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奢比尸与句芒
    “魔!”乙支文德嘴中喷出鲜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的奢比尸,口中喃呢自语。

    “魔什么?什么魔?”奢比尸面色一变,连忙上前扶住乙支文德。

    “不知,被张百仁一剑斩断了联系,传过来的信息被斩断了!”乙支文德眼中满是遗憾。

    下一刻却见乙支文德面色一变,浩荡迷雾波涛汹涌而下,那一段本来被遮掩的记忆,再次被迷雾笼罩。

    奢比尸见此面色一变,想要开口提醒,却又暗自放弃。

    提醒对方,不过是叫对方在失去一段记忆,仅此而已。

    “想要控制我的记忆”忽然奢比尸冷然一笑,瞧着那铺天盖地自记忆深处涌现而出的迷雾,猛然一把伸出,将那迷雾撕裂:“我的记忆,岂容你做手脚。”

    “大兄,发生了什么?”乙支文德看着奢比尸。

    奢比尸轻轻一叹:“发生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这件事不弄清楚,老夫寝食难安。”

    此时乙支文德看着奢比尸:“道友,我高丽如今战场局势,可否还能逆转?”

    “去为我寻来那战死的尸体”奢比尸嘴角翘起,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我自然会为你退了大隋的兵马。”

    大隋营地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眼中露出沉思之色:“奢比尸修为通天彻地,已经近乎于仙,我的魔种想要操控对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乙支文德想逃脱我的掌心,简直是痴心妄想。”

    一旦中了魔种,魔种与其三魂七魄本源融为一体,就算是转世轮回,也休想摆脱魔种的控制。

    大营内

    杨广端坐案几前,宇文成都单膝跪倒在地。

    “属下无能,叫那宝物被人盗走了,还请陛下降罪!”宇文成都卑躬屈膝,毫无至道强者的风度、威严。

    “你说什么?山河社稷图被人盗走了!”杨广一掌拍在案几上,惹得案几上文书笔墨齐齐一阵跳动。

    宇文成都低下脑袋,面色难看的跪倒在地:“陛下,此地镇封的乃是乾坤图,非陛下想要的江山社稷图。”

    “这不可能,那地图绝不会出错!”杨广猛然站起身,周身气势汹汹的卷起:“可知何人盗走了宝物?”

    宇文成都当时被打入岩浆,如何知道是谁盗走的宝物?

    “当时大都督在场,下官与人激战,看不真切,想来大都督应该有所预见!”宇文成都道。

    “传张百仁!”杨广道。

    没让杨广等多久,就见张百仁已经步履从容的走了进来,瞧着端坐首位的杨广,然后面色恭敬的行了一礼:“见过陛下!”

    杨广传召自己,其用意张百仁心中知道个**分。

    “都督,江山社稷图出世可曾在现场?”杨广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江山社稷图关乎重大,涉及到自己日后翻盘的资本,绝对不能泄露于外。

    瞧着杨广,张百仁点点头:“这等大事,下官岂能不出手。不过有一件事陛下说错了,那地下封印的并非江山社稷图,而是女娲娘娘为了镇压地府君王炼制的证道宝物乾坤图。”

    “怎么可能!”杨广面色这回是真的变了:“这不可能,怎么会是乾坤图,明明是江河社稷图。”

    “此中怕是有阴司暗算,阴司早就想要救出被镇压的地府君王奢比尸。陛下二征辽东,血祭魔神,怕是中了阴司的算计!”张百仁何等心智,略一思索便猜测的**不离十。

    “这不可能!”杨广站起身,在大帐内来回走动。

    瞧着失了分寸的杨广,张百仁一阵苦笑,杨广怕是被人给坑了。

    就算杨广真的得了山河社稷图,但天下民心已反,丧失了天子龙气的加持,杨广又如何调动江山社稷图?

    “何人盗走了乾坤图?”杨广再问。

    张百仁略作沉吟,然后才道:“当时各家高手云集,最强者当属太原李家四子元霸。李元霸一锤捶杀魔神,一锤退避众人。又一锤打的天宝将军败退,当真是凶威无边,堪称天下第一高手。”

    张百仁这话有些诛心了,李元霸虽强,但绝对称不上第一高手。

    鱼俱罗尚未蜕变完成,宇文成都也才步入至道,日后谁是天下第一人,还真不好说。

    当然了

    这其中还不包括他自己!

