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三十章 黑白无常
    此时的宇文成都明显有些不对劲,死忠永远都不会属于大门阀世家的传人。死忠只属于那些自小养成的刺客,私人侍卫,绝对不会属于宇文成都这等天之骄子。

    张百仁眼睛眯起,诧异的看着宇文成都,默不作声。

    张百仁不想招惹宇文成都,但宇文成都却不肯放过张百仁,手中金黄色令牌一转:“张百仁、鱼俱罗,你二人还不出手扫除此地各路强者!”

    鱼俱罗看着宇文成都,张百仁冷冷一笑:“宇文成都,你敢盗取天子腰牌,私传天子法令,简直是胆大包天,待我将你拿下前往天子面前问罪。”

    说着话张百仁一掌伸出,身形闪烁间来到了宇文成都身前,一掌向宇文成都打去。

    “嗖!”

    宇文成都一步迈出,音爆滚滚,主动向张百仁身前砸来。

    张百仁身形一闪,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宇文成都身后,一脚将宇文成都踹飞:“和我比,你差的太远!”

    张百仁以太阳本源为根本法诀,开始锤断自家骨骼,一旦大成便是天难灭地难葬的无上法体,为天地间至强瑰宝之一,具有无穷的伟力。

    纵使如今才刚刚开始起步,却也神威非凡。

    火热之气在张百仁体内四溢,一掌拍在宇文成都体内,瞬间灌注于对方体内的血脉中,刹那间血脉为之凝固,化作了固体。

    宇文成都变色一变,气血鼓荡化开脉络中的淤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眼中满是忌惮之色。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原地:“我不找你麻烦,便已经是天大恩德。你如今居然敢主动来招惹我,简直是不知死活。”

    宇文成都面色狂变,一双眼睛扫过场中群雄,缓缓自背后的金甲中一抽,三节短棍出现在手中。

    短棍瞬间接洽,化作了一杆马槊,虎视眈眈的站在场中:“谁敢出手,便是与朝廷为敌!”

    “我来!决不能叫阴司强者出世!”仆骨莫何纵身上前,与宇文成都纠缠在一起。

    下一刻双方打成一团,宇文成都手中长枪讯若闪电,伴随着道道爆鸣声,空气中留下一朵朵白色枪花,凝聚在空气中迟迟不能散去。

    “砰!”

    二十招过后,仆骨莫何被宇文成都一枪刺穿了大腿,然后猛然挑飞,跌落在远处卷起阵阵烟尘。

    “好厉害!”

    张百仁瞳孔紧缩,仆骨莫何比宇文成都早成道近二十年,却不是宇文成都的对手,可见宇文成都的本事。

    “宇文成都体质特殊,天生便勇武无双!”徐福开口解释。

    有的人生下来便能力举千斤,肩能扛鼎,非普通人能比。这等人物天赋秉厚,一旦习武便一日千里,横扫同阶无敌手。

    显然,宇文成都便是此中例子,不然也不会被鱼俱罗看中。

    “这小子武道天分颇高,尚未习武时,易筋大成便不是其敌手,待到其开始易筋,横扫易骨大成。易骨大成之时能敌见神不坏,见神不坏能面对至道而不死。如今跨入至道门槛,越加一发不可收拾”鱼俱罗眼中满是赞赏。

    瞧着鱼俱罗,张百仁心中怪异,但却没有多说。

    既生瑜,何生亮!

    可惜了,宇文成都有一个天生敌手,那便是李元霸。

    如果说宇文成都未习武前有千斤之力,那么李元霸便有五千斤的力量。如今李元霸逆转霸王真身,力量更是无可预测,近乎于不可思议之境。

    “谁敢出手,便是与朝廷为敌,休怪本将军下狠手!”宇文成都面色狠戾。

    “竖子猖狂”契丹至道强者出手,手中一把弯刀接连劈出十七刀,惊得宇文成都也是面带讶然。

    “砰!”

    十五招之后,契丹至道强者步了仆骨莫何后尘。

    宇文成都并没有下杀手,大家都是至道强者,一方铁了心想要逃跑,击杀起来近乎于不可能。

    这么一会耽搁的时间,只见空气中那股荒凉的气机再次逸散,每一道气机都化作一道人影,向着场中众位阳神、至道、见神武者劈杀而来。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是一颗小太阳,所有虚影尚未靠近,便已经被其灼热的气浪融化。

    “大家出手,决不能叫阴司强者出世,不然咱们都有大麻烦!”乙支文德忍耐不住,周身星光摇曳,所有虚影稍一靠近,便已经尽数被化作了星光的养分。

    众位阳神出手,各种降妖伏魔的手段对着大地释放,欲要镇压魔头,平息了祸患。

    “尓敢!”宇文成都呲目欲裂,手中长枪划过空气,剿灭诸般神通,死死的守在下方。

    可惜阳神真人聚散无形,根本就不是宇文成都能守得住的。

    人群中

    春归君站在场中,瞧着再次结出印诀,欲要镇封大地的观自在,猛然纵身而起,一根翠绿色枝桠伸出,向着观自在心口刺去。

    “小心!”见此一幕,张百仁心中顿时一惊,念动间已经到达观自在背后,手中结出六字真言贴:

    吽!嘛!尼!叭!咪!吽!

