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高丽王与乾坤图
    统领御前侍卫,这官职太笼统,太大!

    简单来说,左骁卫、京都大营等等,都算得上是御前侍卫,拱垂圣天子的威严。

    宇文成都成了天宝大将军,可以说直接一步登天。虽然说宇文成都心中未必将这封号瞧在眼中,但天子的这幅做派叫人心中舒服,代表的是重视。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手指慢慢的点击着船舱的栏杆,过了会才嘀咕一声:“摄隐娘!”

    对于摄隐娘的御剑之术,张百仁心中产生了足够的好奇,纵使是自己如今这般修为,也难以御剑而行,更别说十里之外取人首级,简直是神话一般。

    御剑不成,炼剑成丝倒有那么几分希望,或许可以十里之外取人头。

    张百仁闭着眼睛慢慢眯起来,过了一会才见张百仁自袖子里掏出一张白纸,用木炭略作书写后,塞入了竹筒内,捆束在巧鹰子身上。

    “扑棱~”

    金黄色的巧鹰子振翅高飞,转瞬间钻入云层中不见了踪迹。

    经过二十五年喂养,巧鹰子已经开始蜕变,血脉返祖化作了妖兽,居然可以捕杀易骨境界的强者。

    巧鹰子只有两个拳头大小,能捕杀自己比体积大几十倍上百倍的庞然大物,已经不可思议,更何况还是有修为在身的强者?

    “摄隐娘!”涿郡庄园,张丽华缓缓打开盒子,给巧鹰子吃了一块灵参,方才露出沉思之色。

    过了一会才见其手中一道令符伴随着纸张,抛入了院子内的一口枯井中。

    “先生终于该回来了!”张丽华轻轻一叹,眼中满是欣喜。

    见到张百仁拒绝了自己的提议,皇莆议与张百仁说了一会话,方才转身告辞离去,留下张百仁静静的站在船头,看着脚下苦不堪言的役夫不语。

    “都督在思虑什么?”徐福走了过来。

    “江山社稷图!”张百仁道。

    “都督也想打这江山社稷图的主意?”徐福怪异道。

    “那可是女娲娘娘留下的宝物,那个不想染指?大隋亡国不远了,我的底蕴却依旧不够!”张百仁无奈道。

    听着张百仁的话,徐福略作沉吟,过了一会才道:“天子乃是天下第一高手,没有人能从天子手中夺取宝物。”

    “我知道!所以才知道此事的难处!”张百仁脚下木板露出了灼烧的痕迹,显然其心中并不平静。

    “都督若想夺取山河社稷图,唯有浑水摸鱼暗中出手,方才可有一线机会”徐福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其实女娲娘娘的神图并非山河社稷图,而是乾坤图。山河社稷图的主人另有其人……。”

    “哦?”张百仁一愣,诧异的看着徐福,徐福苦笑道:“当今天子以为高丽封印的乃山河社稷图,却不知是女娲的乾坤图。山河社稷是指天子神通,而女娲娘娘造化万物,一念之间逆转乾坤,唤作是:乾坤图。”

    “先生的意思是说,其实高丽封印的是乾坤图,而非山河社稷图!”张百仁看向徐福。

    “不错!传说山河社稷图乃三皇五帝所有,内蕴天子武学,其内倒映九州山河于其内,可以调动九州山河社稷之力。而女娲娘娘乃远古大神,并非人族皇帝,怎么会有江山社稷图?”徐福苦笑道:“也是昨日老夫将此事上奏始皇,始皇才降下了指示。若高丽真有女娲娘娘的乾坤图,都督务必将乾坤图拿下,此物不可遗落在外。”

    “隋天子想多了,一旦真有乾坤图出世,阴司中的高手必然不惜代价逆转法则破入阳世,夺取乾坤图!”徐福轻轻一叹:“惊世大战就在眼前,而天子却不自知,当真可怜!”

    张百仁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一切皆应听天由命,只希望能向好的方向发展。”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涿郡,张百仁辞别天子返回涿郡庄园。

    瞧着笼罩在黑袍内的张百仁,来往奴仆俱都面露怪异之色,唯有张丽华缓步走来,一双眼睛内满是诧异:“先生怎么这幅样子?”

    “修炼了某种神通,如今正是关键时刻,控制不得余威,所以才不得不如此!”张百仁缓缓摘下头套,露出了火红煮熟般的面孔,瞧得张丽华一愣:“先生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太阳神体!”张百仁头顶玉簪降下一道清凉之气,中和了张百仁面上的火热,然后就见张百仁脸上肌肤逐渐恢复正常,火红之色逐渐退去。

    “还是这样看起来舒心的多”张丽华夸张的拍了拍自家高耸的胸脯,凑上前来抱住张百仁胳膊:“都督这次回来,打算呆多少天?”

