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神锤无双
    杨玄感这边趁着朝廷无暇分心,暗中谋划着造反大计。一边李渊等人也是暗中设下后手,不断推波助澜,使得杨玄感造反顺利无比,几乎近似于没有波折。

    辽东战场

    张百仁看着身边金刚小和尚,一步迈出脚踏虚空,向着大地深处行去。

    此裂缝虽有天子一掌之功,但天子一掌只是起到引导作用,这裂缝还是当年女娲娘娘镇封魔神,魔神挣扎反抗引起的。

    熊熊热浪滚滚而来,瞧着那无尽火焰在翻滚,死亡之气盘旋缭绕,张百仁对着身边的金刚小和尚道:“你们佛家也来中土凑热闹?”

    小和尚一笑:“施主不知,如今佛家世尊即将转世归来,欲要在中土重新传道,与道门在做一了断。”

    “哦?”张百仁看着小和尚:“这等隐秘之事,你怎么告知我?”

    小和尚满目真诚:“都督与这些家伙不一样,咱们都是真真的修士,他们是为了窃取长生果位的红尘中人,不一样!俗话说得好,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们是一路人。”

    张百仁点点头:“此言大赞!这些家伙修行,只是为了长生。我等修行乃是为了求道,出发地点不一样,所求自然也不一样。”

    张百仁一步迈出,似乎化作了黑洞,所有热浪尚未靠近,便已经尽数被其吸收。

    “都督好神通”瞧着张百仁的动作,小和尚面露惊叹。

    张百仁拍了拍小和尚肩膀,只是如今其身子逐渐缩水,矮下了一个头,整个人只有一米六不到。

    拍着小和尚,两个人反而像是大小兄弟,相当有趣。

    张百仁面带笑容,摸着小和尚的脑袋:“走吧,别吹捧我了,务必不能叫那些混账出世,女娲娘娘的乾坤图,我可是好奇得很!”

    二人一路急行,小和尚脚下步步生莲,金黄色莲花化作了金刚经,消散在虚空中。

    地下世界似乎无限远,张百仁与小和尚走了半日,才见远方传来的一缕光明。

    死气的世界,到处都是火焰岩浆,在那岩浆中心的上方,一卷图纸静静悬浮,却不见魔神的踪影。

    “看到了那卷轴没有,那便是女娲娘娘的乾坤图,乾坤图内蕴含一番乾坤世界。女娲娘娘当年以一界之力磨灭魔神,如今看来是即将大功告成了,只是不知为何居然出现了漏洞,使得乾坤图提早出世了”北天师道掌教真人扫视着岩浆上的乾坤图:“诸位,乾坤图在此,魔神之前被惊动,遁入了岩浆下。杨广那暴君血祭魔神,给了魔神复生的机会。如今那魔神得了百万祭祀,早就恢复了部分元气,我等理应出手先将魔神剿灭,然后在商议乾坤图的归属。”

    “哈哈哈!哈哈哈!不是我们兄弟小瞧尔等,就凭尔等酒囊饭袋,也敢如此行事?就凭你们也想收取女娲娘娘的乾坤图?简直不知天高地厚!没有阳神的修为,无法触及天地本质,就算这乾坤图摆在尔等面前,尔等也收取不得”白无常仰天一阵狂笑:“如今我阴司大帝即将复生,阳世必为我阴司净土,尔等还是乖乖受死吧。”

    一边说着,黑无常已经纵身而起,手中锁链向着乾坤图摄拿而去。

    锁链哗啦啦作响,居然毫无阻拦的捆束住了乾坤图,一道阴阳二气流转,护住了乾坤图的本体。

    “绷!”

    锁链绷直,黑无常猛然一扯,随即面色狂变。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瞧着纹丝不动的乾坤图,白无常也是变了颜色,猛然伸出手抓住锁链,二人齐齐发力。

    但见锁链绷直,却拉不动那大山分毫。

    乾坤图在这一刻似乎化作了巍峨大山,而黑白无常化作了两个愚夫,妄图以自身力量撼动大山的蠢货。

    瞧着蠢蠢欲动的众人,黑无常转过身怒斥道:“还愣着干什么,这可是女娲娘娘的神图,你们想要收取,就先将其拉扯过来,方才能祭炼认主。”

    乾坤图下魔影闪烁,一道虚幻人影仰天咆哮,震动地底世界,似乎也在迎合着黑白无常的话。

    “移动乾坤图,将魔神放出来,岂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白云略带迟疑道。

    听了白云的话,宇文成都冷冷一哼,猛然一步上前,手中马槊向黑白无常打去:“先诛无常,在杀魔王。到时候乾坤图失去了魔王的牵制,自然会收敛神威,然后我等轻易便能收取。”

