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八十六章 夺舍仆骨莫何
    “大将军已经被下官冰封,正在寻找复活之法”张百仁面色凝重,他有返阳花在手,只要能治好鱼俱罗的伤势,将其救活不难,由死转生亦不难。

    “能救活?”杨广愣了愣。

    如今二征在即,若被契丹、北方草原捅了刀子,后果不堪设想,杨广能不急吗?

    “能!”张百仁话语很果断:“只是需要时间,还需先想办法修复了大将军的伤势。”

    听了张百仁的话,杨广连连点头:“一切都有劳爱卿了。”

    “东突厥、契丹那边,陛下不用担心,仆骨莫何此人可堪重用,下官定会叫其为我大隋所用,牵制住契丹与突厥,为陛下争取时间!”张百仁道。

    “好,朕等候你的好消息,仆骨莫何朕可就交托给你了!”杨广面色郑重道。

    “定不会叫陛下失望!”张百仁与杨广说了一会,转身告辞离去,留下杨广站在寝宫内许久无语。

    “速去请孙思邈、徐道长前来议事!”回到军机秘府,张百仁对身边侍卫吩咐道。

    徐福好请,就在洛阳城内。孙思邈却隐匿于荒山大泽,不知所踪。

    不过好在张百仁有联络孙思邈的办法。

    鱼俱罗重伤濒危,一时间众人纷纷行动,开始暗自布局防范。

    “大都督,怎么这般着急忙慌叫老道过来,有何急事?”孙思邈阳神飘忽自在,不紧不慢的走入庭院。

    庭院内

    张百仁静静站立在榕树下,身边一块冰坨散发着阵阵寒气,小院浸染了一层寒霜。

    “咦,这冰块中有人!”孙思邈露出惊讶之色,凑过去上下打量冰块,失声道:“怎么是大将军?”

    “前日仆骨莫何入关,大将军为了拦截仆骨莫何,被对方击碎心脏,性命濒危,无奈之下本都督只能将其封印。今日请道长来此,看看是否可以弥补大将军体内的伤势!”张百仁声音里充斥着一股自杀机。

    孙思邈围绕着鱼俱罗转悠几圈,眉头逐渐皱起,看着那拳头大小的孔洞,露出沉思之色,过了一会才道:“难啊!心脏已经破碎,如何修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么大一个窟窿,如何才能修补的好?”

    张百仁眯起眼睛,背负双手道:“道长,将军镇压漠北,其重要性你应该知道。大将军若身亡,漠北必然趁机南下,到时候大隋无数百姓都会遭殃,道长还需尽心尽力才可。”

    听了张百仁的话,孙思邈坐在鱼俱罗对面,暗自沉思不语。

    不多时,徐福到来。

    “大都督这么早请贫道过来……”话说到一半,徐福说不下去了,一双眼睛看着那透明的冰坨,凑过来仔细打量一番,面带惊叹道:“世上竟有如此豪杰,已经即将筋骨齐鸣堪破长生大秘,但却未免太短命了,居然在关键时刻被人破去道功,这厮真倒霉。”

    确实是倒霉,鱼俱罗已经真正迈入至道门槛,却在这个关头被人重创,可谓是倒霉到家了。

    “先生,可有救?伤势可能修复?”张百仁看向徐福。

    徐福摸着下巴:“有救!当然有救!这等豪杰在上古之时也不多见,岂能就这般轻易丧了性命?只是需要时间。而且还需要起死回生之物!”

    “多久?”张百仁看向徐福。

    “修复他的心脏,老夫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只怕到时这小子已经死翘翘了!修复好了也没用”徐福无奈道。

    “有劳道长修复大将军心脏,只要道长能修复其心脏,就算他死的再久,本都督也能将其救活!”张百仁面带狂喜之色:“那咱们便以三个月为期,三个月后小子出手救活大将军。”

    徐福面带诧异的看着张百仁:“倒是小瞧你了,竟然有起死回生之术,日后老夫还要劳烦你救活一个人,不知都督可否应允?”

    “成交!”张百仁斩钉截铁道。

    “化去寒冰,这人老夫带走了”徐福不紧不慢道。

    张百仁手掌一招,鱼俱罗体表寒冰迅速溶解,但是却依旧处于龟息状态,没有复活。

    徐福单手扣住鱼俱罗,正要遁走,却听身后传来一声:

    “且慢!”

    一边孙思邈连忙道:“先生,不知可否需要打下手的童子?”

    “你?半只脚迈入阳神,也算难得,你且随我来吧!”徐福上下打量孙思邈一遍,方才点点头,消失在庭院中。

    “都督,他们真的能救活大将军?”骁龙凑过来,脸上满是震惊。

    张百仁没有接话,而是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这是逼我呢!这是在逼我啊!”