    观自在肉身降临,一旦被人斩了肉身,必然身死道消。

    一掌似乎有无尽虚空开辟,地水风火之力运转,铺天盖地乾坤崩塌般向着春归君镇压而去。

    “掌中乾坤,是那老秃子的手段!”春归君面色一变,纵身后退,随即再次变换法诀,径直钻入了大地深处。

    “嗯?”张百仁一愣,不曾想春归君居然也有遁地的神通。

    “多谢都督”观自在转头看向张百仁,露出了一抹感激之色。

    张百仁摇摇头,看向了遁入大地深处的春归君:“这老家伙总觉得有些不正常。你怎么散去了法诀?”

    “晚了!那魔头已经出来了!”观自在无奈一叹。

    远方

    南疆教主面色阴沉的盯着那冲天而起的气机:“何人坏我南疆大事!”

    “决不能叫你出世,你给我回去!”南疆教主不断掐动法诀,指尖血流如注,在大地上划下一道道血红色符箓。

    “教主,我来助你!”大巫师纵身落在了教主身边,手中血液流出,不断浸染着脚下的泥土。

    “回去在与你算账,若非你胡乱折腾,也不会坏了我南疆万载谋算!”教主死死的盯着大巫师,面色阴沉的低下头,继续画着符箓。

    大巫师眼中露出一抹阴沉、畏惧,一道杀机一闪即逝,随即低着头随教主画着符箓。

    时间在点点流逝,脚下大地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此时大地磁场紊乱,纵使是精通遁地术,也没有任何办法潜入大地深处。

    “该死的!”此时各家道士俱都急的如热锅上蚂蚁,瞧着不断加剧的颤抖,惊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知何时,门阀世家之人出现在战场上,一双双眼睛盯着那颤抖的大地,露出了火热之色。

    “爹,这回是不是玩大了?”李世民面色忐忑,眼中露出一抹不安。

    “那可是乾坤图,女娲娘娘的衣冠冢,谁能得到必然可以超脱而出,我李家纵使是争夺皇朝失败,也能超然物外!”李渊好生安慰了一声,然后道:“再说了,你弟弟元霸在此,莫说是被镇封了千万年的魔神,就算是真的魔神降临,你弟弟也能将其锤死。”

    “老二,爹说得对,这是我李家的一个机会,你莫要迟疑,天予不取反受其咎,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李建成劝了一句。

    李世民闻言阴沉着脸,站在战场边缘看着抖动的大地不语。

    “哈哈哈!”

    “哈哈哈!”

    一阵勾魂摄魄的笑声响起,虚空中平白多出了两尊黑白二色的虚幻影子。

    “恭迎大帝回归!”

    “我阴司必然一扫各族强者,再次重新立于诸天之巅”

    黑白无常眼中满是各种怪异之色。

    黑无常道:“人族新生的强者不少。”

    白无常道:“这可都是我地府的猎物,如今大帝回归,重新打通阴阳二界通道指日可待,可爱的猎物们,叫你们多活一些时日也无妨,珍惜剩下的最后时光吧。”

    “来了也是来了,不如顺手带回去两个,拷问一下人界形势!”黑无常冷冷一笑。

    “黑白无常!”徐福瞳孔一缩,压低嗓子道:“他们怎么会出现在阳世。”

    “黑白无常很强?”张百仁低声道。

    “岂止能用强来形容,地府十大阎罗之下,判官与黑白无常、牛头马面齐平,都是十大帝君手下的最强者,是已经踏上了仙道的人物,远远超乎寻常阳神真人”徐福面色狂变:“不能被其发现老夫的踪迹,不然陛下大计必然暴漏,一切有劳都督出手了。”

    说着话徐福已经远去,不见了踪迹。

    “你是何人!”宇文成都面色冷冰冰的看向黑白无常。

    “好精粹的气血”白无常夸赞一声。

    “可惜已经步入了长生中的人物,三魂七魄皆已经散入窍穴,和咱们不是一路人”黑无常无奈一叹。

    “这小子是个麻烦,我最讨厌至道武者了,咱们先将他除掉再说”白无常面色冷然,杀机毫不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