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十三章 远古一剑,王羲之的期待
    金乌神威无边,所过之处各大反贼皆尽化作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只见金乌啼鸣,太阳神火洒落,一处叛党的营地霎时间化作火海,不知多少叛贼在火海中尚未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气化成了燃料。

    金乌过处,千山俱静,鸟兽雌伏。

    琅琊

    王家

    王家一众老祖看着天空中神威赫赫,纵横无敌的金乌,俱都是面色阴沉下来。此时只要不是傻子,就都知道那金乌是朝廷培养出来的,君不见金乌摧毁的都是叛党?

    流民虽有波及,但却远远谈不上天灾人祸。

    “我去请老祖出手!顺便夺回三宝拂尘!”王家的一位老祖猛然站起身,向着王家祖祠走去。

    “合该请先祖出手,三宝拂尘干系甚大,这金乌更是坏了我等十几年谋划,若不趁着这孽畜尚未长成将其除掉,日后谁能奈何得了这畜生?谁又是这孽畜的对手?”又有一位老祖站起身,随着先前的老者向祖祠走去。

    “唉,我等门阀世家把持天下,若不出手还真当我等是透明的!在不施展雷霆手段,只怕各路盗匪还以为我门阀世家千年底蕴空有虚名”又是一位王家老祖站起身。

    “请先祖出手,趁机向北天师道施压,暗中算计金顶观与北天师道反目成仇,然后想办法将火烧到张百仁身上!”王家各位老祖俱都是眼中杀机流转,看着肆虐的金乌,露出一抹恨意。

    “都督,宫中传来消息,徐福进宫了”骁虎脚步匆匆的自大门外走来,瞧着满院的琉璃世界,露出惊诧之色。

    “他进宫作甚?”张百仁眉头一皱:“可知徐福向陛下进言了那些话?”

    “陛下屏蔽左右侍卫,没有人知道徐福与陛下在皇宫中谈了什么!”骁虎无奈道。

    张百仁默默站起身,一双眼睛看向天空中振翅欲飞的金乌,露出阵阵思索之色。

    “果真厉害,世人都小瞧了这位的手段!”徐福自皇宫中走出来,看着天空中叱咤纵横的金乌,眼中露出一抹惊讶:“不知门阀世家如何应付。”

    说完后化作虚无,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张百仁府邸内,称赞道:“大都督好本事,就连三足金乌都能收服。”

    “听人说先生进宫了?”张百仁笼罩在袖子里的手掌抚摸着一块玉球,不断来回把玩。

    “与陛下谈论一些事情”徐福一语带过,眼中露出一抹诧异的看着那金乌:“都督这般手段,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即便那些叛党灰飞烟灭,但无辜百姓却也被牵连到。”

    张百仁默然无语,过了一会才道:“如今大隋十室九空,地广人稀,又能牵连多少?”

    琅琊王家

    就见王家诸位老祖走入宗祠,瞧着上方的各各牌位,俱都面色恭敬的点燃香火,手中拿出金纸,殷红色的朱砂在金纸上不断勾勾画画,然后伸到一边的长明灯前,缓缓将金纸点燃:“王家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子孙禀告,如今邪魔当世,金乌肆虐人间,还请我王家诸位先祖出手降魔,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王家老祖脚踏罡斗,手中掐着印诀,不断对身前的香火祷告。

    但见那香火炊烟淼淼,不断在牌位前徘徊,牌位神光流转,却不见吸收香火。

    就在此时,只见上方一道牌位大放神光,所有香火之气瞬间万流归宗般,被那牌位吸收的一干二净。

    “竟然是这位老祖出手,我王家必然就此大兴!”一位王家老祖看着上方的那个牌位,眼中满是震惊:“这位祖宗千百年来从不涉足凡尘之事,怎么如今显圣?”

    过了一会牌位神光收敛,众人齐齐看向那牌位,却见上书三个大字:“王羲之!”

    王羲之书法封圣,乃是儒家的圣人,一身本事高深莫测,东晋自今朝几百年过去,历经一次轮回或者吞噬如凤血一般的神物,能活到现在倒也不怎么令人吃惊。

    外界

    金乌过处盗匪四处逃散,哭爹喊娘恨不得自家双亲多给自己生两条腿。

    就在此时

    冥冥中似乎有一道道大音若兮的声音响起,逐渐由远及近,似乎隔着无穷时空,逐渐向天下扩散开来。

    永和九年,岁在葵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锲是也,少长云集群贤毕至……。

    一道震惊千古的兰亭集序,似乎自千古传来,伴随着那兰亭集序,一道浩荡无穷的剑气横贯乾坤,似乎自远古而来,天地在这首兰亭集序下,重回上古时期。

    “王羲之!”徐福面色凝重:“此人乃三国之后少有的人族大能,据说窥视到了仙道,不曾想居然还活在世上。”

