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法相一掌
    这个世界很公平,但却又很不公平!

    就比如说现在!

    脚下的这位见神武者可能苦苦修持几十年,却挡不住杨广这贪杯好色酒肉之徒的一刀。

    杨广修炼武道很刻苦吗?

    简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若非怕被人刺杀,只怕武道都不会修行。硬生生的靠着无数灵药供应,堆到了易骨境界。

    人家苦苦几十年的修行,却抵不过这厮几日之功。

    当然,杨家当年夺得天下,获得天子龙气,也是百倍艰辛,其艰苦不足外人道也。

    张百仁静静的背负着双手,一双眼睛看向远方云端,天空中白云此时沾染了道道的血色。

    云是水汽组成,地上血水升华,天空中浸染了一道道血云。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了远方,山上杀戮已经逐渐停息。

    过了许久,才见张瑾自山上走下来:“陛下,上清道屠戮一空,不曾有活口留下。”

    说来也奇怪,张瑾被人洞穿心口,居然仿佛没事人一般,身上金铁蠕动,伤口刹那愈合。

    “走吧,下一个便是灵宝!”杨广转身上了轿子。

    张百仁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那老祖带走的叶子乃是洞天之物,其内蕴藏着上清传承,以及上清的重要人物,若不能诛杀,怕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杨广眉头皱了皱,随即摇摇头:“无妨,只要朕在世一日,上清便休想在重兴世间。”

    张百仁见此不在做声,随着杨广一路向灵宝而去。

    灵宝

    掌教真人面色凝重的立在一处石洞前:“老祖,后辈弟子无能,惹出了祸事,朝廷围剿在即,还请老祖携带宗门宝物,门人弟子,暗中保存下有用之身,日后在谋东山再起。”

    “唉!古今多少兴亡,此乃岁月轮回,你不必心怀愧疚”洞府大门吱呀打开,走出了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

    少年手中拿着一尊法印,递给了掌教:“将门中精锐、核心尽数收之于此中,我灵宝兴起数百年,岂能未战先败?即便是败亡,也要叫天下各宗见识我灵宝的实力。”

    “老祖,天子实力强横,您又不是没有看到!”掌教接过法印,露出了震惊之色,脸上满是惶恐。

    “老夫岂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却见少年缓步而出,转瞬间便到了山门下,瞧着远处的迎客青松,慢慢悠悠的一阵叹息。

    在不远处,军机秘府各路探子暗中监视,露出了道道戏虐之色,就仿佛是要吃掉老鼠的猫儿一般。

    瞧着天空中的弥罗罩,老祖摇摇头,慢慢闭上了眼睛。

    没让这老道等多久,天子率领手下大内高手,合三千军机秘府高手,共计五千人,一同来到了灵宝脚下。

    “前方何人,天子座驾降临,还不速速跪拜迎接”张瑾呵斥一声。

    瞧着那青年男子,张百仁瞳孔一缩,不着痕迹的挡在了杨广的座驾前。

    “贫道见过陛下”年轻道人双手行了一记道家礼法。

    “你这道人倒也有趣”杨广掀开帘子,自软塌内走下来。

    “陛下小心!”张百仁面色凝重道。

    “哦?”杨广眉头一皱:“道士何人?”

    “轮回无尽,千古悠悠,要那姓名作甚,陛下尽管称道士无名氏便好”老道士轻轻一笑。

    杨广上下打量着那道士,也察觉到了道士的不凡之处:“可知朕所为何来?”

    “覆灭灵宝道观”道人面色恭敬,依旧不温不火。

    “既然知道,何不遁逃?”杨广来兴趣了。

    “陛下杀戮太重,贫道欲要在此度化陛下,请陛下苦海回头”道人不紧不慢道。

    “渡我?”杨广忽然笑了,笑的很得意,很畅快:“倒也有趣!有趣!你如何渡我?”

    “与陛下做过一场,陛下若能拿下贫道,便算贫道输了”道人依旧不紧不慢道。

    “输了如何?赢了如何?”杨广站起身,软塌后撤。

    “输了贫道任凭陛下处置,赢了请陛下回转洛阳,静候天命!”道人不温不火道。

    “陛下不可,不如下官代陛下赌一把!”张百仁瞧着眼前道人,不知为何居然觉得有些不妥。

    “无妨!”杨广摆摆手,眼中满是豪气:“朕若连一个小道士都无法战而胜之,如何屈服天下?”

    杨广周身龙气流转:“你动手吧!”

    一边张瑾嗤笑:“道士,你是不知天子龙气的厉害,面对着天子龙气,只怕你神通在厉害,也休想发挥出半分。”

    道人一笑,对着杨广恭敬一礼:“贫道失礼了!”

    话语落下,道人身子一转,居然化作了一只飞天旱魃。

    “这……”张瑾惊得急忙挡在杨广身前,张百仁面色骇然:“这不是上次被我重创的旱魃吗?你如何化作了灵宝老祖?”

