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本命天碑
    “茯苓膏中的仙草果真玄妙万端,不愧是从蓬莱仙岛中求来的神药”龟丞相化作人形,摇摇晃晃好生一阵打量后,方才心满意足的迈着大步向中土而去:“老龟我龟壳万载不能化形,如今仙草配合灵药,却是助我冲破关隘,不得不说人族丹道还是有些妙处的。”

    张百仁自永安宫中进餐完毕,与萧皇后、巧燕道别,出了永安宫中正要返回自家府邸,忽然只见一位干瘦的、白净的老者挡在了对面:“见过大都督!”

    “你是何人,为何拦我?”张百仁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眼前老者,但见其周身有水汽缭绕,眉宇间带有江河之神秀,显然不是人族。

    “都督,前方便是茶楼,不如暂且入内一述如何?”老者恭敬的一礼。

    “前面带路”张百仁略带沉思,随着老者来到茶楼。

    “二位客官里面请”小二热切的将二人迎进去,二人临窗落座,才听小二道:“二位客官,喝什么茶?”

    “随便”老龟摆摆手,拿出一块银子,扔在了小二怀中。

    接过银子,小二顿时眉开眼笑:“二位爷稍后。”

    小二蹬蹬跑入后堂,不多时滚烫的热茶端来,然后恭敬退下。

    茶是热的,但张百仁也好,还是对面老者也罢,都瞧不上眼。

    “之所以拦住都督,是有要事相商”老者略作沉吟,方才自袖子里掏出一份金光流转,烫金大字闪烁的请帖:“都督,东海龙王欲要请都督赴宴。”

    “哦?将我请入东海之后,在暗中布下埋伏斩杀于我吗?”张百仁扫过那请帖,眼中露出了一抹不屑。

    “龙宫欲要与妈马祖娘娘和解,还请都督自其中代为周旋,此事若能成,愿以重宝相赠!”龟丞相绿豆眼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上下打量龟丞相一遍,方才道:“四海龙王乃海中霸主,怎么会想着和解?”

    “都督不知,惊瑞之日将近,众位龙王欲要养精蓄锐,不宜多起事端。若能休养兵戈,于马祖大神也好,还是四海龙王也罢,都是大有好处。惊瑞之日事关天大机缘,都督不为自己考虑,也需为马祖大神考虑一番,岂能叫马祖为你而弃了惊瑞之日的机缘”龟丞相巧舌如簧。

    “惊瑞之日,到底是什么?”张百仁看向龟丞相。

    龟丞相摇摇头,笑而不语。

    张百仁默然,惊瑞之事自己日后还需另做打探。

    随即看向了车水龙马的街道:“我若出面调和,不知四海予我何等异宝。”

    “当年佛陀东渡,传教中土,恰逢此时我中土有高手横空出世,逼得佛陀不得不坐化,留下了十八颗舍利。只要都督肯罢手,我东海龙宫便奉上当年世尊留下来的十八颗舍利之一”龟丞相笑语盈盈道。

    世尊舍利,若不明就里之人,定是无法拒绝这等诱惑。

    此时老龟一副吃定张百仁的样子,眼里满满全是自信。

    张百仁缓缓站起身,临窗而立,瞧着下方干瘦的百姓:“世尊舍利?不够!”

    “哈哈哈,都督果真是爽快人,我就知道都督定然不会……”

    话语戛然而止,气氛瞬间凝滞。

    “嗯?”老龟愣了愣神,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都督说什么?”

    “我说不够!”张百仁嗤笑一声。

    老龟顿时急了:“都督,这可是世尊的舍利,蕴含着世尊修成的大神通……。”

    “我说不够!”张百仁打断了老龟的话。

    老龟闻言苦笑,略做沉思,过了一会才道:“都督想要什么?”

    “此事非我一言而断,你且随我前往马祖法界,问问马祖的意见如何?”张百仁看向老龟。

    老龟当然不能反驳,二人都是有道高真,直接化作空气遁走,再出现已经到了东海之滨。

    张百仁有马祖法界入口的口诀,将龟丞相甩在身后,直接进入马祖法界。

    马祖法界内

    马祖端坐在一块青石上,周边竹林缥缈,只是这竹子是金黄色的。

    “姐姐”张百仁看着那一袭蓝衫的背影,开口轻轻唤了一声。

    “如今中土大乱,改天换日,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马祖笑着道。

    “东海老龙王受不住了,要我出面调和!”张百仁看向马祖:“姐姐可知惊瑞?”

