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天书归回
    四叔?

    张百仁闻言一愣:“四叔是谁?”

    “四叔张志”张百义眼睛猩红道。

    张百仁扫过张家坟墓,扔掉了手中纸钱,慢慢站起身:“是了,张家尚有一人逃过此劫,想来四叔便是那人。”

    话语顿了顿,转头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义:“你说天书交给了北天师道,此事从何说起?”

    “四叔用天书交换了北天师道的那颗世尊舍利,助我修炼大欢喜禅法!”张百义跪倒在墓碑前,拿过纸钱慢慢焚烧。

    “哦?”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的虚空,许久不语。

    过了一会,才见天边人影流转,北天师道掌教面色恭敬的走进来,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见过都督!”

    “你这厮灭我纯阳道观满门,居然还敢出来,是谁给你的胆子!”张百义猛然蹿起身向着掌教打去。

    掌教摇摇头,一挥手荡开了张百义,然后双眼看向张百仁:“都督,此事我北天师道有解释。”

    张百仁闻言不置可否,掌教恭敬道:“都督不知,纯阳道观实在过分,暗中谋算我北天师道天书也就罢了,居然还盗取我北天师道的世尊舍利,简直是欺人太甚!我北天师道若无点动作,日后如何立足于天下。”

    “胡说,明明是我利用天书交换的世尊舍利,怎么会盗取舍利?”张百义怒斥一声,转过身看向张百仁:“大哥,他信口雌黄冤枉我。”

    “你用天书交换世尊舍利?”北天师道掌教一愣:“你与那个长老交易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我四叔做的交易!”张百义义正言辞道。

    “都督,我北天师道是绝对没有收到过天书的,此事天地可鉴!本座亦可以起誓!”掌教手指竖起。

    一面是恩情淡寡的娘舅,一面是断绝恩义,但却血脉犹在的本家,张百仁如何做?

    “我不管那么多!”张百仁挥手打断了张百义与掌教的话:“我乃是张家之人,我只要张家血脉不能断绝,纯阳道观的道统不能断绝。至于说张家死多少人,死了多少嫡系,与我无关。”

    此言一出,北天师道掌教顿时面带喜色,没想到张百仁与纯阳道观断的这么干净。

    一边张百义呲目欲裂,撕心裂肺道:“大哥!”

    “虽然张家与我无关,但朝阳老祖与我却有恩情,不能白死!”张百仁背负双手,向着山下走去:“这笔账没完,还需北天师道与我一个交代。”

    张百仁远去,掌教一个哆嗦,连忙上前:“都督且慢!”

    “如何?”张百仁转头看向掌教。

    掌教连忙道:“都督,我北天师道四位长老忽然失踪,不知都督可否见到?”

    “死了!被我杀了,莫非你有意见!”张百仁一袭紫色衣袍,头戴发冠慢慢转过身,双眼看向了对面的北天师道掌教。

    感受着背后众位长老的目光,掌教硬着头皮道:“这几位可都是你叔祖辈的人物!”

    “死了就是死了!”张百仁转身继续远去,脚下踩着依旧略带粘稠的血渍,一步一行慢慢的走到了山下。

    可惜!

    看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北天师道众位长老义愤填膺,但却是终究不敢动手。

    “这余孽怎么办?”看着跪倒在地的张百义,一位长老将对张百仁的怒火转移到张百义身上。

    “带回去圈养起来,叫其留下血脉!”掌教冷冷一哼,转身消散在空中:“全力寻找张志!一定要赶在大都督面前将天书夺回来。”。

    “哥!”张百义撕心裂肺的吼了一声。

    “我还以为你会忍不住大开杀戒”徐福跟在张百仁身后。

    “金顶观与北天师道的恩怨纠葛稀里糊涂,已经说不清到底是谁对谁错!”张百仁背负双手,虽然化作了七八岁的孩童,但周身却自然有一种威严的气度:“因果而已!陛下要我剿灭北天师道与南天师道,计较这么多有什么用?和一群死人计较,本都督没那么无聊。”

    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徐福摇摇头,径直消散在空中。

    却说张百仁来到山脚下,一双眼睛看向烟火冲天的纯阳道观,手中出现了一滴殷红色血珠,在血珠内似乎有一枚太阳在缓缓升起,照耀无穷寰宇。

    “张志!天书是我张家之物,是母亲之物!你敢从中作梗,盗取天书,本都督岂能容你!”一道虚幻花瓣流转,因果之力交织,不断的向着血珠卷去。

    下一刻血珠蒸发,张百仁身形消失无踪。

    “天书果真高深莫测玄妙万端”某一处偏僻的深山老林内,一道道符文贴在大树上,张志看着那符文,露出了一抹陶醉之色。

    在不远处,一座茅草屋稻草翻新,显然是新盖的。

    “哈哈哈,那傻小子空守宝山,但却偏偏不自知,简直是可笑到了极点,正法不修修邪法,果真是天下第一纨绔!”张志打量着树木上的符文,随即走回茅草屋前,拿出来不知什么皮毛制成的笔杆,正在慢慢修饰。

    “张志!”

