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二十三章 大巫师
    “够了!”

    杨广一声咆哮,猛然站起身,整个大殿霎时间噤若寒蝉。

    “都督,你以为该如何处置?”杨广将皮球踢给了张百仁。

    张百仁将目光看向鱼赞,瞧着对方可怜巴巴的目光,心中暗自沉吟。鱼赞这种人死不足惜,但偏偏他是鱼俱罗的弟弟,而眼下却又东征在即,偏偏死不得。

    “下官以为,将鱼赞暂时关入诏狱,待灭掉高丽,在做商议也不迟”张百仁开口,他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一个‘拖’字。

    放了鱼赞显然不可能,王朝法度还是不能明着践踏的。

    鱼俱罗闻言松了一口气,宇文述与云定兴却是面色不甘,依旧还要啰嗦,却见杨广已经开口:“此时万事皆以大军东征为主,其余的事情莫要啰嗦。”

    说完话,杨广转身离去,留下场中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鱼俱罗面色铁青的看着群臣,落在了宇文述与云定兴的身上。

    “哥!哥!救我!救我啊!”鱼赞忍不住惊呼,被侍卫拖了出去。

    “闭嘴!”鱼俱罗怒视了鱼赞一眼,然后猛地一甩衣袖转身离去。

    二征开始

    大隋军队势如破竹,高丽根本就不堪一击。

    高丽

    国都

    一位身披黑袍,骨瘦嶙峋的男子坐在乙支文德对面。

    “大隋如今欲要兴兵犯我高丽,不知大巫师有何良策?”乙支文德看向对面的大巫师。

    大巫师手掌一抛,只见手中飞出一只土黄色虫子,眨眼间消失于天际。

    “将方圆几十里化作一片沼泽地带,国师以为如何?”那大巫师轻轻一笑。

    “若能挡住大隋将士,护持我高丽国都安全,高丽愿奉上一缕龙气,相助先生的蛊虫鱼跃龙门化作神兽”乙支文德举起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口。

    走出临朔宫,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远方鸭绿江处,心中暗自思索:“如何才能寻找到女娲娘娘的乾坤图所在!”

    张百仁心系乾坤图,一双眼睛扫视着下方战场,眼中露出一抹沉思。

    一步虽然达不到千里,但几十里还是有的,不过三五步间张百仁已经降临于鸭绿江边,扫视着边界之处,露出了沉思之色。

    可惜

    乾坤图乃女娲娘娘的至宝,多少大能想要暗中觊觎,却始终不得其踪迹,自己想要寻到,怕也是难如登天。

    隋天子想出血祭的办法,也不知能不能奏效。杨广居然信誓旦旦的笃定地图就藏在这里,张百仁不知杨广凭什么这般断定,但定然是有所依据。

    天边巧鹰子纵身扑腾着翅膀而来,落在了张百仁的肩头。

    张百仁解下巧鹰子的翅膀,随即面露诧异之色:“居然有南疆巫师插手。当初南疆巫王欲要纳兰静入宫盗取龙脉的帐还未和其清算,今日正好趁机叫其了账!”

    你倒谁来信?不是纳兰家族还能有那个。

    却说大军刚刚开拨,行走尚未到达一日,夜间刚刚歇息,第二日天刚亮,众人埋锅造饭才上路,就听到一阵阵惨叫传开。

    沼泽!

    沼泽与陆地混合,先行探马一个不查,刹那间便折损了百人,吓得大军停顿,不敢轻进,只能安营扎寨,在报朝廷。

    杨广听闻消息大怒,立即召集各路修士,前往战场与对方斗法。

    张百仁来时,此时已经陆续有各路修士站在阵前观望,瞧着那一望无际不知多少的沼泽坑,俱都面露难色。

    “都督,这是人为操控的沼泽大阵,沼泽每时每刻都在随机移动,除非斩了那施法之人,否则大军只能被困在这里!”白云步履轻快的走了进来。

    张百仁闻言顿时面色凝重,看着脚下松软的泥土,鼻子皱了皱:“空气里好浓郁的妖气。”

    “是南疆巫师插手了”北天师道的一位长老走过来,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定定的看了一会后才恭敬一礼。