    “王羲之!”张百仁目光凝重,手掌一伸,返阳花被其拿在了手中。

    这一剑浩荡辉煌,充斥着儒家圣道气象,向着天空中的金乌斩去。

    金乌初生,绝不是这一剑的对手。甚至于张百仁可以肯定,除了至道强者,任何修士面对着这一剑,都唯有化作齑粉的下场。

    “逆乱阴阳!”张百仁右手仿佛造化之手,缓缓摘下了那一片完美无瑕的花瓣。

    轻轻一弹,道化无穷,铺天盖地的花瓣向着那辉煌一剑而去。

    自从张百仁的返阳花出现,徐福便已经被张百仁的返阳花吸引,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手中的返阳花,眼中露出震惊之色。

    天地逆转阴阳,重练地水风火。

    但见花瓣过处,天地乾坤崩塌,刹那间将自远古而来的惊天动地一剑给拦住。

    地水风火之中,天地万物法则重演,那惊天动地的一剑落在阴阳之中,瞬间被磨练消融。

    天地万物莫不能超出阴阳。

    “王羲之,本都督正要试试你的手段!”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战意,关于王羲之的大名,他早已如雷贯耳,如今亲见王羲之斩来的一剑,即便是平静无波的内心,也荡漾起无边的涟漪。

    “因果!”

    铺天盖地的因果花瓣烙印循着冥冥中的因果感应,似乎要找寻到王羲之真身所在。

    “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后代能有你这般天骄,我人族后继有人。天地广阔,老夫在阴曹地府等你,若有朝一日你能打入阴曹地府,老夫必然与你痛饮!”冥冥中传来一股大音若兮的话,王羲之所有气机尽数被抹去,因果花瓣炸开,凭空消散一空。

    “王羲之!”张百仁收起返阳花,手指一弹三足金乌重返太阳星,人间大地恢复了和平。

    “都督,你手中之前的那朵花?”徐福直勾勾的看着张百仁。

    “此乃我寄托阳神之物,与我阳神融为一体,本命相生,莫非有什么问题吗?”张百仁看向徐福。

    “了不得!了不得!日后都督必然成仙!你这寄托阳神之物太过于逆天,老夫从未见过这般能引人心神的宝物!”徐福眼中满是震惊。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徐福:“先生自地府而来,可曾见过王羲之?”

    “有过数面之缘,可惜王羲之再也回不来了,此人惊才艳艳,乃自秦后少有的儒家圣道人物,就算始皇也颇为欣赏”徐福道。

    “地府的事情当真有那般严重?”张百仁看向徐福。

    徐福轻轻一叹:“你愿意将自己的性命、福禄掌控于别人手中吗?”

    “当然不愿意,没有人能掌控我的性命!”张百仁话语斩钉截铁。

    “当然,唯有阳神真人才能不经六道轮回转世,才能摆脱地府的束缚”徐福道:“可是人类自千古以来,阳神真人又有多少?”

    “有压迫,就有反抗!人族想要安享天年,自然而终,但偏偏阴司地府那群见不得人的家伙想着将天地众生命数操之于手,人类日子过得艰苦啊!不平地府,人族众生不得安宁!若真叫阴曹掌控了我人族气数,日后我人族但凡有英才,便会早夭,人族再也无法出现强者,只能沦为鱼肉,后果可想而知,人族再无翻身余地!”徐福面色凝重道。

    “都督如今已经证就阳神,就算在地府中也是纵横一方的无上强者,这人世虽好,却非久留之地,地府更需要你!”徐福面色前所未有的严肃。

    张百仁轻轻摇了摇头:“我不知阴曹地府的存在,先生虽然与我关系非同寻常,但却也不能轻信了先生的话。待我成就仙道,在踏入阴曹地府也不迟。数千年都坚持了下来,总不会差我一个人。”

    “这倒也是,都督乃我见过天资最为出众之辈!”徐福轻轻一叹:“磨刀不误砍柴工,修为越高便越加知道局势的糜烂,待到天下一统,都督便可真正看清局势,到时在做出决定也不迟。”

    说到这里,徐福道:“尤其那金乌,更是阴曹地府的克星,只要都督能将金乌养大,于我阳世中的众生来说,便是大功一件。当年上古之时,天帝便是凭借此物牧养众生,都督若能重现十日同天,必然再续人族辉煌。”

    ps:感谢“长江万里尽汉歌”同学的万赏,但是昨晚看天女有毒被毒坏了,最近不加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