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宇文CD与宋老生
    中土地大物博,为天下正宗所在,造化钟神秀,英杰不断并起,数不清的各路高手如过江之鲫。

    三十万大军被埋骨于辽东地界,但高丽王与乙支文德却没有丝毫得胜的喜悦,有的只是无尽忧虑。数不尽的忧虑尽在其中,怎么看都像是杨广故意叫几十万人埋骨于此地。

    借助高丽之手,屠杀那三十万大军。

    “那日金乌高悬,也不知是那家宗门的手段,当真不可思议!”乙支文德心有余悸:“中土连金乌这等神物都有,我高丽如何能战而胜之?”

    “大隋天子想要什么,偏偏不肯明说,整日里弄些虚头巴拉脑的事情,端的可恶!”高丽王道:“你传信大隋将士,就说我高丽愿意奉上一切代价,愿降服大隋,还请圣天子开恩。”

    “隋天子未必会让大王如愿,这是大隋的阳谋,不绞杀大隋士兵,等待我高丽的便是亡族灭种,此战不得不胜!下官已经与南蛮的那些蛮子打了招呼,大巫师已经答应亲自降临,为我高丽助拳!”乙支文德轻轻一笑。

    “非是为了改变杨广心意,而是说给那百万将士听的!”高丽王冷然一笑。

    临朔宫

    杨广看着高丽手书,冷冷一笑抛掷于远处的火盆中:“可笑!”

    张氏庄园

    宋老生恭敬的对着张百仁一礼:“多谢大都督逆转造化,否则我家恩师怕已经魂归幽冥了。”

    “我与大将军乃莫逆之交,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张百仁挥手制止了宋老生的话:“你呀,你师傅早就和我客气过了,你就别瞎操心了。”

    宋老生闻言讪讪苦笑:“都督,恩师请您去赴宴。”

    “走吧!”张百仁双手插入袍子里,随着宋老生向鱼俱罗庄园而去。

    庄园内

    鱼俱罗与宇文成都正在饮酒。

    “你如今能突破至道,也算是功德圆满,我大隋再添猛将,难得!难得!”鱼俱罗道。

    “恩师客气了,若无恩师指点,学生岂能有今日?”宇文成都恭敬的放下酒杯一礼。

    “你本来便天资出众,为师受了你宇文家的供奉,自然是劳心劳力,毫无旁贷的教导你。只是有件事还需和你说清楚,你日后莫要和大都督为难,否则休怪为师心狠手辣,清扫门户!”鱼俱罗话语郑重,空气似乎都在刹那凝固。

    宇文成都默然不语,静静的端坐在那里,低着头没有开口说话。

    气氛正沉默着,只听远处一阵脚步声响起,鱼俱罗一愣:“怎么老生一个人回来了?莫非大都督抽不出空闲?”

    正说着,只见随着脚步声接近,鱼俱罗与宇文成都俱都是骇然的瞳孔紧缩。

    在宋老生前方居然有一道黑袍人影走动,而宇文成都与鱼俱罗居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若非亲眼所见,谁都不会相信哪里居然站着一道人影。

    张百仁毫不客气,直接落座:“大将军好伙食!”

    张百仁吃惯了御宴,能被其称之为好伙食,可见伙食确实不赖。

    “都是成都这孩子的一份心意!”鱼俱罗笑着点点头。

    宋老生毫不客气的坐在张百仁身边,端起张百仁身前的盘子就开始大快朵颐。

    对于宋老生来讲,一辈子都未必能吃得上一回这般药膳。

    瞧见宋老生那副没出息的样子,宇文成都眼中闪过一抹不屑。鱼俱罗不动声色,也不曾开口指责。张百仁都不介意,鱼俱罗当然不会逾矩代庖。宋老生能与张百仁这般,说明什么?说明双方的关系已经好到了一定程度。

    “尚未恭贺天宝将军突破至道”张百仁端起一杯酒水,慢慢一饮而尽。

    张百仁可以借助玉簪短暂的压制火气,到也不怕在出现烧焦情况。而且随着对于玉簪的运用,那玉簪内携带的口诀,张百仁却是心有所悟。

    “多谢都督,本将军已经得证至道,不知都督何时能成阳神,化作不老长生中人”宇文成都话语里带着一分讥讽。

    张百仁不以为意的笑笑,一边宋老生却不乐意了,停下手中碗筷:“成都,都督与恩师乃是至交好友,你如何与大都督说话的?”

    “我乃天子钦封天宝将军,陛下御前侍卫统领,论品序与都督一般无二,师兄一届白身,却是不懂礼数!”宇文成都淡然一笑。

    宋老生顿时气得面红耳赤,不知该如何辩驳。

    拍了拍宋老生的肩膀,张百仁将一碗药膳推到宋老生身前:“无妨!无妨!”

