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八十二章 徐福收金身
    “不过你放心,从你周身气机、神通来看,都督孵化出的先天神祗就算在诸多神祗之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这小子半吊子天子武学,又不曾有天子龙气加持,撑不过百招便会为你所擒!到时候要杀要剐还不是任凭心意”徐福手中拿着蒲扇,不紧不慢的煽动着微风。

    事实上徐福说的不错,李世民与张百仁交手三招后,二话不说立即遁走,不在与其纠缠。

    天边道道阳神扭曲虚空,一道道法宝神通对准祭台砸来,却尽数被张百仁一棍扫落。

    国祭在一点点进行,场中大战越加火热。

    “阿弥陀佛!”天边佛音传唱,光明法师周身无量佛光通天彻地,卖相相当不错。

    只见光明法师周身神光流转,手中出现一方六字真言贴,六字真言贴上神光流转,绽放出无量神光,照耀九天十地,惊得各路修士纷纷侧目。

    “阿弥陀佛!”佛号喧起,就见光明法师手中神光流转,居然想要凭借自己手中的六字真言贴,来撬动祭台上六字真言贴的气机,然后夺取了张百仁的宝物。

    “好胆!”张百仁一声怒呵,手中棍棒不留情面的向光明法师砸去:“光明法师,你居然敢来我中土捣乱,莫非活够了不成?”

    光明法师阳神聚散无形,不理会张百仁的话,继续操控着手中六字真言贴,欲要盗取张百仁的造化。

    天地间浩荡无穷的香火、信仰、国运向祭台上六字真言贴灌注,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见那六字真言贴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一丝丝微妙变化,整个帖子看起来有些虚幻,似乎变得不真实起来。

    张百仁拿日月缩千山,一掌仿佛包含整个乾坤,向着光明法师摄取而去。

    “大都督,再吃我一拳!”此时仆骨莫何自青石中飞出,一拳向张百仁胸口砸来。

    “真身!”一边徐福瞳孔紧缩,随即露出大喜之色:“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不曾想当年小金身居然落在了这厮手中。”

    “砰!”

    张百仁神通转变方向,回身向仆骨莫何镇压而来。

    “又是这招!”

    感受着周边变幻莫测的空间法则,自己居然又落在对方手中,仆骨莫何心中骂娘,再次破开虚空,逃了出去。

    “砰!”

    张百仁手掌倾覆,猛然一拍,将其金身拍入青石中,留下一道丈许深的掌印。

    “大都督,国运乃我大隋根本,岂可随意挥霍,还请都督住手,还我大隋一个太平盛世!”远处神光流转,一抹绿光通天彻地,春归君驾驭着绿光,向张百仁刷来。

    张百仁眼睛眯起,不敢叫那神光触及身躯,周身寒气四溢,挡住了射来的绿光。

    “大都督,仆骨莫何身上融合了当年始皇炼制的小金身,刀枪不入诸法不侵,唯一的缺陷便是真火!此人没有天子龙气护身,更不曾掌握金身操控法诀,还请都督助我一臂之力,老道感激不尽!”徐福道。

    “真火?”张百仁眉头一皱:“你替我拖住群雄,我来拿下仆骨莫何!”

    徐福身形飘忽降临场中,扭头对着袁天罡道:“暂借道友拂尘一用。”

    不待袁天罡反应,三宝拂尘已经落在徐福手中,只见徐福手中三宝拂尘绽放五彩之色,霎时间化作千丈,铺天盖地的向天边众人横扫而去。

    “阳神!法天象地的阳神真人!”天边各路修士元神聚散无形,瞧着那遮天蔽日的浮尘,每一个浮尘的丝线似乎化作了困仙绳般穿梭虚空向着自己卷来,惊得群雄鬼哭狼嚎,向着洛阳城外跑去。

    “该死的,当今世上怎么会有阳神真人出世!”春归君二话不说,卷起李世民消失在场中。

    转眼间群雄退出几十里外,遥遥看向洛阳城战场。

    只见徐福手中三宝拂尘一卷,掉头向仆骨莫何卷了过去。

    “该死的!”仆骨莫何脸上变了颜色:“阳神真人!这世上怎么会有真正的阳神真人!”

    仆骨莫何破碎空气,在空气中划过一道道气浪,许久不散。

    不得不说仆骨莫何速度很快,但三宝拂尘的速度更快,还不待其逃出洛阳城,便已经被三宝拂尘卷住。

    徐福口中念咒,那仆骨莫何欲要运转真身震断三宝拂尘,却不知为何那金身仿佛失去了灵智般,竟然催发不出威能。

    “尔等小贼,岂敢在宝物原主面前逞威!始皇当年与人大战,此金身被打落人间界,当年阴兵过境寻找了百年,却迟迟不曾寻到,不曾想今日宝物居然主动送上门来,合该物归原主”徐福的眼中满是笑容,三宝拂尘一紧,已经将其捆缚在张百仁身前:“还请大都督施法!”

