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睡了她
    “本都督早已修成阳神,天难灭地难葬!”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瞧着杨素欲要将金针逼出体外,顾不得身侧的红拂,顾忌不得身上的伤口,玉笛刹那间到了嘴边。

    玉萧声动,杨素身子一僵,本来被拔出一半的金针,居然再次缓缓插入了杨素的体内。

    “该死的!”杨素面带怒色,不断争夺着肉身的控制权。

    只见那金针时而拔出寸许,时而又齐根没入,随着时间点点流逝,魔种逐渐被其肉身吸收,没入了杨素体内的精血内。

    金乌东升,玉兔东沉。

    折腾了大半夜,张百仁忽然停下玉萧,静静的站在青石上,看着远方的旭日不语。

    “嗖!”

    十几根金针自杨素周身百窍齐齐射出,没入了几十丈外的青石内,不见了踪迹。

    “杨素,你说本都督该如何惩罚你!”直到朝阳彻底东升,张百仁才轻轻一叹。

    “砰”

    地上烟尘卷起,杨素跪倒在地:“求都督开恩!”

    “你还有脸求我开恩”张百仁俯视着杨素,嘴角两颗獠牙缓缓伸出。

    “啪”

    一只晶莹剔透的面具扔在杨素生前,念动间杨素记忆被封印住,然后捡起了地上的面具附着在脸上。

    杨素对着远方的青石一拳轰出,一具石棺做好,然后将自己埋了进去。

    哐当!

    石棺闭合的声音在山间回荡。

    “都督,你……”红拂瞧着张百仁嘴角露出的两颗獠牙,惊得身子一颤。

    “旱魃尸毒,岂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张百仁一指点出,红拂周身百窍瞬间被禁锢住,然后一步迈出来到了红拂的身前,缓缓将其抱住放在了一处避风的青石上。

    “来不及了,怪不得我!糟蹋良家妇女,本都督做不出来!一切皆因你而起,当因你而灭!”张百仁缓缓抚摸着红拂柔嫩的面颊。

    手指缓缓挑开红拂周身的丝带,露出了雪白的亵衣,在红拂惊骇、哀求的目光中,张百仁默默运功:“修行之人讲究炼精化气,而想要化解尸毒却是恰恰相反,需练气化精,将无形的尸毒凝聚为有型之物,彻底排出体外。”

    不理会红拂哀求的眼神,张百仁一边盘膝运功,一边喃呢自语:“这尸毒所化的精气奇毒无比,能不能在尸毒的力量下保存性命,还要看你自己造化。”

    说着话扯去了红拂的衣裤,抱着红拂身形一转,直接落入了不远处的溪水中,直接褪掉了红拂身上的最后防护之物。

    红拂眼睛圆瞪,面露哀求、绝望之色。张百仁面带无奈,轻轻抓住了红拂身前的饱满,二人沉浸于溪水中,向着红拂压了过去:“怪不得我!尸毒所化的精气可是致命之物,不然本都督也不会坏你清白。”

    话语落下不再多说,猛然起身压了上去。

    溪水沸腾,居然在几个呼吸过后化作了漆黑之色,无数的鱼虾异变,先是被尸毒毒死,然后居然产生了尸变,一时间河水中杀戮卷起,腥风四溢。

    红拂身上的束缚不知何时解开,一双手臂揽住张百仁的肩膀,身子不断抖动摇摆。

    许久后,张百仁舒了一口气,脸上的獠牙逐渐化去,红拂的眼睛内却露出了一么红光。

    “砰!”

    张百仁被红拂一拳砸飞,身子在空中一转,已经穿戴好衣衫,精气神爽的站在水面,瞧着芙蓉出水的红拂,摇了摇头:“你若不害我,我又岂会害你清白。”

    “嗖!”

    红拂犹若利剑般,猛然向着小溪边的青石撞了过去。

    周身亵衣尽数为溪水打湿,紧紧的贴在了凹凸有致的身材上。

    张百仁摇了摇头:“你已经得了僵尸血脉,岂是那么容易死的!”

    “砰!”

    一击落下,红拂脑浆迸裂,脑袋已经变了形状,滑落青石许久无语。

    张百仁静静的看着那尸体,只见红拂脑浆回流,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居然再次完好无暇的坐在了哪里。

    尸毒奈何不得张百仁,当时张百仁若非为了趁机降服杨素,也不会叫尸毒扩散,最终不得不出此下策,借助红拂来化解尸毒。

    这还是当初张百仁借助欢喜禅法参悟推演而出的法门。

    红拂默默坐起身,身子沉溺于溪水中。

    过了一会最终无奈的从溪水中站起身,毫不介意自家身躯被张百仁看的一清二楚:“我一定会杀了你!”

    “你不可能杀了我!也不可能有人能杀的了我!”张百仁摇摇头:“你这是自找的。一旦中了尸毒,有三种情况,第一种便是化作僵尸。第二种便是被尸毒化作脓血。第三种便是你这般,算得上好结果。尸毒化入了你的血脉,从此之后你将有漫长的生命,近乎于真正的不死生灵。”

    自己修为念动间千万里,若非生怕张丽华等人在尸毒的刺激下出现意外,张百仁也不会利用红拂化去尸毒。

    红拂缓缓穿上了红妆,周身水汽在慢慢蒸发:“终有一日,我会杀了你。”

    “走吧!你被杨公赐予了我,你就是我的私人物品!”张百仁看着红拂:“我就是你的主人,这便是你的命。”

    “我不信命!我若信命,也不会背弃杨公!”红拂看着远处的石棺:“我虽然背弃杨公,但心中却依旧同样敬重他。杨公生前是何等英明人物,不容轻辱。杨公教我习武,识文断字,恩情大于天。背弃不代表忘却恩情!”

    “我就欣赏你知恩图报的样子”张百仁摇了摇头,脸上满是得意。

    棺盖缓缓打开,杨素自棺材里走出来,背负着石棺跟在后面。

    瞧着张百仁,红拂双拳紧握,眼中杀机缭绕:“你如何处置了杨公?”

    “封印了他的记忆而已”张百仁满不在乎的道。

    他只说了一半,不单单封印了杨素的记忆,更是种魔于杨素,使其化作自己的身外化身。

    “走吧,回涿郡”张百仁背负双手走在前面。

    “东都在此,你既然降了杨公,何不连带杨玄感也一并降了!”红拂瞪了张百仁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