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金乌南行,摧枯拉朽
    “都督,你这般做,无分好坏,不辨老幼,简直是左道极致,日后必然扭曲心性,无望仙道!”袁天罡看着天空中的大日金乌,擦了擦鬓角流下来的汗水。

    没有回答袁天罡的话,此时张百仁心神与金乌合二为一,操控了金乌的肉身。

    下一刻金乌振翅而起,居然收敛了周身大半威能,径直向着清河而来。

    清河,是张金称的地盘!

    张金称正站在高台上蛊惑人心,下一刻却听身边侍卫惊呼:“大王小心!”

    金乌绽放无尽神光,清河的温度霎时间升高了几倍,惹得人头晕眼花不辨东南西北。

    “砰!”

    金乌叱咤纵横,遍地起火,张金称的大本营一个照面化作灰烬,无数盗匪哭爹喊娘向四面八方逃去。

    “孽畜!”张金称吼了一声,突破音爆居然钻入泥土里,此时张百仁身化金乌,面对着钻入泥土种的张金称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不过张金称的营地可是遭了秧,整个营地化作了火海,无数盗匪哭爹喊娘的扔下武器,管你什么上峰命令,如今大家自顾不暇,那个顾得上你?

    不过须臾间张金称几万大军面对着煌煌犹若天威般的金乌,逃得一干二净,只见金乌过处山河蒸发,化作了滚滚雾气,草木皆尽化作灰烬,大地在不断干裂。

    盗匪确实是死了,不过死的都是气血充盈的头领,普通流民组成的杂牌军,除了受到惊吓外,到没有什么损失。

    金乌肆虐一番,清河郡乱七八糟,短时间内休想恢复。逃跑出去的盗匪各自谋生,亦或者是各自称王,张金称想要在恢复之前威势,怕是不知要付出多大代价。

    这边刚刚祸害完张金称,那边天空中一道道神光流转,众位神祗转身向张百仁扑杀而来。

    张百仁面带冷光,操控着金乌周身的太阳神火,下一刻却见铺天盖地的太阳神火卷起。

    这是真的太阳神火,做不得任何虚假。

    张百仁能感觉到,金乌血脉内似乎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居然无视时空、距离,太阳的力量直接自金乌血脉中传递出来,向四面八方滚滚扩散而去。

    谈笑间无数神祗灰飞烟灭,本来送死的炮灰神祗地位就不高,根本就不用乱折腾。

    张百仁一指点出,口中喷洒出无尽太阳神火,无穷无尽的太阳神火仿佛岩浆般,脚下大山竟然开始融化。

    “这孽畜好凶的威势!”李昞站在远方,看着凶威无敌的金乌,露出心有余悸之色。这般威势的金乌,自己上去和送菜没啥区别,也就比这金乌好一点,仅仅好一点而已。

    金乌杀退了各路神祗,略作辨认方向,径直向山东齐郡地界而来。

    泰山

    神祗空间

    一位尊神瞧着上方人影面色恭敬道:“大人,金乌东来,欲要肆虐我泰山地界,不知是否出手?”

    瞧着那神威无穷的金乌,上方人影略作沉吟,过了一会才道:“自上古大战后,金乌已成绝响。本尊从未听闻金乌独自出行,素来都是成群结队。如今已经不是我们的时代,当代自有门阀世家做主,咱们静观其变便好。”

    “可是金乌凶威太盛,若坏了我泰山灵脉,灭了我泰山香火,该如何是好?”那神祗又问。

    “得寸进尺,别以为本神不知你暗中勾结了门阀世家,那王薄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这般帮他说话?”上方光影内神光摇动。

    “帝君饶命!帝君饶命!”那神祗闻言一愣,却是不敢狡辩,直接跪地求饶。

    “当初本王说过,大势不至,任何人不得勾连人间界,你违背本王法旨,留你不得!你且为我泰山子民贡献一份力量,守护人间界,也算是死得其所!”

    “大王饶命!大王……”那神祗磕头如捣蒜。

    “嗯?”上方光团冷冷一哼,拉长音道了一声。

    “是!小人遵旨!”那神祗一个哆嗦,深深的将脑袋埋在双腿间。

    法旨一下,无可更改。若敢违逆亦或者不遵,死的便不单单是自己,而是自己这一系所有血脉。

    “大王,金乌向咱们山东地界飞来了!”王薄正在吃着冰块,喝着酸梅汤,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当真?”王薄一愣,猛然坐直了身子。

    “大王,张金称的部下已经彻底被打散,老巢化作灰灰,十几年努力尽数化作流水”侍卫无奈道。

    听了那侍卫的话,王薄猛然站起身,来回在大殿走了一圈之后,出了大殿看着天空中直直而来的金乌,立即道:“立即传下命令,各位兄弟做好避暑准备,我去泰山走一遭。”

    王薄不带侍卫,低调出城,一路突破音爆,径直来到泰山脚下,跪倒在一座庙宇前,焚烧了不知多少金纸,却见那金纸上道道符文缭绕,不多时就见一位尊神自庙宇中走出。

    “上神,如今金乌东来,该如何是好?”王薄连忙上前一礼。

    那神祗默然无言,过了一会才道:“王薄!”

