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扫地出门
    瞧着高门大院,威武不凡的石狮子,三位老祖略一合计,为了金顶观、张家的未来,还是要来登门拜访一番。

    院子内

    张百仁站在湖水边,一双眼睛看着空中的金乌不语。

    金乌南飞,所过之处各地反贼灰飞烟灭,无一合之敌。

    就算见神强者,也没有任何办法!

    见神强者不能踏空而行,金乌高悬九天,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张百仁操控着金乌肆虐齐鲁地界,无数反贼要么化作齑粉,要么灰飞烟灭,亦或者狼狈而逃作鸟兽散。

    虽有无辜百姓被波及,但却也利大于弊。

    正要继续操控金乌去征剿各地反贼,忽听侍卫开口道:“都督,门外朝阳三老递上拜帖。”

    张百仁动作一顿,放弃了操控金乌,任凭金乌自己发挥,意识回归体内后,背负双手站在湖边:“纯阳三老,叫他们进来吧。”

    虬髯客三人静静站立,此时瞧见张百仁利用金乌扫平叛党,俱都是心惊胆颤。

    脚步声响起,朝阳三老走入场中,瞧着背对众人,身形隐匿于黑袍中的张百仁,三人齐齐一礼:“拜见都督,恭贺都督成就阳神。”

    张百仁闻言沉默,过了片刻道:“三位登门本都督府中,有何见教?”

    朝阳老祖略作沉吟,方才开口:“百仁,不管你承不承认,你体内流淌的都是张家血脉。我等虽然多有对不起你之事,但不管怎么说光宗耀祖,壮大我张家门楣,是每个张家子弟应尽的义务。”

    张百仁眉头一皱,不动声色的听着朝阳老祖的话:“你若肯回纯阳道观,我纯阳道观尽数归你执掌,你日后便是我纯阳道观的底蕴,我纯阳道观所有积累,尽数都成全于你,凭你调动。”

    “是吗?”张百仁轻轻一叹。

    “绝无虚假”朝阳老祖道。

    张百仁摇摇头:“你这话要是说在二十五年前,本都督必然会心动万分,加入纯阳道观。如今说一句不客气的,想要我加入纯阳道观,你们能给我什么?”

    “功名?利禄?地位?财富?道法?”张百仁声音虽低,但每个人都清晰可闻:“你们一样都给不了我,于我来说纯阳道观就是累赘,你纯阳道观因果业力无穷,想要我替尔等背黑锅,却是休想。”

    “当年本都督两次出手相助张百义洗毛伐髓,化去功力,所有因果都已经一清二楚,再无瓜葛,几位莫要异想天开了”张百仁话语里满是嘲弄。

    “张百仁,你是阳神真人,是朝廷位高权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都督,但那又如何?有了血脉才有根基,你难道就这般绝情绝性,斩断血缘亲情!”正阳老祖怒斥。

    一个黑脸,一个白脸,乃是惯用的伎俩。

    张百仁嗤笑:“亏你还修道,我已经真正修成阳神,血脉、父母于我来说由我不由天,生来父母由得我,不问轮回与因缘。”

    不给三人继续开口的机会,张百仁径直道:“送客吧!”

    “且慢!”夕阳老祖赶忙道:“那咱们不谈血脉因缘,你利用金乌为祸众生,这金乌正法乃我金顶观根本法门,你以此作恶却是坏了我金顶观门风、招牌,你还需给我等一个交代才是。”

    朝阳老祖面色一变,扯了扯夕阳老祖的袖子,夕阳老祖不予理会,只是静静的盯着张百仁,等候张百仁答复。

    “真是啰嗦,当初不是已经说好,十日炼天图归我,我替张百义洗毛伐髓,尔等难道还要反悔不成?”张百仁冷然道:“莫非真当我好欺负?”

    “只传授你法诀,却不是叫你为非作歹的!”正阳老祖硬邦邦道。

    “法诀在我手中,如何抉择干卿何事!吃饱了撑的,我看你二人是活腻味了!”张百仁身上杀机开始酝酿。

    “你敢欺师灭祖?”夕阳老祖怒斥。

    “你很快就知道我敢不敢了!”张百仁手掌中五颜六色的花瓣开始飘忽旋转。

    一边朝阳老祖道:“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大哥!”

    二人不满的道,却是不相信张百仁真的敢欺师灭祖。

    “百仁,你已经成就阳神,超脱血脉伦理,当年亦是我金顶观欺负你,事已至此算我们兄弟冒失了,咱们就此别过!”朝阳老祖抱拳恭敬一礼,方才拽着正阳老祖与夕阳老祖转身离去。

    “都督,你当真断绝血缘关系啊?”张初尘呆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睛骇然的看着张百仁。

    “血缘关系早就断了!当年我一人独战四海龙王、我拿了十日炼天图为张百义洗毛伐髓的那一刻,就已经断了!只不过表面上还维持着一点面皮罢了!”张百仁轻轻一叹。

    “都督此言差矣”虬髯客反驳:“以前都督弱小,纯阳道观自然不会将你放在眼中。如今都督顶天立地,位列绝顶高手之巅,只要都督加入张家,地位自然不同往日,整个张家将会以你为中心,一以你的意志为转移。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手下高手再多,再厉害,也及不上亲族用着放心。”

    “势力?何须势力?我自己便是势力,我自己便是家族!母亲如今下落生死不知,要我原谅金顶观,那是休想!”张百仁慢慢闭上眼睛,感应着虚空中的金乌:“本都督如今世间宝贵得很,哪里有时间管张家那些不成气候的东西。”

    一边说着,张百仁操控金乌,向渤海飞了过去。

    渤海,是孙雅轩的地盘。

    二征之前,大隋以齐郡王薄、孟让、北海郭方预、清河张金称、平原郝孝德、河间格谦、勃海孙宣雅最为出名,乃是各大门阀世家有心无心暗自里推出来的炮灰,用来消耗大隋有生力量,使得大隋化作疲惫之师。

    金乌振翅,所过之处焚山煮海,鸟兽惊飞,山中妖兽不断雌伏稽首。

    “大王!大王!不好了!不好了!那金乌向着咱们渤海飞来了,怕是冲着咱们来的,大王还需避避风头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