    忽然一道声音自背后响起,惊得张志连忙回身,露出了戒备之色:“你是如何入我弥罗大阵的?”

    入目处却见一气度不凡的童子站在青石上,静静的扫视着自己。

    “交出天书,自废修为,本都督放你一条生路!”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盯着张志。

    “哪里来的小娃娃,也敢在道爷面前大放厥词!”道人嘲笑一声,随即手中神光流转,只见大树上的道道符文向着张百仁飞去。

    那无数符文化作一张电网,欲要将张百仁包裹住,化作一只烤乳猪。

    张百仁摇摇头,袖子轻轻一扫,满天符文瞬间消失一空,然后对着张志手掌一招,就见其怀中一书籍大放光芒,落在了张百仁手中。

    见到张百仁轻而易举的破了自己手段,张志顿时豁然变色:“我乃金顶观张家的人,阁下为何夺我天书?”

    “金顶观已经被人剿灭,你且去陪葬吧!”张百仁手中一道雷霆迸发,不待那张志反应过来,已经将其化作了齑粉,三魂七魄瞬间被天雷炸开。

    “物归原主!”张百仁扫视着手中天书,轻轻一叹:“因果循环,此物终究又回到了本都督手中。”

    说完话,身形一转消失在空中,不见了踪迹。

    张百仁走后不久,才见天空中道道阳神流转,落在了竹屋前,瞧着那一堆齑粉,俱都是露出惊骇之色。

    “来晚一步,也不知天书落在了谁的手中”领头之人面露遗憾之色。

    “可惜了!”

    一群人搜寻一番,方才就此远去,不见了踪迹。

    中土

    洛阳城

    无数高手暗自汇聚

    张百仁缓步走入皇城,却见大内侍卫俱都是面色严肃的汇聚一处。

    张瑾静静的站在大殿外,等候天子的吩咐。

    “大都督,陛下请您进去!”

    张百仁刚刚来到大门前,就有内侍开口。

    走入大殿,看着端坐上首的人影,张百仁愣了一愣。

    而此时杨广看着张百仁,也是愣住了。

    “陛下你……”张百仁看着端坐在哪里的杨广,露出了诧异之色,如今杨广垂垂老矣,大腹便便,哪里还有往日那种重返年轻的风采?

    “遭受了龙气反噬,破掉了长生神药的力量”杨广轻轻一叹,随后手掌一伸,签发了一道手令扔给张百仁:“倒是你,怎么返老还童,越活越年轻了?”

    “下官已经化作阳神真人,超脱生死轮回,年龄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数字罢了”张百仁接过杨广手令,露出了一抹诧异:“陛下下定决心围剿上清、灵宝了?”

    “必杀之!”杨广眼中杀机四溢:“你暗中点齐高手,封锁上清灵宝的各地关卡,不得任何人放行,只许进不许出!”

    “封锁的路上,却封锁不得空中,封锁不得地下”张百仁沉思道。

    “无妨,朕早有准备,请了弥罗真人出山!弥罗真人炼有一宝,唤作是弥罗光罩,只要将那弥罗罩一抛,管叫他阳神难走,僵尸难行!天上也好,地下也罢,都是一块铁板”杨广自信道:“朕欲要亲征,亲自剿灭此二宗。”

    “下官定安排妥当!”张百仁点点头,拿了手令走出,瞧着恭敬侍立的张瑾,张百仁扫过大殿前的上千大内高手,露出了一抹笑容。

    两千大内高手,三千军机秘府高手,若不能剿灭区区上清、灵宝二宗,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目标上清,封锁一切门路,许进不许出!”张百仁面色冷酷,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张瑾点点头:“上清交给我等,灵宝就交给都督了。”

    “务必不能出现岔子!”张百仁面色凝重道。

    “都督放心!”张瑾一挥手,众侍卫暗中出了洛阳城,一骑绝尘,径直向上清道而去。

    回到自家府邸,张百仁签发手令,三千军机秘府高手如今早埋伏在灵宝周边地界,暗自里登录名册,只待张百仁一声令下,便冲入其中进行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