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九十五章 伤心欲绝
    长孙无垢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不信:“大都督道功惊天动地,有望成仙的人物,岂会因为儿女情长而坏了道业。”

    “你不想救李世民?”

    “你不想救李家满门老小?”

    张百仁看着长孙无垢:“若李家父子知道叫你陪我一夜,便可解脱身上负担,你说他们会怎么选择?”

    “你无耻!”长孙无垢顿时面色一变,冷声道:“我陪你一夜,你便肯解了留在李家父子身上的手段?”

    “是极!”张百仁点点头。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以为我会答应?”长孙无垢冷冷的看了张百仁一眼,转身离去。

    对于长孙无垢的离去,张百仁并不阻拦,而是不着痕迹的看了脚下地面一眼,一道阳神悄然远去。

    太原

    涿郡

    这道阳神一路径直来到李家府邸,走入李渊书房内:“老爷,今日大都督请长孙无垢过去了。”

    “嗯?”李渊自文书中抬起头:“可有收获?”

    “大都督识破了二夫人的身份!”道人低声道。

    李渊动作一顿,面色霎时间难看下来。一边道人见此,连忙道:“张百仁开出条件,只要无垢陪他一夜,便可解了李家众人束缚。”

    “什么?”李渊猛然站起身,面色紧张道:“无垢答应了?”

    “没有!”道人摇摇头。

    “砰!”书桌被砸翻,李渊怒气勃发:“这等好机会,怎么不答应?”

    道人闻言一愣,随即无语,心中暗自鄙夷:“胡人血统就是卑劣,对于女儿家的贞洁毫不重视,整日里乱搞。即便穿的衣冠楚楚,也是衣冠禽兽。”

    “不行,这是解救我李家唯一的办法,绝对不能放弃!舍她一人,全了我李家父子性命,也算是其功德!更何况张百仁尚未玉液还丹,岂敢乱来?他是舍不得棘手摧花,想着要无垢知难而退罢了!”李渊面色严肃道:“这件事老夫要亲自赶回太原,好生的与世民说说!”

    李渊脚步匆匆的上了墨家机关,二话不说直接乘着机关兽来到洛阳,回到李家府邸。

    “老二何在,叫他来见我!”李渊面色严肃道。

    侍卫低头吩咐一声,下去传召李世民。

    李世民别苑内,此时李世民周身虹光四射,仿佛一只栩栩如生的火凤凰,脚下砂石化作了琉璃色。

    春归君站在李世民身边,不紧不慢的摸着胡须,打量着李世民的凤凰真身。

    “二公子,老爷回来了,叫你立刻去见他!”门外响起侍卫的声音。

    李世民收功,看了春归君一眼,不动声色的走出大门,向李渊府邸而去。

    来到大堂,李渊正心不在焉的喝着茶水,瞧见李世民走进来,连忙招呼一声:“坐吧,莫要弄那套虚的。”

    李世民坐在李渊对面,不动声色道:“不知父亲这般急匆匆召孩儿来,有何要事?”

    “我李家有救了!”李渊放下茶盏,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李世民。

    “什么?”李世民一愣,脸上满是狂喜:“爹不是开玩笑,当真能摆脱大都督控制?不知爹请的是哪路大能出手,居然有如此本事。”

    听了李世民的话,李渊面色略带尴尬,但却不得硬着头皮道:“细作传来消息,张百仁开出了条件,只要我等能应许,便可解了我等体内的剑气、控制。”

    “什么条件?就算再苛刻的条件,也必须要答应,性命掌握在别人手中,我李家兴衰只在张百仁一念之间,未免太悬!这种感觉如头悬宝剑,寝食难安。元霸便是我等前车之鉴啊!”李世民满面唏嘘。

    “你能有此心思最好,张百仁那厮提出的条件倒不苛刻,只是叫人有些为难,但于你来说却轻而易举”李渊看着李世民。

    “什么条件?”李世民满不在乎道。

    “张百仁居然在打无垢的主意,要无垢陪他一次!”李渊看向李世民。

    “什么?”李世民一愣,随即火冒三丈:“混账!竖子尓敢!此事绝对不行!”

    “舍一个无垢,换取我李家安康,这买卖大大划算。而且张百仁修为不至阳神,无法破身,你怕什么?难道张百仁还真的敢不顾道功,染指无垢不成?”李渊慢条斯理道,如今事情既然说开,也就没有那份羞耻,反而振振有词。

    这话说起来不假,张百仁道功未成,确实奈何不得长孙无垢。只是听在李世民耳中,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别扭!确实是别扭!不是一般的别扭!