    听了这话,张百仁一步迈出,踏上了那细软的淤泥中。

    沼泽此时仿佛活了过来,化作了一只巨兽,欲要将张百仁吞噬下去。

    就仿佛踏在了弱水上般,鹅毛不浮!这不是普通的沼泽,而是真真正正被加持了术法神通的沼泽,比普通沼泽凶险千百倍。

    脚下火气升腾,一层黑烟缭绕,沼泽征伐化作了陆地。一阵哭嚎声传来,伴随着烟雾烟消云散。

    “这是南疆的诅咒,只要众人一旦踏上沼泽,所有士兵必然会被诅咒纠缠,没入沼泽而死!”远处有北天师道的修士走来。

    “传令下去,责令北天师道、上清、灵宝三宗驱赶金尸,接引地火蒸发沼泽,大军继续前行!”张百仁话语森然。

    当初北天师道利用金尸追杀自己,这件事张百仁绝不会忘记。

    如今正好公报私仇,这沼泽大阵绝没有那么简单,趁机叫三宗吃点苦头,张百仁还是很乐意的。

    张百仁令下,三宗的脸顿时黑了下来,一双双眼睛你看我我看你,军令如山,天子就在后方坐镇,众人除非不想混了,否则绝对不敢忤逆张百仁的法令。

    只见三宗凭借种种手段,一尊尊银尸、金尸钻入大地深处,顺着那沼泽向大地深处潜行。

    金尸所过之处,沼泽固化,数不清的诅咒在其内升腾,无数诅咒被僵尸吸收,成了僵尸的养分。

    “继续行军!”

    大将军传下命令,三军继续行走,只是深入十里后,后方传来一声惊呼:“有沼泽!”

    只见大军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个沼泽,并且沼泽的速度在迅速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

    “该死的!”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瞧着不断被吞噬的大隋士兵,猛然一拳打出:“地下有活物!”

    太阳真火轰然卷起,铺天盖地般向四面八方席卷开来,所过之处沼泽瞬间蒸发,大地在刹那干裂。

    众士兵惊慌失措的避开,稍有不慎便是惹火烧身。

    “唰!”

    炼剑成丝!

    一根发丝轻飘飘的流转而下,霎时间钻入了泥土中。

    如今张百仁修为证就阳神,虽然达不到摄隐娘那般十里之外飞剑取人头,但炼剑成丝却未必会比飞剑差。

    剑丝的速度很快,几乎无视了距离长短,瞬间纠缠在那大地深处不断制造沼泽的妖兽身上。

    “噗嗤!”

    妖兽身子轻轻一阵颤抖,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已经被剑丝斩断。

    高丽阵营

    本来正在饮茶的大巫师忽然面色一阵潮红,猛地站起身暴喝道:“好胆!居然敢杀我蛊虫。”

    乙支文德放下茶杯,不着痕迹道:“大巫师的蛊虫不是号称无迹可寻吗?怎么会被人找到真身斩掉?”

    “想来对方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大巫师咬了咬牙,自腰间掏出一个竹筒,对着乙支文德道:“我要的血食可准备好?”

    乙支文德拍拍手,只见一只只肥猪抬上来,不断哀嚎着挣扎。

    大巫师手掌拔开塞子,口中掐诀念咒,一道白色肥胖笨拙的蛆虫慢慢自竹筒内爬出来,然后落在了那肥猪上。

    只听得肥猪一声哀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笑容,那蛆虫一变二二变三,三变无穷,下一刻钻入地下,留下了空荡荡的院子。

    “这……”乙支文德目瞪口呆。

    那大巫师冷然一笑:“哼,你们所有人都小瞧我南蛮手段,殊不知当年上古之时三皇五帝都奈何不得我等,可见本事并不比你们中原人差。”

    说到这里大巫师口中啧啧有声:“你一个中原人居然借壳托生高丽,当真有趣。”

    乙支文德面色一变,干干笑着道:“巫师说笑了!巫师说笑了!”

    “这些人胆敢杀我蛊虫,老夫非要与其好生斗一斗,叫其知道厉害!”大巫师放下茶盏,不在继续纠缠这个话题,叫乙支文德松了一口气。

    张百仁一剑斩杀了蛊虫,沼泽逐渐消失,大军继续行进。

    还没走多远,却是又有变故发生。

    走着走着,其中一位士兵只觉得脸上奇痒无比,猛然一挠,就见大米粒大小的白色肉球跌落在地。

    那士兵愣了愣,继续抓挠着,就见噼里啪啦的肉球跌落,还不待其呼喊,已经化作了虚无,唯有衣衫凭空叠在地上,瞧得周边士兵一愣。

    “嗖!”铺天盖地的肉球弹射,或夹杂在衣衫中,或隐匿在鞋缝里,不过片刻将消失的无影无踪。

    终于有人发现了不妥,一声惊叫,整个大军霎时间慌乱起来。

    “该死的,这蛊毒真是难缠,若不控制,百万大军早晚要被吃的干干净净”张百仁回过神,扫视着那百万大军,却也束手无策,他有无数杀敌手段,能轻易将蛊毒灰飞烟灭,但却难保不伤及到无数大军。

    “我来!”白云脚踏罡斗,口中念咒,取了一晚清水,然后不断运转口诀,猛然一口唾液喷出,落入那清水中。

    但见白云一吸气,碗中的清水化作云雾,被其吸纳入腹中。

    “吞云吐雾!不曾想白云居然练成了这招!”有道人暗中惊叹。

    “呼!”

    白云一口长气呼出,霎时间狂风卷起,云来雨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