    张百仁收了神祗化身,一双眼睛看向仆骨莫何:“你为何来趟这遭浑水?可惜了,今日你不该来!”

    “他是谁!他是谁!”仆骨莫何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徐福。

    徐福笑而不语,他的身份当然不能轻易说出去,免得惹得天地间大乱。

    “死后你就知道了!”张百仁轻轻一笑。

    这倒是大实话,死了之后确实就知道了,至道强者死后也要进入阴司,进入阴司之后自然会知道徐福的名号。

    三阳金乌正法运转,瞬间太阳之力自张百仁手掌中迸射,一掌落在了仆骨莫何的头上。

    仆骨莫何这等强者,五神御鬼**也好,魔种也罢,想控制已经晚了,错过最佳时机。这等强者不惧魔劫侵害,周身纯阳万法不侵,当真厉害到了极点。

    张百仁手中神光流转,只见随着太阳之力的迸射,仆骨莫何周身开始火红一片,仿佛烙铁般,散射出道道金光。

    “啊”仆骨莫何一声惨叫:“大都督,我愿降!我愿降!”

    “晚了!”张百仁无奈的低垂脑袋道:“你能剥离出金身?”

    “不能!”仆骨莫何鬼哭狼嚎道。

    张百仁施展太阳之力烧红金身,金身自然而然会烧伤仆骨莫何的肉身,而且此时有徐福暗中操控符咒影响金身,眼下仆骨莫何可谓是待宰羔羊,毫无反抗之力。

    “轰隆!”

    天空中风云突变,道道雷霆在天地间盘旋酝酿,惹得风雨卷起。

    徐福眉头一皱,略作掐算,然后才道:“此人为突厥国师,气数未尽,若杀之只会折损都督运道,误了仙途,不如将其控制住,在言其他!”

    张百仁闻言动作一顿,一双眼睛看向风云突变的天空,过了一会才道:“倒也是这个理,只是这金身?”

    “劳烦都督在加一把火!”徐福道。

    张百仁手中太阳真火更猛烈了一分,直到仆骨莫何周身出现了烤肉味,方才罢手。

    徐福口中念咒,对着仆骨莫何眉心一点,然后逐渐往外拉扯,就见一道道金光缓缓被其拉扯出,落在其手中化作一只拇指大小的金身。

    “噗通”

    仆骨莫何栽倒在地,双眼发白,暂时失去意识。

    “得此金身,老夫在阳世已经大有所获,不虚此行!至于说此人……都督穿了琵琶骨,在做处置也不急!”徐福慎重的将金身收起,塞入了袖子里。

    “去拿玄铁锁链!”张百仁对身边侍卫道。

    一道道大钩子纠缠着玄铁锁链,毫不留情的洞穿了仆骨莫何两侧琵琶骨。

    只要琵琶骨被穿,任凭你豪杰盖世,也是龙游浅滩。

    见到仆骨莫何死狗一般被穿了琵琶骨,徐福收回三宝拂尘,递还上方袁天罡:“多谢道友!”

    袁天罡愣了愣,接过拂尘,却闷闷不敢多说。

    说什么?

    对方是阳神真人,真正的阳神真人,莫说是借了自己宝物,就算光明正大夺走,自己能说什么。

    瞧见袁天罡的表情,徐福笑着道:“教祖留下的三宝拂尘蕴含着无匹伟力,我亦不过发挥三分罢了,你若能真的执掌三宝拂尘,日后诸天万界少有敌手。”

    “多谢前辈指点!”袁天罡恭敬一礼。

    祭祀依旧在继续,只是如今场中却一片安静,所有强者都被徐福惊到,犹若惊弓之鸟般,不敢靠近上京城半步。

    外界

    李世民面色难看:“怎么可能!朝廷怎么会有阳神强者在世!”

    春归君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洛阳方向,听了李世民的话暗自翻翻白眼,心中诽谤道:“怎么不可能,我若是将身份说出去,只怕会吓死你!”

    “道法玄奇,玄妙莫测,不可揣度!”春归君轻轻一叹:“咱们走吧,有阳神真人在世,除非鱼俱罗亲至,否则谁也奈何不得这老怪物。”

    “鱼俱罗不是被仆骨莫何击杀了吗?仆骨莫何都不是阳神真人对手,更何况是鱼俱罗?”李世民一愣。

    “仆骨莫何力量终究不是自己的,而那阳神真人显然又克制了仆骨莫何的金身。大将军则不然,全身力量乃是其一点一点苦修凝练而成,绝非仆骨莫何这半吊子可比,只可惜……死的太窝囊!若再给其一点时间完成最后脱变,当世谁又能杀得死他?”春归君露出一抹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