    “是极,先诛无常,再谈那宝物与魔王”有道人迎合,手中神通卷起,向着黑白无常应了过来。

    “混账!”黑无常扯着锁链,欲要将锁链自乾坤图上解下来,只可惜那阴阳二气似乎化作了一道漩涡,将黑色锁链牢牢定住,仍凭黑无常如何发力,却依旧奈何不得那乾坤图半点。

    “真是该死!”黑无常气的扔了兵器,手中死亡之气流转,与白无常身形交错,瞬间合二为一。

    “嗡!”手中哭丧棒猛然一扫,宇文成都惊得后退三步,面色阴沉不定的看着眼前混沌色的无常。

    “一群蠢货,挪不动乾坤图,尔等就无法收取,你们到底明不明白!”黑白无常齐声道。

    “尔等死人也敢祸乱阳世,今日留你不得!”宇文成都手中马槊一抖,再次迎了上去。

    “不过才触及至道门槛罢了,也配和我们兄弟决斗?”哭丧棒镇压天地,霎时间化作房屋大小,宇文成都手中的马槊弯曲,然后被那滔天伟力弹飞,撞入了远处的山石中生死不知。

    “蠢货,一群蠢货”白无常气得摇头晃脑:“既然你们不识趣,那可就休怪咱们心狠手辣了,哭丧棒下就算阳神真人都可打散魂魄,更何况尔等自废前途,凝结元神之人。”

    “砰!”哭丧棒横扫,摄人心魄的哭嚎声响起,似乎能叫人的魂魄在那哭丧中灰飞烟灭。

    “我来!”一道人影缓缓自远方走来,只见此人过处虚空扭曲,化作了液态,居然凝而不散,修为当真是绝顶。

    此人手中拖着一对双锤,身上披挂一件黑色衣衫,二话不说双锤划破虚空,眼前虚空片片破碎,凶狠霸道的向着黑白无常砸了过来。

    “找死!”无常的哭丧棒迎了上去。

    “砰!”

    只听得一声巨响,哭丧棒脱手而出,锤子速度不减,刹那间凝固虚空,容不得黑白无常遁逃,猛然砸在了黑白无常的胸口。

    “砰!”

    一击将合体状态中的黑白无常轰开,二人口中吐着黑白色的血液,面色悚然:“该死的!莫非霸王在世,当世怎么会有你这等强者。”

    对于黑白无常,那黑袍人看也不看,拖拽双锤径直跨过岩浆,来到了乾坤图前。

    “这人好生凶猛,此人是谁?”金刚小和尚看着那威势滔天的黑袍人,忍不住开口道。

    “太原李家第四子李元霸”张百仁回了一句。

    李元霸站在乾坤图前,瞧着下方依旧折腾咆哮,凶威无尽的魔影,张牙舞爪的向李元霸抓来。

    “砰”

    李元霸二话不说,一锤抡起。

    空气片片碎裂化作了真空,任凭你魔威盖世,面对着这霸绝天下的一捶,也只能灰飞烟灭。

    魔影来不及挣扎,便已经尽数破碎,场中恢复了平静。

    “此人是谁?”

    “莫非是哪位隐世的老怪物?”

    “这人好强的力量,阳神真人居然经受不起一锤子的力量!”

    “人世间何时多了这等强者?”

    场中群雄瞧着那人影,俱都是议论纷纷,却不敢随意出手。

    “不要挪动乾坤图,乾坤图下镇压着魔魂,你的一锤虽然霸道无双,但却没有到达真空极限,根本就杀不死这魔神。当年女娲大神都杀不得此魔神,更何况是你?咱们出去将此地埋葬,要不了千年魔神必然被乾坤图炼死,你又何必多生事端。阁下勇武无双,武道之路几乎走到尽头,要这乾坤图亦不过锦上添花……”南天师道掌教面色苍白道。

    可惜,李元霸是傻子,根本就听不懂南天师道掌教的话。

    “二哥来之前曾说,这些人夺取什么,便叫我夺取什么!”李元霸心中嘀咕,转过身看向远处各位群雄,手指乾坤图:“你们是要夺取这个吗?”

    “不!不!不!”

    众人齐齐摇头,连连摆手。

    开什么玩笑,你这等怪物在前,那个敢出手争夺宝物?

    “我们岂敢争夺这宝物,现在这宝物是属于大人您的。”

    “对!对!对!我们怎么会争夺乾坤图,现在这乾坤图是您的。”

    “就是就是,乾坤图咱们可不敢争夺。”

    一群人纷纷讨好的道。

    “你们不要争夺此物?”李元霸郁闷了,黑袍下的眼睛里满是迷茫。

    这些人不争夺乾坤图,那争夺什么?

    二哥说这些人争夺什么,就叫自己抢什么,眼下众人不争夺这乾坤图,自己抢还是不抢呢?

    “算了,还是不抢了,暂且静观其变,看看这群人在争夺什么宝物!”李元霸这般想着,脚步轻挪,逐渐退到了边缘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