    张百仁略作沉吟,方才道:“二征结束之前,是无法返回洛阳了。”

    “那昏君劳民伤财,真希望他直接死在战场,也好过继续祸害百姓”张丽华面色冷然,眼中闪烁一抹杀机。

    “我如今突破阳神,正寻思找个时间,迎娶你与公孙姐妹过门”张百仁笑看着张丽华。

    “当真?”张丽华眼睛顿时亮了。

    张百仁摸了摸张丽华的脸蛋,抱着张丽华走入小楼扔在床上,可惜没有扑上去:“自然当真,我岂会说假话糊弄你。”

    说到这里,张百仁慢慢走到窗子边,一双眼睛看向满院的荷花:“你暗中寻觅一处山谷,如今大乱之世即将拉开帷幕,咱们还需保存一部分有生力量,一部分秘密入室搜刮财富。”

    张丽华支在床上,媚眼如丝的看着张百仁,挽了挽耳边青丝,抚摸着缎子一般的长发:“妾身早就做了准备,如今天听逐渐从涿郡向四面八方扩散,分别在天下各地暗中留下了秘密种子,就算是天下再乱,我天听都不会受到影响。”

    说到这里,张丽华看向张百仁:“大隋不行了吗?”

    “快了”张百仁沉默一会,方才无奈一叹:“无力回天啊!”

    杨广若以六十万将士征讨天下,必然无往不利,平定各大门阀世家、塞外异族弹指之间,但偏偏杨广不识足,非迷信个人的勇武,为了山河社稷图血祭大隋六十万将士,百万征夫,简直是自取灭亡。

    以前张百仁不理解,亦或者觉得杨广这般做自有道理,如今明白其中的因果,也恨不得给杨广一耳光。

    万世帝国,你傻掉了!你都吃了长生不死神药了,长生不老近在眼前,何必急于一时,只要屠了高丽、突厥、契丹、韦室不就够了?你丫的偏偏折损大隋子民。

    杨广不是傻子,你以为他不想这么干吗?

    但偏偏只有汉家之人血脉里才有女娲娘娘的血统,唯有汉家血脉才能瓦解女娲娘娘的封印,杨广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不过杨广确实是有魄力,为了虚无缥缈的万世帝国,居然敢赌上一切,一般人可做不来。

    门阀世家不是好东西,貌似杨广也不是好玩意啊!

    张百仁将头罩继续戴在脑袋上,周身火热之气再次开始逸散开,被时日炼天图吸收。

    玉簪能压制张百仁的火气,但却也只能压制一时。

    骨髓内太阳的意志与太阳本源不断与骨髓碰撞、交融,二者之间气机不断感应。

    想要叫骨髓与太阳本源彻底融为一体,根本就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

    太阳本源即便只有那么一缕,但骨髓尚未靠近便已经开始融化,骨髓开始不断缩水、浓缩。

    张百仁根本就不敢加快速度,生怕不小心将自家骨髓浓缩过度,化作了灰灰就殊为不美。

    “路漫漫其修远兮”张百仁沉吟了一声。

    “公孙姐妹在太华山潜修,孤苦伶仃的,要不妾身将公孙姐妹接回来?”张丽华试探道。

    “不必!太华山我留有后手,可比涿郡安全得多!”张百仁摇了摇头。

    “先生,宋老生来了,正在门外候着!”大门外传来侍卫的通秉。

    张百仁转身捋了捋张丽华的发丝,方才露出一抹笑容:“我去看看,你暗中派遣人手,前往高丽探探形势。”

    高丽

    乙支文德与高丽王相对而坐。

    “法师,你说隋天子到底想要什么?本王一定尽数奉上,求他别折腾了!我高丽弹丸之地,经不起这般折腾!”高丽王精神抑郁的坐在龙椅上,眼中满是愁容。

    自从听闻杨广要二次东征之后,高丽王整个人霎时间就不好了!

    高丽不足大隋一郡之地,经得起大隋百万兵马折腾吗?

    上次那三十万将士,高丽王杀的自己都心惊胆颤,不敢在继续杀下去。若非对方实在逼急了,他也不敢那般下狠手屠戮。

    如今杨广在这么玩,高丽王能不急眼才怪。

    三十万将士就算任凭你杀,也要杀的手软,杀的身心疲惫。

    乙支文德苦笑,过了一会才道:“隋天子脑袋抽筋了,不然岂会不断派遣将士来送死?”

    说到这里,乙支文德道:“那日中土金乌出世,下官看的胆战心惊,大隋底牌太多,不知隋天子不断东征意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