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七十八章 国祭变故
    诸天万界神佛无数,修炼到张道陵境界的却有不少,但教祖张道陵只有一个。

    老子道功通天彻地,乃是大道之祖,称仙做祖的人物。但修炼到老子境界的却也有许多。

    佛陀无数,释迦摩尼这个祖师却只有一个。

    有的时候,先一步便是气数!先一步便是先机!一步先,步步先!

    张百仁凝结了不朽境界的六字真言贴,光明法师的六字真言贴想要晋级是难上加难。即便晋级,面对着张百仁的六字真言贴也远远不如,这其中涉及到的因果绝非三言两语能够形容。

    “实不相瞒,六字真言贴乃我佛家根本咒语,凝聚不朽可以寄托元神,万世轮回而不朽!即便和尚的六字真言贴仅仅只是金光境界,却也三次轮回而不灭灵性,并且随着轮回之力的洗练加持,六字真言贴威能更加凝练”光明法师目光凝重:“若叫张百仁六字真言贴凝聚不朽,只怕已经近乎于长生了!除非老子、庄周复活,不然想要斩杀张百仁近乎于不可能。”

    李世民与春归君目光凝重,不等张百仁练成六字真言贴,眼下想要斩杀张百仁便已经近乎于不可能。对方有五尊神之化身,若再能轮回不朽,那可真是麻烦大了。

    “决不能叫张百仁练成六字真言贴!”李世民话语凝重。

    “暗中派人传出消息,想要拦截张百仁成道的,绝非一人可以!”春归君眼中冷光闪烁。

    “张百仁可怕,但是当今天子更可怕,如何应付天子?防止天子出手?”光明法师道。

    “此事还需谋划一番!”春归君略做沉思。

    其实不用法明和尚宣传,朝中诸公早就将国祭之事宣传出去,各大门阀世家俱都暗自准备,一股股大势向洛阳城汇聚。

    “大都督欲要凝聚六字真言贴!”观自在坐在池水前沉思不语。

    “社主不必担忧,大都督素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大都督既然出手,定然不会没有准备,以大都督如今实力,那个能拦截?”一边白莲社管事安慰一句。

    “确实如此!”观自在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浓浓担忧。

    洛阳城

    “可曾做好防御”张百仁看向张瑾。

    “一万把神机弩,就算至道强者来了,也要叫对方化作筛子眼!”张瑾面带冷笑。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剑意在眼中凝聚,观看冥冥中的气数。

    “各大门阀世家不会再给我机会!”张百仁背负双手,别人他不担忧,反而有些担忧李元霸这厮会不会到来。

    “李元霸乃是至道境界,周身内外混元,魔种虽然可以操控对方,但未必能达到我想要的效果,至道境界本能便已经开始压制魔种!”张百仁暗自皱眉。

    “良辰吉日已到,还请诸公肃穆!”袁天罡端着托盘走上祭台。

    “陛下,下官有话要说!”云定兴站出来,声音铿锵话语决然。

    “你有何事?”杨广一双眼睛斜视着云定兴,不虞之色写在了脸上,简直就差指着鼻子告诉你:朕很不高兴,你小子最好给我老实点。

    瞧着云定兴,张百仁眼中寒光一闪,杀机在慢慢凝聚。

    感受着如芒在背的杀机,云定兴不去看张百仁,而是硬着头皮道:“陛下,自古以来祭祀者,乃国之大事也!纵观李朝历代,却从未见过为了某个臣子炼宝而举行国祭的。每一次国祭,消耗的都是我大隋气数、底蕴,陛下可要想清楚了!长此以往,我大隋必将国之不国,亡族灭种近在眼前。”

    听了云定兴的话,杨广眼中怒火出其预料的居然消散下去,眨了眨眼睛,眼中满是诧异之色,随即摆摆手一双眼睛扫过鸵鸟般的满朝文武:“爱卿乃忠贞之臣也!满朝文武,唯你一人敢于勇言进谏。朕早已明白其中因果,爱卿不必再说,退回班列静候大典吧。”

    出人预料的,云定兴愣在那里,本以为迎接自己的是杨广劈头盖脸一顿喝骂,甚至于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不曾想得到的居然是杨广嘉奖。

    此时云定兴反而有些晕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管云定兴出发点好坏,落在杨广眼中,云定兴所言属实,确实是一位合格臣子。即便是对方故意针对张百仁,但在其眼中却是相当有担当,不畏强权。

