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八章 袁守城
    道功?

    利用金乌修炼道功,确实是够吓人的了,说出去会吓死不知多少人。

    虬髯客与红拂暗自咋舌,骇然的看着张百仁,却不敢多语。

    “这算什么,正要请二位看一场好戏,叫天下群雄知道本都督的威严!”张百仁手掌一伸,夹住了一片如梦似幻的花瓣,正要动手之时,忽然只听门外侍卫道:“大都督,袁天罡到了。”

    “哦?请他进来!”张百仁本来正要召唤金乌惩戒山东地界的盗匪,却不曾想居然被袁天罡打断。

    花瓣崩溃消散,袁天罡慢慢走入后院,瞧着眼前琉璃世界,顿时惊呆了:“都督玩的是哪一出?”

    然后看了看立于场中的三人,看着身披黑色袍子的张百仁,再看看虬髯客与红拂,略作试探道:“大都督?”

    “你不去参悟至道,你怎么来了?”张百仁开口。

    “都督,你怎么这般造型?”袁天罡不解。

    张百仁无奈道:“本都督修炼了一门道功,威能太大,若宣泄出去便是一场灾祸,是以不得已用宝物遮盖身躯。”

    “原来如此!”袁天罡来到张百仁身前,一声尖叫迅速后退,瞧着冒烟的鞋子,愣了愣神,算是明白了张百仁之前那句话的意思。

    “都督,有件事不知当不当的说!”袁天罡略作犹豫道。

    “但说无妨,你我之间何必客套”张百仁背负双手,袖子里的蝎子精不安的来回躁动,爬到了张百仁的玉冠上,吊在发簪之上。

    玉簪不断接引天地间的某种力量,压制着张百仁体内的火气,叫张百仁好受了不少。

    略微调动那力量,包裹着体内被炼出的杂质没入大地,却不见有丝毫异象出现,已经恢复了平常,只是张百仁的脚掌温度比常人略高罢了。

    “老道发现,徐福厮似乎在图谋不轨,居然在大隋宗庙动工,似乎要盗取大隋的龙气,都督可以前去查看一番”袁天罡挠了挠脑袋:“老道也不确定这件事是不是真的,老道眼拙,或许瞧错了也说不定。”

    张百仁扭头看向袁天罡,看了一会方才看向波澜不惊的湖水:“你怎么发现的?”

    “我叔叔袁守城,测算天机,发现洛阳城的龙脉有些不对劲!”袁天罡道。

    “袁守城?”张百仁一愣:“你叔叔何在?”

    “就在城外结庐潜修”袁天罡道。

    袁天罡一身道法,皆出自于袁守城。

    大隋将乱,袁守城也弃了官职,跑到山中潜修去了。

    “那座山?”张百仁道。

    “翠屏山!”

    “翠屏山?”

    张百仁嘀咕一声,想起了某些往日的事情,当年自己遭遇翠屏山山神追杀,犹自尚在眼前。

    若非杨广出手,只怕自己已经凶多吉少。

    “走,去拜见你叔叔,能教出你这么杰出的后辈,本都督好奇的很”张百仁看向袁天罡。

    “哦?使不得!使不得!当不得都督屈尊降贵,还是叫我叔叔改日登门拜访的好!”袁天罡连忙摆手。

    “走吧!”张百仁赤着脚向门外走去,到也不怕地上污秽、尖刺,所有污秽瞬间被热量融化,尖刺化作了灰烬。

    袁守城如此奇人,若是不拜访一番,确实是遗憾。

    虬髯客与红拂静静的跟在后面,一行人出了洛阳城,径直向翠屏山而去。

    翠屏山离洛阳不远不近,望山跑死马,走了足足半日,方才来到翠屏山脚下。

    主要是照顾到袁天罡的速度太慢!

    “走吧,上山!”张百仁登临台阶,袁天罡连忙在前面领路。

    一行人在山林间穿梭,走了小半日,日头偏西才来到一处茅屋前。

    小溪潺潺,一位中年男子正站在小溪前恭敬的跪倒在地,额头触地不语。

    “叔叔,都督来了,您这是做什么?”袁天罡来到中年男子身边,焦急的道了一声。

    张百仁缓缓赤着脚来到袁守城身前,不解的道:“先生为何跪伏此地!”

    “老道为山东百姓求情,望都督饶恕山东百姓罪过!”老道话语深沉道:“反贼虽然有罪,但百姓何辜?还请都督高抬贵手!”

    张百仁看着跪倒在地的袁守城,瞧不见对方面孔,只能看到那乌黑的长发被束缚起来,身上穿着破旧麻衣,相当朴素。

    “你身上功德不少,倒是个善人!”张百仁背负双手,叹了一口气。

    “叔叔,你这是做什么?”袁天罡懵了。

    “你叫袁天罡故意以宗庙社稷之事引我来此,就为了这件事?你如何知道本都督欲要惩戒山东齐鲁之地?”张百仁俯视着袁守城。

    “人未动,天机先感应。都督虽然未有动作,但齐鲁之气却红光冲天,无数流民、盗匪额头上映死气,萤火星光映照齐鲁,这场劫难是逃不过了”袁守城跪倒在地。

    “齐鲁之势已经糜烂,百姓尽数为门阀世家蛊惑,如今二征在即,先生何以教我?”张百仁俯视着袁守城。

    “前日老道夜观天象,有潜龙至洛阳,这是老道一点推算,愿为大都督奉献一副力量!”袁守城恭敬的自袖子里掏出一份木简。

    影子扭曲,荆无命拿住木简,缓缓打开呈现于张百仁眼前。

    张百仁扫过木简,手指自袍子里伸出轻轻一点,整个木简怦然炸裂,化作灰烬。

    “李密居然来了洛阳!”张百仁皱眉思索。

    李密是谁?

    有人说是瓦岗寨领袖,但李密身份并不简单。首先李密是四世三公家族中人,其次杨玄感造反全靠李密支持。

    “不够!”张百仁摇摇头:“杨素哪里我已经去过了!”

    袁守城闻言一惊,随即身子瘫倒在地:“都督开恩!还请都督开恩啊!”

    “都督!”一边的袁天罡忍不住道。

    “这样吧,你与本都督赌一局,就赌山东齐鲁之地百姓的命数,你看如何?”张百仁低头俯视着袁守城。

    “都督这般人物,必然是百战百胜,老道不敢献丑!”袁守城苦笑道。

    “你没的选择!我若赢了,你日后替我做一件事。我若输了,齐鲁劫难自然化解!”张百仁话语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