    马祖略带沉吟,随即道:“你如今已经证就阳神,告知与你倒也无妨。”

    “惊瑞之日,会有无数上古残魂复生,老古董复活,共同争夺成仙之机!”马祖站起身来到张百仁身边:“所谓的惊,便是惊醒。瑞,便是天地赐下的祥瑞。”

    “四海请和,姐姐以为如何?”张百仁看向马祖。

    马祖略带沉吟,随即点了点头:“三百年之内,必有惊瑞,你如今证就阳神,三百年于你来说不过是换了一次躯壳而已,你若有天资,到时候必然可以有惊天收获。”

    瞧着马祖,张百仁点点头:“东海既然请降,不知姐姐与我说说趁机讹诈什么宝物好?”

    “再好的宝物,也只是外力,岂能及得上自家实力?”马祖看着张百仁:“东海有半卷天书,相传乃上古大神通三头六臂的残卷,你趁机索取过来,日后若能找到另一半,便可成就三头六臂大神通。”

    张百仁眉头一皱:“人如何会有三头六臂?”

    “你本身修炼的便是法,却又不肯相信法界的力量!”马祖轻笑。

    张百仁老脸一红,忽然想起了前世有人天生畸形,六根手指亦或者是六根脚趾。

    张百仁想起自家手中还有半卷天书,顿时心中一个激灵:“这貌似是一个机会啊。”

    “姐姐稍后,我去与东海使者叙说”张百仁出了马祖法界,想起三头六臂,心中便一阵火热。

    三头六臂,必有神异。

    “都督,怎么样?”龟丞相见到张百仁在空中重组身形,赶忙迎了上前。

    “听人说东海龙宫有上古神术三头六臂的半卷秘法……”张百仁意味深长的看着老龟。

    老龟闻言笑容一僵,愣愣的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道:“不肯给?”

    老龟面做为难,心中却松了一口气:“我倒什么,原来是这东西。”

    “罢!罢!罢!”老龟深深一叹:“为了我东海和平,给你又能如何?”

    “走吧,先入龙宫,在做详谈”龟丞相化作本相,直接开辟海浪,请张百仁进入龙宫。

    “都督随我来”张百仁与龟丞相来到海底一处峡谷前,只见龟丞相脚掌一跺,地崩山摧,大地隆起,一道石碑自地底深处慢慢破土而出。

    海水一片浑浊,石碑高十丈,上有天书文字流转。

    “这便是那三头六臂秘法的本文,当年这石碑本来是皮卷,后来老龟尝试修炼秘法,那皮卷不知为何,居然化作了石碑。此处乃是我龙族水府禁地,都督尽管在此参悟秘法,当然……都督若有本事将石碑带走,老龟也绝不阻拦”龟丞相此时格外大方:“都督尽管参悟,我去禀告龙王。”

    瞧着龟丞相走远,张百仁轻轻一叹,再看看天书文字流转的天碑,起身凑了上去。

    看着那天碑,张百仁仔细打量着天碑文字,霎时间无尽奥义沉入其中,不可自拔。

    远处

    龟丞相贼头贼脑的打量着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这可是龙族的本命神通法天象地,给你几十年时间,你也未必能摸到半点皮毛。暂且以法天象地的天书将你迷惑住,三日时间一过,老夫在假装弄错将你惊醒,到时候叫你觉得自己占了便宜,但却偏偏吃了大亏。”

    说到这里,老龟摇头晃脑转身离去:“老龟我简直是太仁慈了,为了那茯苓膏中的仙草,我容易吗?”

    一到信息自老龟手中散发而出,向着北天师道而去。

    北天师道

    掌教真人猛然坐起身,一把抓住天空传来的令符,面色郑重道:“速去请诸位老祖于大殿中汇聚。”

    不多时,众位长老真人齐聚,掌教面色阴冷道:“张百仁已经被本座拖住,灭杀金顶观就在今朝,诸位长老需齐心合力,莫要叫金顶观的贼子走脱。”

    “谨遵掌教法旨!”众长老齐齐一声惊呼。

    金顶观

    某处山洞内

    两具白花花的身躯不断变换着姿势,小寡妇媚眼如丝,娇喘连连,张百义闭着双目,手中结了一道法诀,一颗舍利悬浮于虚空,散发出无尽佛光似乎照亮了永恒的黑暗。

    本来娇喘吁吁的小寡妇,此时脸上的媚态也逐渐散去,露出了庄严之色。

    “一旦转修大欢喜禅法,便永无后退之路,要么超脱,要么彻底沉沦,没有第三种选择!”此时张百义周身安详,心神尽数沉入舍利之中,开始了欢喜禅法的修炼。

    山顶

    朝阳老祖面色庄重:“不知为何,今日心中总是有一种不安萦绕,似乎是大祸临头的感觉。”

    “大哥,要不然咱们出去避避?”夕阳老祖道。

    朝阳老祖略作沉默,过了一会才道:“去将张斐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