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五章 时空干涉
    “哦!”看着虬髯客,张百仁轻轻哦了一声,手指抚摸着手中的十日炼天图:“二位来我府中,若不给我一个说法,恐怕说不过去!

    “红拂!”李靖一双眼睛死死盯在了红拂身上,焦急的呼喝一声,声音里满是焦躁。

    这世间一物降一物,英雄难过美人关,莫过于此。

    “我兄弟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都督交还我家三妹!”虬髯客面色郑重道:“都督素来都是一言九鼎,敞亮的人物,咱们也没必要说废话,只要都督肯交还红拂,不管什么条件,我兄弟必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哦?”张百仁自十日炼天图中抬起头来,上下打量一遍虬髯客与李靖:“我若叫你兄弟替我灭了太原李家满门,不知你兄弟肯还是不肯?”

    “不行!”不待虬髯客开口,李靖便斩钉截铁的回拒了张百仁的话。

    “滥杀无辜,我兄弟下不去手,都督倒不如一剑斩了我兄弟来得干脆”虬髯客连忙开口,补了李靖的话。

    瞧着下方二人,张百仁手指划过十日炼天图,转身看向红拂:“我倒是觉得,虬髯客比李靖那小白脸爱你更甚,姑娘莫非也是以貌取人之辈?”

    红拂闻言恭敬的道:“都督说笑了,红拂若那般势力眼,也不会与李郎私奔。我与李靖相识在前,与大哥相识在后,世事造化弄人,莫过如此。”

    “若我将李靖杀了呢?”张百仁此言诛心,这是在挑拨虬髯客与李靖的关系。

    “纵使都督将李靖杀了,我张仲坚也绝不会打弟妹的主意,都督莫要挑拨离间!”张仲坚连忙道。

    一边李靖道:“都督行事虽然不择手段,但却也深知大义,一心为大隋忠心耿耿,李靖佩服之至。红拂不过一小女子,都督何必为难她?都督不如放过红拂,有什么事我李靖担着。”

    “怕你担负不起!”张百仁轻轻一叹,低头看向十日炼天图:“本都督最讨厌李家之人,虬髯客留下,红拂送客吧!”

    红拂女低头来到李靖身前,压低嗓子道:“你快走吧,你根本就不知道大都督究竟有多麽厉害,道功修炼到了何等惊人的地步!”

    李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红拂,瞧着那张倔强的眼神,话语坚定道:“我去求唐国公,国公一定有办法。”

    说完话李靖转身离去,留下张仲坚站在院子中。

    对于李靖,张百仁心中倒是蛮欣赏的,日后若叫其为大隋开疆扩土,而不是将才华浪费到这种内斗上,效果会更好。

    李靖也好,虬髯客也罢,都是忠义之士,想要其投靠、背叛李渊,不是一般的难。好在张百仁手中有一个筹码,一个足以克制李靖的筹码。

    “都督留下在下,不知有何事?”张仲坚苦笑看向张百仁。

    “请你看一场好戏!”张百仁慢慢闭上眼睛,开始吞吐着天地间的诸般太阳之力,赤红色的太阳之力仿佛一条条绸缎,被其不断吞入体内。

    “吞吐日月精华,大都督果非常人!”虬髯客见此一幕叹为观止。

    张百仁指尖一缕太阳之力灌注于时日炼天图中,只见时光扭曲飞跃,张百仁似乎在这一刻在次来到了莽荒时代。

    此时天帝背负双手站在云霄之巅,俯视着下方芸芸众生,过了一会将目光看向了太阳,凝视着太阳不语。

    “太阳是时间的齿轮,只要能掌控太阳之力,我便可以触及时间的踪迹,逆转时光回归上古,绝非是玩笑!更不是异想天开!”天帝一步迈出,居然跨越了无尽虚空,降临于太阳星中,周边涛涛太阳真火卷起,却见天帝周身紫色天子龙气流转,居然硬生生的压制了爆发的火焰。

    “世间万物皆有魂魄,十只金乌便是太阳的魂魄!只要我能炼化太阳的魂魄,我便可以触及时间的力量!”天帝虽然强大,但面对着浩瀚无穷的太阳星来说,依旧渺小无比。

    想要自无尽火焰中找到太阳孕育而出的十只金乌,更是异想天开,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砰”只见天帝周身扭曲,居然化作了一团怪异的火焰,在虚空中漫无目的的飘荡。

    一年

    十年

    百年

    张百仁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听到一阵啼鸣声响起,似乎要将自家身躯震散。

    十道灼灼的小太阳猛然自太阳星中冲出来,向着心中那飘荡的火焰而去,似乎这火焰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般,欲要将这火焰吞噬掉。

    天帝毫无反抗,反而主动迎合着十只金乌的拉扯,居然刹那间四分五裂,被十只金乌瓜分掉。

    “孽畜,还不速速归降!”眼见着十只金乌即将返回太阳星,忽然就见十道人影跌坐在金乌的背上,手中掐着法诀声音煌煌,欲要将金乌降服镇压。

    金乌是何等存在,每一位都不弱于阳神真人,几近乎仙,便是天帝也奈何不得十只金乌。

    一阵啼叫,只见十只金乌纵身便要回转太阳星,天帝当然不敢叫十只金乌回转太阳星,一旦回转太阳星,只怕自己此行必然功亏一篑。

    而且打草惊蛇,再想将十只金乌骗出来,怕是难如登天。

    庭院内

    关键时刻,张百仁忽然不知为何,激灵一动手中出现了一朵花朵。

    那是一朵什么颜色的花朵?