    “都督可曾听过兵解?”旱魃僵尸依旧是翩翩有礼,只是空气中翻滚的热度叫人心惊。

    “陛下,这可是飞天旱魃,不下于至道强者,再加上此人兵解轮回,又寻回前世的力量,简直是深不可测!”张百仁压低嗓子道。

    杨广也不傻,看到旱魃真身的那一刻,心中就知道事情有些大发了。

    “就是不知朕的天子龙气能将旱魃压制到那一地步!”杨广感觉到了棘手。

    “这飞天旱魃再加上兵解的阳神,只怕大将军鱼俱罗亲至,也难以拿下吧!”张瑾在一边嘀咕。

    这根本就不是能不能拿得下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战胜的问题!

    旱魃就是人类至道境界的武者,只是鱼俱罗在至道境界走了很远,究竟到那个地步,无人知晓。

    “果然有备而来!”杨广二话不说,天子龙气卷起,一拳向着那旱魃打去。

    龙气之下破灭万法,但偏偏僵尸由死转生,旱魃更是死尽阳生,违逆了天地法则的存在,想要降服这旱魃,可并非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就算张百仁全力状态之下,一剑也斩杀不得旱魃。

    面对着杨广的一拳,旱魃居然毫不畏惧,周身火焰卷起,向着杨广迎了过来。

    火焰被龙气压得熄灭,但听的一声巨响,旱魃倒飞而起,杨广却退了五步。

    旱魃身上属于法的力量被压制住,但其肉身固若金刚,难以摧毁,绝非杨广区区易骨境界的力量可以破坏。

    “陛下,旱魃金刚难摧,还是用兵器来的爽利!”张百仁腰间佩剑解下,一道诛仙剑气灌注其中,随手抛给了杨广。

    杨广拿住宝剑,一双眼睛看向旱魃,二话不说便向着旱魃扎了过去。

    旱魃眼皮子狂跳,面对着杨广的一剑,致命危机传来,却是不敢硬接,居然搬起了身边一人高的巨石,向着杨广砸了过去。

    天子龙气其实也算得上是法界的一种奇怪力量,天子龙气对于压制法界的力量无往不利,但对于物质界中的力量,却是点用也无。

    那石头撞击而来,乃是物质界的力量,杨广天子龙气起不到作用,只能不断凭借一己之力开碑裂石。

    “砰!”

    “砰!”

    “砰!”

    瞧着那一人高的大石头不断砸来,不断被杨广一拳拳破开,不过转眼就血肉淋漓,看的张百仁一阵牙疼。

    还装逼不?装逼遭雷劈!

    眼见着杨广节节后退,后力不及,若有闪失便是被砸成肉泥的下场,张百仁冷冷一哼:“够了!”

    张百仁怀中金简散发出一道温润之光,下一刻就见张百仁身形节节拔高,不过刹那间便化作十丈高,三十多米,一掌遮天蔽日般向着旱魃拍了下来。

    法天象地,当然不会那般简单,只是**上的变大,而是一举一动都有天地的力量加持。

    “区区幻术,岂能奈我何!”旱魃真身冲天而起,一掌向张百仁的手掌砸去,欲要将那手掌击溃:“世人都说大都督神通无尽,我看却也不过如此!”

    “砰!”一掌落下,地崩山摧,地动山摇。

    坚硬的青石化作了几分,那旱魃自不量力,居然妄想凭借至道力量,挡住张百仁法相的一掌。

    话未说完,整个人便已经被砸入了乱石中,周身历经千年淬炼的筋骨,亦不知断掉了多少根。

    “尓敢冒犯陛下,实在罪该万死!”张百仁再次一拳挥出,卷起了道道罡风,空气在这一拳之下化作了虚无。

    “嗖!”

    这次旱魃学乖了,见机不妙立即遁入大地,转眼便出现在百丈外,口中高呼:“陛下乃万乘之子,岂能言而无信乎?”

    “都督且住!”

    杨广稳住身形,连忙高呼。

    张百仁收了法相,转身看向面容狼狈,灰头土脸的杨广:“陛下,此人胆敢冒犯陛下,当诛杀之!”

    杨广面色阴沉,一双眼睛看向旱魃,却见那旱魃比之杨广更加凄惨,周身筋骨错位,断了不知多少。

    “陛下乃天子,言出法随,岂能言而无信?”旱魃看着杨广,双腿一软坐在地上,面带惊悚之色的盯着张百仁。

    “罢!撤兵!”杨广咬牙切齿的盯着旱魃,狠狠的甩了甩袖子,转身走入轿子里。

    张百仁摇摇头,略带无奈道:“装逼遭雷劈啊。”

    ps:感谢“君君宏”同学的万赏,谁知道我现在欠多少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