    “去诏狱!”张百仁转身向诏狱而去。

    没有人知道张百仁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想要突破,最关键的便是长孙无垢体内的无暇之气,那股先天之炁。

    “这是在逼我下手啊!”张百仁面色沉吟,心中思虑着,一路径直来到了诏狱。

    “将他给我吊起来!”张百仁面带冷光。

    只听一声惨叫,侍卫毫不在乎仆骨莫何的伤势,已经将其高高吊起来。

    “啪!”

    张百仁拿过侍卫手中皮鞭,抽打在了仆骨莫何的身上,只见仆骨莫何血肉淋漓,却不见丝毫响动。

    抽了十几鞭,张百仁方才停下手中动作:“仆骨莫何,我只问你,到底臣服不臣服?”

    “呸!”

    一口血水犹若利剑般,惊得张百仁一步后退,眼中杀机缭绕,其背后一截钢刀被口水断开。

    “你这厮是在逼我!”张百仁挥挥手,示意手下侍卫退出,一个人站在仆骨莫何身边:“知道李元霸吗?”

    仆骨莫何不语,张百仁面色阴冷:“李元霸就是我下的黑手!”

    “竟然是你!”仆骨莫何骇然失声,至道境界的傻子,李元霸已经沦为整个修炼界的笑柄。

    “呵呵,至道境界的傻子,想想就有趣!”张百仁来到仆骨莫何身前,手中马鞭抬起仆骨莫何下巴:“你不过刚刚踏入至道门槛,如今更被本都督穿了琵琶骨,一身本事发挥不出,气血调动不得,你说我若在制造一个至道境界的白痴,修行界会不会爆出一团惊雷?”

    “你敢!我已经迈入至道,气血混元万法不侵,我就不信你能害我三魂七魄!我的三魂七魄已经散入周身气血、窍穴,你又能奈我何?”仆骨莫何面不改色:“老子又不是被吓大的!”

    “本都督就喜欢听你说这句话!”张百仁手中陷仙剑气凝聚,猛然拍打在仆骨莫何的天灵盖上。

    只见陷仙剑气仿佛是斩开万物的利剑,霎时间刺破仆骨莫何周身气血防御,顺着百会穴向其体内钻去。

    若仆骨莫何不曾受制,张百仁还真奈何不得他。如今仆骨莫何被勾了琵琶骨,调动不得气血、筋骨,周身气血各自为战一盘散沙,如何是诛仙剑气的对手?

    更何况还有别的手段等着他!

    却见张百仁手中端起一碗药水,手中神通运转,药水化作雾气,钻入了仆骨莫何的七窍内。

    “咔嚓!”一道雷电闪烁,打得仆骨莫何青烟直冒,一道紫色光团自张百仁手中飞出,没入仆骨莫何眉心祖窍,向着其体内镇压而去。

    诸般手段不断使出,龙珠过处不计代价的镇压着仆骨莫何体内气血,将其本能防御打散,然后被陷仙剑气吞噬。

    陷仙剑气过处,攻城拔寨势如破竹,不过片刻间便自其百会穴向着周身百窍侵袭而去。

    张百仁手掌伸出,一颗魔种无形无相,缓缓向仆骨莫何侵袭而去。

    虽然看不到魔种,但仆骨莫何还是察觉到了冥冥中一股致命危机:“混账!你这厮什么手段,竟然想要暗害我!”

    张百仁默然不语,魔种缓缓钻入对方千疮百孔的窍**,跟在龙珠、陷仙剑气的后面,不断收割胜利果实,默默侵袭着对方气血,逐渐与对方窍穴融为一体。

    百汇、祖窍,循着大周天,任督二脉尽数为其所容,成为了魔种的一部分。

    张百仁没有花费心思去侵袭对方气血,至道强者易筋换血,自己侵袭气血不过做无用功罢了。至道强者真正的力量源泉是筋骨、窍穴、五脏六腑。

    “我愿降!我愿降!还请大都督开恩!还请大都督开恩啊!”仆骨莫何变了颜色,连连讨饶。

    “知道我这是什么手段吗?”张百仁看向仆骨莫何。

    仆骨莫何连连摇头,眼中满是惊惶。

    “无上神庭造舍大法!”张百仁看着仆骨莫何:“只要你中了我这无上神庭造舍****后我若是意外身亡,便会夺舍你的身躯,你的身躯为我所用,道果为我所夺,你的一切尽数成全我,本都督不费余力,便可获得至道境界修为,何乐而不为啊?”

    “都督饶命!都督饶命啊!”感受着体内节节败退的气血,不断被那股玄妙气机侵占的窍穴,仆骨莫何顿时慌了神,连连开口讨饶。

    “唉,本来我是不想施展这般手段的,毕竟这手段见不得光,太过于恶毒霸道,但你却偏偏逼我施展,为了叫你不小瞧本都督,本都督没得选择,只能叫你尝尝厉害了!免得被你小瞧”张百仁话语轻柔道。

    ps:今天第四更。盟主更已经全部偿还完毕,大家端午快乐哈。出行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