    虬髯客、荆无命、红拂俱都为那花朵的颜色迷醉,只见张百仁本来打坐修行,忽然拿出了一种无法描述颜色的花朵,这花朵仿佛蕴含无穷奥义,自己修行之道尽数包含此中。

    “因果!”张百仁轻轻伸出手,只见一片洁白色的花瓣被张百仁轻轻的摘了下去。

    不知为何,众人忽然心中莫名的浮现出一抹暴躁,似乎这完美的造化品被人打破了一般,恨不能上前揪住张百仁一阵暴揍。

    屈指一弹,这一片花瓣凭空消失,那完美无瑕的花朵也悄然不见了踪迹。

    无尽时空,天帝面色狂变,声音骇然,充斥着无尽悔意:“糟了!这十只金乌法力无边,神通广大,乃是天生神灵,有太阳星的意志加持,根本就不是我能降服的。”

    说着话,眼见天帝即将放弃十只金乌的收服,忽然天地间一阵阵异香传来。

    羲和可以肯定,自己从未闻过这等异香。

    接着就见铺天盖地的花瓣自空而降,霎时天地间俱都是无穷无尽的花瓣,一时间星空成为了花瓣的海洋。

    花瓣缠住了十只金乌,根本就不容十只金乌反抗,已经融入其体内,结下了无尽的因果。

    星空在一刹那安静了下来,十只金乌折腾挣扎停止,仿佛认命了般,散去身上的太阳神火,化作了一只只脚下三足,金光闪烁威风凛凛的鸟儿。

    “这是?”羲和十道阳神瞬间汇聚,站在星空中扫视四面八方,恭敬的抱拳一礼:“不只是哪路大神相助,羲和稽首谢过。”

    张百仁看到这一幕愣住了,呆呆的站在星空中看着稽首的羲和,心中刹那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这花瓣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张百仁暗自问自己。

    天帝见到无人应答,再拜三拜,只见其大袖一挥,十只金乌被其收入袖子里,然后返回了凌霄宝殿。

    回到凌霄宝殿,就见天帝不断观测金乌窍穴,那十只金乌在凌霄宝殿翩翩起舞,倒是热闹。

    随着时间推移,天帝手中勾勾画画,最终一道道法诀出现在张百仁眼帘。

    这法诀看起来熟悉无比:从洗毛伐髓乃至于通过十只金乌抽取太阳的本源,以太阳的本源塑造自己的骨髓,然后借助脊髓之力,骨骼蜕变。

    想到了窑土烧成青花瓷吗?

    不错,太阳本源替换骨髓,化作了那烧烤窑土的火焰,而自己的骨头就是窑土。

    用太阳之力烧烤而出的青花瓷,必然是这世间最为精纯、纯粹、坚固之物。

    然后天帝收了法诀,开始吞吐太阳之力洗毛伐髓。

    “嗡!”时空扭曲,张百仁意识刹那间回归,这十日炼天图中蕴含着惊天动地的大秘密,其影像内蕴含的烙印,绝对是无价之宝。

    “这等宝物,貌似我还亏欠纯阳道观不少,修行缘法不是大白菜买卖,价钱也由不得自己做主,亏欠就是亏欠,没有那么多门门道道,这就是因果”张百仁慢慢睁开眼睛,却察觉到院子中的气氛有些不对劲,虬髯客三人俱都是死死的盯着自己。

    “怎么了?”张百仁不紧不慢的卷起十日炼天图,眼中满是诧异。

    “都督,之前你手中的那朵花真好看!”红拂忍不住开口,眼睛里满是小星星。

    “都督若是不棘手摧花,摘掉一瓣花朵,应当更好看!都督棘手摧花,老夫都忍不住要将都督给揍死了!”荆无命嘿嘿一笑。

    “什么花朵?什么棘手摧花?”张百仁愣了愣,一时摸不着头脑。

    虬髯客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就见红拂噼里啪啦的将之前经过说了一遍:“我等三人见到都督打坐,不过半柱香的时间,都督手中出现一朵美艳至极的花朵,令人忍不住为之沉醉,然后都督便伸手摘下了一瓣花朵,然后那花瓣就不见了。”

    ps:昨晚看《申公豹传承》,作者太牛了,借鉴了一下,凌晨才睡,这几天不加更了……好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