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十六章 至道境界的宇文CD
    什么是大势?

    对于杨玄感与杨素来说,这就是大势。此事半点不由人,不造反就得死,没得选择。

    张百仁心中思虑杨广寻找山河社稷图之事,再加上之前金乌降世,刑罚世间,王羲之一剑东来渲染千秋,所以将杨素的事情给忘了!

    确实是忘了!

    “总感觉忘了点什么事,但却迟迟想不起什么事!”张百仁睁开眼看着天空中的烈日:“心中总有一种难安的感觉。”

    大队人马乘水路,浩浩荡荡向涿郡而去。

    张百仁赤着晶莹如玉的脚掌,站在天子官船船头,看着不断后退的两岸景色,露出了一抹沉思。

    两岸纤夫拉扯着大船,周身衣衫褴褛叫人心生不忍。有的人甚至于腰间生蛆,却也不许上岸。

    张百仁麻木的看着,心中在刹那间思虑了许多。

    “这世间只要有统治者,就不会天下大同!”皇莆议这老狐狸自远处走来。

    “老大人怎么不去船舱中享乐?”张百仁诧异的看了皇莆议一眼,虽然皇莆议在自己身边心怀不轨,但却也不曾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这些年皇莆议周旋于张百仁与李阀之间,立场越加模糊。

    “人老了,玩不动了!”皇莆议轻轻一叹:“都督猜一猜,这次东征大隋会折损多少人马?”

    “为什么不是赢?”张百仁转头看向皇莆议。

    “大家都不是傻子,天子故意派人去送死,长此以往三军哗变就在眼前”皇莆议摇了摇头。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若非杨广不断叫士兵去辽东送死,杨素父子也未必能拉动无数将士跟随自己造反。

    造反能活,入了辽东必死无疑!

    张百仁手指敲击木栏,看着河水里的役夫,手指一弹大风卷起,吹动着官船向涿郡而去。

    “昏君,你还我姐姐的命来!”忽然天边一道金光闪烁,刹那间飘忽十里,转瞬即至。

    “嗖!”船舱被那金光洞穿,龙舟内的杨广正在与群臣酒池肉林,载歌载舞,剑光钻入大殿,不知溅起多少血雾,一道道血花卷起。

    “摄隐娘,你敢刺杀天子,当真活腻味了!”一阵熟悉的暴喝响起,宇文成都不知何时出现天子身边,一拳轰出仿佛天崩地裂般。

    “嗖!”

    宇文成都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但那剑光的速度却更快,宇文成都的拳头居然打不到那剑光,只见剑光在大殿中不断穿梭,洞穿楼阁座椅,不过片刻间大船便已经千疮百孔,唯有杨广依旧面无表情的端坐在原位,似乎对于那飞剑视若未见。

    飞剑!

    这是真正的飞剑!

    张百仁也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飞剑!真真正正的剑仙中人。

    摄隐娘这名号张百仁听起来有些耳熟。

    张瑾心有余悸道:“都督,还请速速出手,退了这摄隐娘。”

    “大人识得摄隐娘?”张百仁看向张瑾。

    “摄隐娘乃剑仙中人,真真正正取人首级于十里之外的剑仙中人,一口飞剑吞吐于太白庚金,以太白星为加持,当真是无坚不摧恐怖至极,就算见神强者面对着摄隐娘也不得不狼狈而逃!”张瑾眼中满是赞赏:“摄隐娘号称是江湖中第一剑道高手,一手飞剑来无影去无踪,大家找不到摄隐娘的真身所在,自然也就无从捉拿,甚至于大家根本就没有见过摄隐娘的样子,不知其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丑是美。”

    “都督是杀生剑,号称杀性天下第一。这摄隐娘以飞剑为最,号称第一剑仙!”张瑾道。

    他虽然练成了金身,但却也不想尝试摄隐娘飞剑的厉害。

    也不知道天子怎么惹到了摄隐娘,这已经是第二次刺杀了。

    张百仁默然,看着河水不断灌注大船中,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

    宇文成都虽然追不上摄隐娘的飞剑,但却也将杨广周身护持得滴水不漏。

    谁都知道杨广是天下第一高手,但宇文成都却不敢大意,这可是卖好天子的最佳时机。

    杨广始终不得出手,静静的端着酒杯,不见丝毫畏惧。

    “噗嗤!”

    一位大臣首级被飞剑斩下,只见杨广顿时面色豁然一变:“放肆!”

    声如惊雷,宇文成都身子一个哆嗦,那飞剑也是动作一滞,瞬间退去。

    “摄隐娘,好一个摄隐娘!”瞧着飞剑消失在天际,张百仁摇了摇头。

    飞剑于十里外取人首级,十里虽然看起来小,但那是因为大家被乐虎国际国际的误导。一里五百米,十里地便是五千米。

    五千米多长?至少你是看不到五千米外的东西。而且五千米还呈现圆周扩散,方圆一万米的距离可真是不小。大家想想长江、黄河才多宽?

    “快,速速修补大船!”墨家高手开始忙忙碌碌的修复大船。

    有侍卫在忙忙碌碌的不断整理着大厅中的无头尸体,有官员在治疗着伤势,霎时间官船一片大乱。

    张百仁默然,始终没有出手。

    朝廷官员多是门阀世家之人,死一个清净一分。是以杨广也坐而旁观,并没有出手。

    门阀世家与杨广的关系居然恶劣至如此境地,当真令人心中叹为观止。

    “都督,老夫膝下有一麒麟儿,欲要拜都督为师,不知都督可否应允?”皇莆议舔着脸道。

    听到皇莆议的话,张百仁拍了拍对方肩膀:“宇文成都这小子已经破入了至道,你拜他为师,比我强多了。我的东西并不适合传道授业!”

    不错

    宇文成都居然突破了至道,借助那根麒麟骨,居然破入了至道,不愧是隋末少有的顶尖高手,几乎除了李元霸外,打遍天下无敌手。

    至道境界的宇文成都,才配得上他的名气。

    “陛下,下官未能擒下叛党,还请陛下恕罪!”宇文成都面色恭敬的对着杨广一礼。

    “爱卿护驾有功,朕赦封你为天宝大将军,统摄朕的御前侍卫,爱卿如此实力,二征还要多多出力”杨广脸上不见喜怒,对于官职也是毫不吝啬的赦封下去。

    “多谢陛下!”宇文成都闻言大喜,统领御前侍卫,这官职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