    “李元霸!李渊!”杨广双拳紧握:“好一个李家!好一个第一高手,去通传李渊。”

    张百仁退下,对着宇文成都挤了挤眼睛,然后起身走出大帐。

    天子一怒,血流成河。

    不管是江山社稷图也好,乾坤图也罢,都是自己辛辛苦苦谋划来的,绝对不容许乾坤图流落于江湖,更不容许乾坤图落在各大门阀世家手中。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南方:“奢比尸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虽然中了我的魔种,但却依旧有反抗的力量。”

    暗自观察着魔种的诸般妙用,张百仁欲要窥视奢比尸记忆中的隐秘。

    可惜奢比尸修为太高,张百仁的魔种也无法窥视半点。

    高丽

    无数死尸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地,奢比尸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将朝廷百万大军埋葬此地,足以叫我恢复修为,一统阳世打入阴司,覆灭了那群鼠辈。”

    只见奢比尸手中掐诀,口中一道铺天盖地的黑雾飞出,将那无数死尸捆束住,顺着其周身窍穴,向体内钻了去。

    “恭喜!恭喜!没想到你倒是命大,居然自女娲娘娘的算计中逃得一命!”春归君步履轻缓的自远处走来,眼中满是笑容。

    “句芒!没想到你这老家伙竟然也活了,禹王居然没能将你镇死!”奢比尸冷冷一笑。

    “彼此彼此,手段高了那禹王一筹而已!”春归君看着那满天黑雾,露出了一抹凝重:“你初次返回此方世界,却不知这方世界水太混,千万莫要过于张扬,免得惹来杀身之祸。”

    “可惜,人族败落,众强者俱都被捆束于九州、幽冥,在这中土谁是我的对手?那个能杀得死我?”奢比尸忽然皱了皱眉:“对了,人族好像就剩下广成子那老家伙不肯合道了吧,这次老夫复生,就送广成那老家伙回归本源,合道虚空。”

    “看到那东南西北的四道黑色杀机了吗?”春归君道。

    “自然是看到了,人世居然还有这般令人悚然之物,瞧着那四道杀机,老夫就忍不住心惊肉跳”奢比尸眼眉挑了挑。

    “你以为人间界如何?”春归君轻轻一叹:“我比你早活了三十多年,却迟迟不肯动作,为何?还不是因为察觉这世界不简单,不敢轻举妄动。”

    “行了,这回有我助你,咱们二人合力,当可一统世间!”奢比尸哈哈大笑。

    “乾坤图是不是你拿的?”春归君看着奢比尸。

    奢比尸苦笑:“那个拿锤子的家伙太恐怖,老夫根本就挡不住其一锤之威!人世间怎么会有这等强者?莫不是西楚霸王那家伙转世投胎了?”

    “此人不过是霸王一缕无意中逸散而出的魂魄本源罢了,被人暗算伤了神智,就算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傻子,想要杀之轻而易举”春归君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奢比尸:“人世强者虽多,但你要注意的只有一人。”

    “何人?居然叫你这般忌惮?”奢比尸一愣。

    “张百仁!大隋都督张百仁,亦号称是天下第一剑仙”春归君轻轻一叹。

    “有那么厉害?”奢比尸不信:“他若有那么厉害,岂能给我转世的机会?”

    忽然想到体内的那股气机,还有那朦胧的记忆,奢比尸笑容忽然僵住了。

    “你被禹王封印镇压,根本就不知无生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含义!”春归君身形变淡,逐渐远去:“记住我说的话,实力没有完全恢复之前,千万不要去与张百仁硬拼。”

    “张百仁?居然被句芒这般忌惮,莫非他便是操控乙支文德的黑手?”奢比尸愣了愣神:“他居然可以暂时掌控我的元神、肉身,这神通太邪门,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也不知道李渊是怎么糊弄过杨广的,居然安然的从大帐内走了出来,随即第二日朝廷便下了围剿令,所有临阵叛逃的道观尽数诛杀殆尽。所有有可能盗取乾坤图的宗门,尽数搜查家底。

    一时间军机秘府闻风而动,登临各大道观,却见各大道观早已人去楼空,潜入了深山老林,根本就找寻不到任何踪迹。

    大帐内

    张百仁把玩着手中的一副白色卷轴,露出了一抹感兴趣之色。

    卷轴很沉,卷在了一处,张百仁根本就解不开卷轴的真面目,自然也就无从将卷轴摊开。

    黑无常的锁链依旧捆束在卷轴上,此时张百仁拿着卷轴,似乎拿了一座大山,若非融入太阳本源,祭炼了体内的骨骼,只怕张百仁还真未必能够拿得动卷轴。

    把玩了一会,随即露出一抹笑容,伸手将黑无常的锁链解下来:“拘拿阳神、魂魄,专门克制修行中人,倒是好东西。”

    ps:明天加更,最近身子不太好,熬夜看申公豹传承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