    “张百仁道功未成,岂敢破身?依为父看来,不过是张百仁想叫无垢知难而退罢了!”李渊露出阵阵冷笑:“咱们反而应了他的条件,看他如何应付。”

    “可是,爹……这……”李世民嘡目结舌,唧唧艾艾满脸不乐意。

    “你被张百仁控制,化作了傀儡,难道你就不想摆脱张百仁的控制?你叔叔?你弟弟?我、你祖父都中了张百仁手段,难道我等加起来还比不过一个无垢?”李渊质问着李世民。

    “爹,这根本就不能比……”李世民连忙摆手。

    “你看,你也说了,无垢毕竟是外姓人,和咱们无法比!牺牲也就牺牲了,更何况那张百仁还做不来什么”不等李世民说完,李渊已经强国话。

    “爹,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不能比,而是……”

    苹果和梨那个好吃?没法比嘛。李渊故意歪解了李世民的意思。

    瞧着李世民还要辩解,李渊语重心长的对李世民道:“爹知道你心中憋屈,但又能有什么办法?若有别的办法,爹能这般做?爹也是堂堂国公,爹也要脸面啊!我李家性命掌控于张百仁手中,就算日后得了这诺大江山又能如何?头上还不是压了一位太上皇?你若肯说服无垢,解了我李家隐患,日后我李家若得正统,爹就立你为太子!”

    李渊看着李世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眼中满是深沉、无奈、绝望,甚至于为李世民画了一张大饼。天下形势变幻莫测,未来如何谁都无法预测。

    太子?李渊都不相信自家能得天下,暂且先将李世民迷惑住,解了心头的那把利剑,日后的事情日后再说也不迟。

    “爹说得是真的?”沉默了一会,李世民抬起头看向李渊。

    李世民不愧是李世民,知道事情的利益最大化。李家舍出长孙无垢,成全整个李家,乃是大势。更何况确实如李渊所说,张百仁道功未成,不能破身,虽然心里有些恶心,但还在忍受的范围内。

    想要过得去,谁的头上还没有点绿?

    “自然当真,若能解了李家禁制,你便是我李氏家族的大功臣,日后若真的定鼎天下,爹一定赦封你为太子,如此不世大功若不能立为太子,爹定然是老糊涂了!”李渊拍着胸脯保证。

    听了李渊的话,李世民站起身,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出大堂。

    看着李世民远去的背影,李渊长出一口气,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哼哼着小调:“此事成了!”

    至于说将李世民赦封为太子?等李家得了天下再说吧。

    李世民回到自家院子,端坐在凉亭中不语。

    过了半日,才见长孙无垢情绪低落的走进来,李世民强自挤出一个笑容:“无垢!”

    “二哥!”长孙无垢精神恍惚的抬起头,看着坐在凉亭中的李世民,呆呆木木的走了进去。

    “张百仁开出的条件,我已经知道了!”

    瞧着沉默不语的长孙无垢,李世民主动开口。

    “你监视我?”长孙无垢顿时面色一变。

    “没有,你孤身进入张府,我怎么会放心你的安全!”李世民连忙解释。

    听了这话,长孙无垢面色稍缓,一双眼睛看向李世民,满是柔情道:“二哥还是疼我的,舍不得我一个人进入张府。”

    瞧着温情的长孙无垢,李世民心里发虚,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其实……我倒觉得张百仁开出的条件不错。”

    空气在刹那间凝固,长孙无垢的柔情僵硬在脸上,一张小脸血色尽数退去,霎时间变得惨白。

    “你居然……”长孙无垢指着李世民,身子不断哆嗦,一口逆血忍不住喷出,惊得李世民连忙扶住长孙无垢,擦拭着嘴角血液。

    “我是你妻子,正妻!你居然叫我去陪别的男人!”长孙无垢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狠狠的推开了李世民双手。

    “无垢,你别这样!”李世民无奈道:“张百仁道功未成,不能人道,你又不会吃什么大亏,这种条件不过是张百仁想着叫你知难而退罢了,我们若真的退却,反而叫那厮得计。”

    不知何时,李世民自己都信了这套说词。

    “啪!”

    长孙无垢甩了李世民一个耳光:“这件事若传出去,我日后如何做人?还有何脸活下去?”

    “天知、地知,爹知,你知、我知!这件事谁都不会传出去!”李世民连连打包票。

    “你混账!你无耻啊你!”长孙无垢泪如雨下,身子不断哆嗦的喝骂着李世民。

    “唉!”李世民无奈一叹,在那一刻似乎苍老了许多:“我又能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