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仙人子嗣
    杨广是天下第一人,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即便损失了三成的天子龙气,但杨广依旧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

    就算张百仁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诛仙剑道不出,自己怕也是奈何不得杨广。

    天子龙气,已经令杨广立于不败之地。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就见赵如夕满是惊讶的脑袋探出来,眼中满是讶然:“百忍怎么来了?”

    “有些事情想要和……他商议!”张百仁拉长音,终究没有找到合适的形容词,只能用他去代替。

    赵如夕苦笑:“你还是过些日子再来吧,他怕是不肯见你。”

    “哦?”张百仁愣了愣,想到张斐那火爆脾气,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自己这番举动确实是太冒昧了。

    “也罢!”张百仁叹了一口气,剿灭南天师道亦或者北天师道不是一天能办成的事情,此事还需徐徐图之。

    “你若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和我说说也无妨”见到张百仁转身离去,赵如夕开口喊了一声。

    “不必!”

    张百仁转身离去,在这洛阳城中漫无目的的闲逛,此时远方忽然有一阵朗朗话语传来。然后张百仁忽然脚步一顿,循着那声音望去,却见远方人群攒动,一中年士子正在变换戏法。

    不错,确实是戏法!

    一方上好宣化纸装裱起来的画卷被固定在画板上,只见那白纸上鸟兽虫鱼栩栩如生,好一副山水河图秀丽的景色。

    那道人手一招,只见画卷上的鸟雀居然被其抓了出来,看道人手中栩栩如生的小雀,画卷上空空荡荡的空缺,周围传来一阵阵叫好之声,大把的铜钱被抛了下去。

    “诸位,老道再给诸位来一个大变活人如何?”老道士笑着道。

    “来一个!”

    “来一个!”

    众人瞬间气氛热烈,人潮涌动。

    张百仁脚步一顿,被眼前这一幕吸引,脚步下意识的向着那个方向迈步而去。

    道人口中掐诀念咒,故弄玄虚跳大神一般,不断跳出怪异的舞蹈,忽然一声呵斥,犹若摄魄天音。张百仁随即却是动作一顿,忽然刹那间周身人群瞬间远去,欢声笑语逐渐拉长,众人的惊叹声依稀环绕在耳边,然后一阵天旋地转,再出现时已经到了一副山水秀丽的洞天福地之地。

    道人收了张百仁,众人只见那图卷上平白多了一道人影,俱都是纷纷叫好,眼中满是叹为观止。

    道人对着众人连连作揖,随即一卷图纸,消失在了青冥之中。

    “却是大意了!”站在这山清水秀的洞天中,张百仁看着天空中灰蒙蒙的云层,脚下细草酥软,踩上去软绵绵的。

    “不过区区洞天罢了,岂能困得住我,倒要看看尔等想玩什么把戏”张百仁不紧不慢的盘膝坐在洞天内,开始调气炮制火候,淬炼筋骨。

    有天帝留下来的脊髓,张百仁脊椎骨髓已经完成了蜕变,如今周身筋骨皮囊不断缩水,却也已经到了极致,日后便要慢慢的生长了。

    北天师道

    老道士降下遁光,大殿中哗啦啦来了一群道人迎接:“老祖,如何了?可曾擒下张百仁?”

    “那小子中了我算计,被我封印于洞天之中,如今便逼迫其将四位长老的阳神交出来,一旦过了七日,四位长老肉身便算是坏了,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众位长老议论纷纷,只见老道缓缓摊开图卷,一双眼睛看向目光灼灼的掌教:“掌教,张百仁在此,你尽管开口吧。”

    众人向着画卷看去,居然能清晰的看到盘膝打坐的张百仁,掌教摸了摸胡须,略带恭敬道:“北天师道掌教,见过大都督。”

    “原来是本都督的便宜娘舅,你为何将我掠来?莫非是害怕斩草除根的不够干净,所以将我掠来,以彻底叫你放心”张百仁虽然坐在洞天内,但却可以透过壁障,将众位长老看在眼中。

    “都督说笑了,都督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我等如何敢与都督为难?”掌教面带无奈:“只是都督还需将我四位长老送还回来,我那四位长老苦修数十载,乃是高德之辈,还请都督开恩。只要都督肯送还,我北天师道上下感激不尽。”

    “我若不肯送还呢?”张百仁面带冷色。

    “不肯送还?”掌教无奈道:“只能请都督在此地委屈一些时日,什么时候都督想开了,咱们再将你放出来。那四位老祖可都不是外人,乃是你的亲娘舅,你母亲远走他乡生死不知,都督可莫要这般薄情,就算不看在我等面子上,总要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吧”

    洞天内,张百仁轻轻一叹:“说来说去,真不肯送我出来?”