    扫了鱼俱罗与宇文成都一眼,张百仁不紧不慢的道:“宇文将军火气太大,不知修身养性,长此以往早晚要遭了劫数。”

    说完看向鱼俱罗:“听人说陛下二征,意在至宝乾坤图,大将军怎么看?”

    说到这里看向宇文成都:“天宝将军,本都督与大将军有些要事商谈,你若无事便退下吧。”

    宇文成都看向鱼俱罗,之前听了张百仁那句‘至宝乾坤图’正在心动之时,却不曾想张百仁下了逐客令。

    “我与都督还有要事商谈,你暂且退下吧!”鱼俱罗不给宇文成都辩驳的机会。

    宇文成都看看张百仁,再看看鱼俱罗,无奈之下只能站起身离去,路经宋老生身前时,才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道:“师兄,这不过是寻常宴席罢了,你也有点吃像,在都督与师傅面前成何体统,当真狗肉上不得台面。”

    宇文成都说完转身离去,宋老生动作僵住的坐在那里,口中塞满了灵药的动作瞬间停下来,就那般呆愣愣的坐在那里。

    “老生,宇文成都命不久矣,你又何必与死人计较!”张百仁拍了拍宋老生肩膀。

    宋老生闻言转过身,冲着张百仁勉强一笑,口中塞满了各种食物导致腮帮子鼓起,看起来颇为滑稽可笑。

    “我不碍事!我不碍事!我本来就是粗民,活不下去后加入军中,得师傅看中传授武艺,师弟乃门阀世家弟子,瞧不起我这等泥腿子也正常”宋老生一边含糊着开口,一边大口大口的吞咽着食物。

    张百仁看向鱼俱罗:“大将军未免太偏心了,我瞧老生不错,不如留在我手下听用如何?”

    “都督能看得上他,是这小子的福气”鱼俱罗点点头,算是应允了张百仁的话,话题一转道:“都督说成都这小子命不久矣?”

    “天机不可泄露,多行不义必自毙!”张百仁见到鱼俱罗不重视宋老生,心中略微有些不快。以鱼俱罗如今权势,各种灵药物资数不尽数,宋老生在这般不上不下未免说不过去。

    “都督之前说乾坤图?什么是乾坤图?”见到张百仁不想谈论,鱼俱罗也就没有追问。

    “唉,陛下二征高丽,便是为了血祭几十万大军,释放出乾坤图。只要能得到乾坤图,陛下修为便可大成,恒压天下门阀世家,大隋万代永昌”张百仁不着痕迹的看了院墙一眼,声音中穿透性有些微不可查的提高。

    “什么?”鱼俱罗面色骇然。

    “大将军还需早做准备,免得神物出世,措手不及!”张百仁喝着酒水。

    院墙外

    宇文成都面色狂变,脚步匆匆的向庄园外走去。

    酒过三巡,张百仁领着似乎没心没肺的宋老生告辞离去,留下鱼俱罗坐在院子里不语。

    瞧着没心没肺的宋老生,张百仁忍不住道:

    “你师弟都突破至道了,你这做师兄的不说见神,至少也是易骨大圆满,你这厮居然连头骨都未来得及洗练,未免也忒差劲,怪不得宇文成都那小子瞧不起你。”

    宋老生笑容一滞,随即苦笑道:“都督,我出身于草根,如何与我师弟相比?我自己心中清楚,师傅看中我,只是想要抓个替死鬼罢了,师弟才是师傅真正中意的传人。好在我命大挺了过来,能活着就挺好,我也不敢过多奢求。”

    “替死鬼?”张百仁转头看向宋老生。宋老生自知失言,立即闭口不言,讪讪一笑。

    “你啊!有什么话和我不能说的,论身世我还未必能及得上你呢!”张百仁拍了拍宋老生的肩膀,不紧不慢向着远处走去:“我依靠谁来着?门阀世家恨不得将我抽魂炼魄,各大道观将我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就连我亲兄弟、父亲也恨不得将我身上资源夺取留给我弟弟用,那又如何?本都督不还是挺过来了?你日后跟着我,别的不敢说,资源还是足够你用的。”

    “都督,我……”宋老生眼中泪水开始滑落。

    “走吧,你与宇文成都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人家瞧不起你也正常”张百仁转身离去。

    “哎呦,你这小崽儿子,也敢撞你爷爷我!”一个转弯,张百仁身形一飘,霎时间被人撞了个满怀。因为身形隐匿在黑袍中,来人也不曾看清张百仁的样子,顿时一阵破口大骂。

    “鱼赞!”张百仁话语阴冷,叫那人打了个哆嗦。

    “大都督!”鱼赞一惊,双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鱼赞被杨广赦封为车骑将军常伴左右,当然知道张百仁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