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来护儿
    瞧着苏威,杨广忽然笑了:“爱卿果真是可用之人也!”

    杨广会将区区一个杨玄感放在眼中吗?

    之所以如此问,不过试探一番苏威罢了。

    拍拍手,内侍递上一个人头大小的箱子,慢慢放在了苏威手中:“爱卿果真是可托付的人物,朕这里有一些物件,要托爱卿保存。若有朝一日大隋亡国,你暗中利用匣内之物照顾一番越王杨桐,朕必然感激五内。”

    “噗通!”

    苏威猛然跪倒在地:“陛下,不可!万万不可啊!我大隋精兵如云,猛将如雨,何人能亡我大隋?”

    “亡隋者,人心是也!”杨广背负双手,眼中露出感慨:“群臣离心,百姓恨朕入骨,如今朕已经离心离德,岂不是亡国之兆?”

    “不过你说得对,朕虽然不曾将杨玄感看在眼中,但却也不能姑息,当以雷霆之势将其扫灭,然后竖立大统正宗!叫天下之人知道朕的威严!”杨广回身坐下:“传张百仁!”

    “斛斯政,你要往哪里走!”

    斛斯政递上八百里加急后,心中越想便越加不安,生怕日后杨玄感将消息抖搂出来,使自己死无葬身之地,随即悄然收拾细软行囊,向着高丽方向潜行而去。

    谁知才刚刚出了大营三里,便被人呵斥住。

    瞧着背对自己,坐在青石上的紫衣男子,斛斯政脚步顿住,瞳孔猛然收缩,惊得脱口而出:“大都督!”

    “再往前走可就是高丽地界了,大人孤身一人向着高丽国界而去,莫非是要通敌叛国?”张百仁摆弄着玉萧。

    “大都督说笑,本官已经位极人臣,区区高丽覆灭指日可待,本官岂会去投靠将亡之国!”斛斯政义正言辞的呵斥着张百仁,眼中闪烁道道寒光:“倒是大都督,半夜不去歇息,反而坐在此地,莫非是等什么人?被本官撞破,都督该不会害了本官性命吧。”

    对于斛斯政的狡辩之术,张百仁还是第一次认识到,低头一双眼睛看着斛斯政,看了一会方才轻轻一叹:“可惜!你这厮天生便是混官场的料子,脸皮厚而且还还手辣心黑,第一次东征三十万大军虽是陛下授意,但却还是死在你这蠢货手中,你若但凡有半点良知,也不会真的坑死三十万将士。”

    “哼,你这方外之人知道什么,我等臣子官职、荣耀皆来源于陛下,我若完不成陛下的旨意,就要掉脑袋。死道友不死贫道,为了不掉脑袋,只能请那三十万将士上路了!”斛斯政气势盎然,话语振振有词。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杨广叫你埋葬三十万大军,你便埋葬啊?

    “本都督也不与你啰嗦,今日你既然叛逃,撞在本都督手中,那可就怪不得本都督心狠手辣下手无情了!”张百仁缓步向斛斯政走来。

    “砰!”斛斯政先发制人,一拳向张百仁胸口掏来。

    张百仁嗤笑一声,随意一掌将斛斯政拍入地面,封锁住对方经脉,一根手指魔种流转,打入了对方的眉心祖窍。

    “张百仁,你敢杀我!”斛斯政一招败亡,顿时呲目欲裂。

    张百仁轻轻摇头,嘴角翘起带着笑容:“你还有可以利用的价值,我岂会杀你?利用你去监视高丽的满朝文武,监视乙支文德与奢比尸刚刚好!”

    脚掌一跺,斛斯政再次从大地中挤出来,张百仁看了斛斯政一眼,身形消失在密林中。

    “咦,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斛斯政怀抱包裹,瞧着阴森的密林,忽然一个哆嗦,脚步匆匆的向着高丽而去。

    斛斯政走后,张百仁自大树上跳下来,瞧着对方远去的背影,露出一抹沉思。

    “都督,陛下召你进去!”张百仁刚刚回到大营,便碰到早已等候在门前的内侍。

    张百仁点点头,走入了杨广大帐,却见杨广手中勾画着地图,正是杨玄感叛军的位置。

    “都督以为朕该如何行事?”杨广看向张百仁。

    张百仁伸出三根手指:“陛下有三种选择,下官直接找人取了杨玄感首级,群龙无首之下叛军自然归附。”

    杨广摇摇头:“朕乃浩荡天师,岂会做如此阴暗手段。”