    掌教无奈一叹:“希望都督回心转意。”

    “可惜!”张百仁叹了一口气:“我却是一个死心眼的人。”

    说完话张百仁手掌一伸,居然穿越了两界屏障,将一位毫无防备的长老领口抓住,还不待那长老反应过来,已经被张百仁拽了进去。

    确实是被张百仁拽了进去!

    “住手!”掌教以及众位长老俱都是齐齐一惊,瞧着张百仁再次将手掌伸出来,掌教手中出现一只毛笔,瞬息勾勒出一道符文,只见符文神光流转,落在了图卷上,然后图卷波动,张百仁的手臂被一股奇怪力量拖了回去,下一刻一层薄膜附加其上,叫张百仁的手臂难以穿越那一层壁障。

    “倒是有些意思!”张百仁盘坐在地,瞧着地上肉身被摔成烂泥的长老,也不知道是自己哪位叔公大爷,此时阳神在洞天内乱窜,无头苍蝇般要逃出去。

    “往哪走!你这四位兄弟对你想念的很,还是与其一起呆着吧!”张百仁手中一盏烛火流转,淡淡的灯光照耀的整个洞天赫然。

    “你这逆子!居然敢忤逆犯上,弑杀长辈,日后必然不得好死!”

    灯光笼罩下,拉扯之力传来,那淡淡灯火仿佛是烛火,将其拉扯过去,慢慢的拘拿入油灯之内。

    眼见着逃无可逃,这老祖终究忍不住破口大骂,眼中满是愤慨。

    张百仁略作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是你们逼我的。”

    “百忍,你莫要倔了,快将众位长老放出来,我等好还你自由”掌教在外面苦口婆心的劝了一句。

    “呵呵!”张百仁站起身,一双眼睛扫过外界众位老道:“就凭尔等微末道行,也想困住我?”

    下一刻外界在观察着画卷的老者只见张百仁此时站起身,然后身形居然在不断胀大,节节攀高。

    法天象地!

    几个呼吸间便已经与画卷同高,然后犹自不肯罢休,以及继续发力,欲要突破桎梏。

    画卷扭曲、摇晃。

    “住手!”掌教见此面色大变,一边众位长老也跟着纷纷高声呼喝:“快住手!”

    “逆子,还不速速停下!”

    “我等答应你,一定将你放出来!”掌教瞧着不断拉扯的画卷,连连开口讨饶。

    洞天内

    张百仁脚踏乾坤,仿佛是开天辟地的盘古,双手一托便见天地扭曲,惊雷暴雨袭来,地水风火在不断卷起。

    瞧着洞天内一副末日的景象,张百仁一阵嗤笑:“晚啦!”

    只听得‘轰隆’一声,乾坤崩裂,大地塌陷。

    “不要!”掌教连忙伸出手去抓住画卷逐渐裂开的缝隙,在其呲目欲裂的目光中画卷一分两段,轰然崩碎。

    空间破碎的能量猛然宣泄而出,众长老惊得撒腿狂奔,只可惜如何及得上那能量乱潮席卷的速度。

    一道道符文流转,众道人肉身终究是侥幸保下了。

    下一刻一尊巨人出现于地水风火之中,只见随着巨人出现,大殿横梁被瞬间掀翻,翻飞了出去。

    “妖道,受死!”张百仁下手毫不留情,借着能量乱潮的涌动,一掌下去十几位逃避不及的长老化作了肉泥,阳神如受惊的小鹿,刹那间飞身远遁,站在远方虚空怒视着张百仁,声嘶力竭嗷:“张百仁,你坏我道功,老夫与你不死不休!”

    没空去理会众位长老,此时掌教手中一条金锁卷起,自脚腕向张百仁脖颈间缠绕而来。

    “给我滚开!”

    一跺脚,地动山摇,山石蹦飞。

    金锁化作了道道符文,寸寸崩裂坠落于地。

    “好修为!好神通!”掌教眼中满是惊悚。

    张百仁二话不说,一掌向着掌教以及众位长老所在之地拍了下去。

    “轰!”

    成片宫殿被张百仁一掌推翻,崩碎了不知多少楼阁殿宇,无数传承埋葬其中。

    “张百仁,你却是过了!”天边一位道人瞬间出现在张百仁身前,手掌一招,掌教手中的符笔落在其手中。

    “你是何人?”张百仁呵斥一声。

    此时众位长老纷纷鞠躬行礼:“拜见祖宗。”

    掌教道:“此人乃我张家二代先祖,乃是教祖张道陵的子嗣!”

    仙人子嗣!

    “张百仁,你还不速速前来拜见先祖!”掌教呵斥一声,眼中满是敬畏的看向先祖。

    “便是你这道人捉了我,难怪!”张百仁瞧着道人,顿时心中一惊,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