是与天争与地争,我没有资源,不去争夺,难道凭白荒废道途吗?我也没得选择啊!我想投靠大隋,可中土是道家地盘,中土容不下我呀!容不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