    云定兴的才能,杨广再清楚不过,能有今日表现,已经叫其出乎预料。

    虞世基老神再也,低垂着脑袋不语。

    在其身后的裴仁基等人也是低着脑袋,裴矩兄弟看着脚下的青石,似乎其中有什么玄妙之处。

    今日既然就行国祭,那便无法阻挡。

    尤其感受到张百仁杀人一般的目光,满朝文武心中俱都是胆颤心惊。

    不知者无畏,云定兴不是修行中人,不知张百仁的恐怖。但满朝文武俱都出身于门阀世家,自然晓得眼前青年的可怕。

    “国祭开始!诸公礼拜!”上方袁天罡手中拿着三宝拂尘,脚踏罡斗举行着仪式。

    群臣礼拜,云定兴见到无人声援,心中暗自奇怪。转身去看宇文述,却见宇文述低垂脑袋数着地上蚂蚁,似乎不曾听到自己在这边劝谏一般。

    在看诸公,俱都恭恭敬敬的礼毕,云定兴就算真的是傻子,也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妙,但却不知哪里出了岔子,赶紧回到队伍开始参拜。

    “请天子宣读诏书!”袁天罡脚踏罡斗,周身居然有风云卷起。

    杨广登台,宣读了诏书后,仪式继续。

    只见杨广走下台,袁天罡脚踏罡斗,手中拂尘不断扫罗,手中拿着瓷碗,清水不断自瓷碗中抛洒而出。

    祭祀过程枯燥无味,举行到一半,杨广便已经转身离去。

    瞧着上方跳大神般的袁天罡,张百仁暗自一笑,法眼观察着天地间不断汇聚来的香火信仰,铺天盖地般灌注于金贴之中,只见那金贴神光缓缓绽放,居然凭空悬浮而起。

    随着信仰、国运、香火的灌注,道道佛音传唱自金贴中发出,无量金光照射的天边云层渲染成了金黄色。

    “张贼,納命来!”天边传来一阵怒吼,只见道道音爆卷起,铺天盖地的神光惊天动地,仆骨莫何周身金光迸射,铁拳向场中打来。

    一拳犹若流星坠落,欲要将祭台四分五裂化作齑粉。

    张百仁眉头一皱,瞧着自天而降的仆骨莫何,冷然一笑:“这才多久,居然伤势尽数复原,可惜不是你吞了那一粒长生神药,算你命大!”

    “砰!”张百仁一步迈出,拦截在仆骨莫何身前,先天神祗化身毫不犹豫的与其身形相合:“既然今日来了,那便不要走了,我这金贴正好缺一个护法,今日将你练成护法傀儡,助我金贴大成!”

    一边说着,只见张百仁一手伸出,这一掌仿佛遮天蔽日,拿日月缩千山,仆骨莫何连带着那即将爆开的空气,都被其缓缓纳入掌中。

    “该死的先天神通!”仆骨莫何冷然一笑:“既然敢来中土寻麻烦,怎么会不算计到你的神祗化身?你已经修为无敌,再教你练成金贴,岂有我草原活路?”

    “该死的,大将军怎么放你入关中,理应将你拍死在关外才是!”骁虎怒叱一声。

    “哈哈哈,鱼俱罗已经被我破了真身,那老东西离死不远了!”仆骨莫何眼中满是得意,下一刻周身金光迸射,虚空居然破碎,空气化作齑粉,然后就见仆骨莫何居然自张百仁手中逃了出来。

    “就凭你也想创伤大将军?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张百仁面带不屑。

    仆骨莫何也不辩驳,只是一拳破碎虚空,向张百仁狠狠打来:“我不但要击败鱼俱罗,更要趁机扼杀你,除了我草原之患!”

    一边说着,仆骨莫何周身金光迸射,仿佛无敌神魔,狠狠的向着张百仁砸来。

    “铛!”

    张百仁屈指一弹,只听得一声巨响,仆骨莫何周身闪烁出金属色泽,惊得张百仁瞳孔紧缩:“怪不得你口气这般猖狂!”

    塞外

    鱼俱罗受伤了,不是一般的重!

    鱼俱罗跪在地上,胸前一个大洞可以看到破碎的心脏,此时鱼俱罗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时间还要回到一个时辰前

    却说鱼俱罗正在边关巡视,忽然只见草原方向一股肆无忌惮的气机冲天而起,向关内滚滚压迫而来。

    “仆骨莫何,看来你又身子痒痒,准备找虐了!”瞧着天边走来的人影,鱼俱罗纵身而出,落在了城头下,挡在仆骨莫何身前。

    今日的仆骨莫何似乎与往日有些不一样,面对着鱼俱罗居然毫无惧意,周身筋骨闪烁着一种怪异光泽。

    “鱼俱罗,你屡次战胜于我,今日便是你的死期!”仆骨莫何缓缓伸出手掌,周身筋骨震颤,空气散发出噼里啪啦的气爆。

    “怎么,莫非是得了什么机遇?居然敢来与本将军叫板!”鱼俱罗眼中满是不屑,他从未将仆骨莫何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