    “小人在”王薄应了一声。

    “这些年来,本神待你不薄,只希望本神陨落后,你能照看本神的后代”那神祗轻轻一叹。

    “大神寿命无穷,得享万年,如今正值青春年壮,何出此言?”王薄愣了愣神。

    听了王博的话,神祗仰天一叹:“我违背了东岳大帝的圣旨,擅自与人间勾连,沾染了因果业力。东岳大帝命我转世投胎,以赎罪过。”

    “啊?”王薄骇然失色。

    “我等正神插手人间乃是大忌,我见你有潜龙之资,忍不住结下善缘,却不曾想难逃大帝法眼”那神祗看着东海的金乌,瞬间纵身而起,向金乌搏杀而去:“孽畜,还不滚回太阳星!”

    双方厮杀一处,只见金乌三足似乎贯穿了时空,一抓便撕裂神祗的身体,无穷生机的神血洒落凡间,不知多少人得了造化,踏上了修行之路。

    “戾”金乌一阵啼叫,整个泰山地界的修士、凡俗之人俱都生出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下一刻火焰自燃,大地干涸,数不清的火焰将王薄大营化作齑粉,万物焦灼,就算是石头都风化化作了齑粉。

    张百仁面色冰冷,对于这些盗匪毫不留情,盗匪虽然是活不下去的流民,但却也助纣为虐,开始欺压善良的百姓,张百仁岂能轻饶?

    有倒霉之人直接融化,化作一团火油,成为了助燃剂,在煎熬中死去。还有人直接被太阳真火碰到,瞬间灰飞烟灭魂飞魄散。

    “诸位可曾看出什么?”泰山之巅,神界之内,东岳大帝扫视着肆虐境内的金乌,开口询问群神。

    “怕是朝廷出手,这遭水太浑,门阀世家与大隋胜负难料!”丞相面色凝重道。

    金乌不染指凡尘百姓,只出手扑杀乱党,只要不是傻子,必然会明白此事与大隋有关。

    “大隋底蕴深厚,三足金乌都有留作后手,不知大隋有几只金乌!”东岳大帝话语凝重。

    “陛下,隋天子莫非疯了不成,怎么将百万将士都折在高丽才肯死心?”丞相不解。

    “大隋气数已尽,乃是天数如此。隋天子欲要做最后一搏,验证一个传说!”东岳大帝轻轻一叹:“门阀世家那些老家伙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十几年布局一朝丧尽,稍后必然有后手。我等静观其变就是了!”

    金顶观

    正阳三老汇聚一处,瞧着天空中纵横的金乌,朝阳老祖道:“是大都督出手了!”

    “你是说张百仁那白眼狼?”正阳老祖面色不好看。

    “什么白眼狼,这话忒难听!”朝阳老祖训斥一声,过了许久方才道:“老夫查遍张家族谱,若说证就阳神之人,唯有洛阳哪位!”

    “大哥是说,张百仁证就了阳神?”夕阳老祖一惊,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他何德何能,才修持多少年?不曾见其证道,如何化作阳神不死?”

    朝阳老祖拿着玉牌,看向了其余二人:“你们随我一道前往洛阳验证一番便知真伪。”

    其余二人闻言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朝阳老祖的话,以众人修为此去洛阳浪费不了多长时间。

    三人一路疾驰,瞧着天空中纵横无敌的金乌,俱都面露火热之色。

    上古

    金乌只是张家先祖的护法而已。

    一路三人向洛阳而去,越靠近洛阳城,朝阳老祖怀中玉牌便越亮,甚至于最后刺目无比,难以查看。

    站在张府外,看着手中仿佛小太阳一般的玉牌,朝阳老祖面色感慨:“二位贤弟,事实已经证明!”

    “没想到真的是他”正阳老祖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老天无眼,居然叫这逆子成道,我张家列祖列宗无眼啊!”夕阳老祖心中难受。

    居然叫一个张家叛徒成道,这比杀了他还要叫人难受。

    “嘘!噤声!阳神真人道行无边,若真的被人家听去,你我还有何面目登门”朝阳老祖训斥了夕阳老祖一声。

    听了这话,夕阳老祖无奈一叹,讪讪的闭上嘴巴。

    ps:昨晚看申公豹传承看到凌晨,困死了,眼睛过敏又严重了,最近不加更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