    张百仁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随即伸出第二根手指:“那倒也简单,陛下直接遣虎贲郎将陈棱攻元务本于黎阳,在遣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左候卫将军屈突通乘传发兵以讨玄感。而陛下本部则直入东都,以浩荡之势斩杀天下各路反贼,所过之处反贼俱都为土鸡瓦狗而已,不堪一击。此举一来可以震慑天下乱党,二来更可以彰显朝廷的力量,日后天下各地反贼再想惹事,也需掂量一番。”

    “第三呢?”杨广又问。

    张百仁笑着摇摇头:“第三不说也罢,宇文述出征必然会有宇文成都随行,宇文成都乃天下少有的高手,各地叛党陛下不必理会,直接杀入东都了结了杨玄感的性命便好。”

    “便依照爱卿所言,只是来护儿如何处置……”杨广略作犹豫。

    “如今满朝文武公卿皆有子嗣加入叛党,来护儿哪里,下官亲自走一遭!”张百仁面带冷笑:“若来护儿敢有半点迟疑,下官便斩了他的脑袋。”

    “有劳爱卿!”杨广点了点头。

    辞别杨广,张百仁径直奔着东莱而去,转眼间便已经看到了来护儿旌旗招展的大军。

    张百仁降下云头,显露身形,来到了大营外。

    “来者何人?”有将士瞧着一袭衣衫华贵的张百仁,开口问了一声。

    “本都督张百仁,奉天子旨意前来,速去通秉来护儿!”张百仁大袖一甩,背负着石棺的杨素出现在大营外。

    中军大帐内,来护儿看着手中情报,露出了沉思之色,脸上满是纠结。

    “将军,大都督张百仁到了,就在门外候着!”侍卫通秉了一声。

    “速速请其进来”来护儿愣了愣神,猛然站起身道。

    侍卫领命而去,来护儿在大帐内转悠一圈,方才道:“大将军这个关头赶来,怕是来者不善,还需好生应付。”

    “都督,将军请您进去!”侍卫道。

    张百仁点点头,起身领着杨素走了进去。

    一路上众侍卫瞧着怪异的二人组,眼中俱都露出了诧异之色。

    “大都督,你可要为下官做主啊!”来护儿已经站在了大帐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目光转过杨素的身躯,愣了愣神,急忙快步迎上来。

    “哈哈哈,大将军有什么委屈,需要本都督做主,将军太客气了”张百仁笑看着来护儿。

    “杨玄感那狗贼居然污蔑本将军造反,以此为借口冒天下之大不讳造反,这事若传道陛下耳中,下官是有口莫辩啊!”来护儿无奈道。

    “是吗?”张百仁扫过来护儿:“听闻将军子嗣已经投了杨玄感,也不知是真是假。”

    “屠刀之下,当然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还是小命要紧!”来护儿苦笑着道,目光一转看向了背负石棺的杨素,惊疑道:“此人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杨公?”

    “大人好眼力,此人便是杨公。这厮也不知得了何等造化,居然化作了金尸,进而欲要窃取大隋龙气突破旱魃。前些日子此人刚刚突破旱魃,恰被本都督收服,炼制成了傀儡留作账下听用,等闲至道强者是难近周身三尺,倒也好用!”张百仁话语风轻云淡,但却满是敲打的味道,听的来护儿瞳孔紧缩,惊悚道:“都督好本事!”

    二人走入大帐,杨素尸身遁入大地,留下张百仁与来护儿端坐。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端起案几上茶水,方才道:“如今杨玄感造反,不知将军如何抉择?”

    “静听陛下吩咐”来护儿恭敬道。

    张百仁一笑,上下打量了来护儿一遍,方才点点头:“劳烦将军去东都救驾吧!翌不知将军帐下可有杨玄感的奸细,公且一试,以辨究竟。”

    听了这话,来护儿顿时苦笑,无奈的对着大帐外侍卫喊了一声:“来人,去召集众将士过来。”

    来护儿召来众将士,此时张百仁自大帐内隐去身形,瞧着下方的众位将士,来护儿硬着头皮道:“诸位,如今杨玄感兵围东都,如何救之?”

    来护儿这话有学问,直接问如何救,而不是去救不救。

    众将士有聪明之人,沉默以对,静观其变。下方李子雄道:“大将军,如今我等不得陛下赦令,如何救之?”

    “是极是极,若擅自用兵,被朝廷误以为真的造反,岂不是丧了性命?”

    “将军还需深思熟虑,坐等陛下旨意!”

    瞧着众将士,来护儿心中一冷,不敢叫众人继续辩论下去,厉声呵斥道:“洛阳被围,心腹之疾;高丽逆命,犹疥癣耳。公家之事,知无不为,专擅在吾,不关诸人,有沮议者,军法从事!”

    说完话猛然一挥手:“尔等退下吧!”

    瞧着如此反常的来护儿,众将士俱都面色诧异,心中摸不着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