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二代祖师,道陵之子
    “张百仁,此乃张家二代先祖,你岂敢对先祖不敬?”掌教站出来怒斥一声,瞧得出来如今掌教是真的怒了。

    张百仁看着那张家先祖,却见张家先祖摇摇头:“张家先祖是我,但我却不是张家先祖,我不过是张家先祖一点念头转世罢了。”

    能将自己毫无动静的便掠来,料想也定非寻常之辈。

    “你母亲也好,还是我张家诸多分支也罢,血缘都逃不开先祖,你莫非连先祖也敢冒犯?”掌教怒视着张百仁:“修行之人,德、孝为第一,你自己好生思量吧。”

    “我已经成就阳神,再谈血缘,未免有些牵强!”张百仁一袭紫色衣衫,背负双手:“本都督只问恩怨、因果,却是不问夙缘。金顶观张家老祖与我有恩,你们毁灭金顶观也好,砸了纯阳道观也罢,都与我无关,甚至于你们将正阳、夕阳抽魂炼魄,我也绝不插手分毫,但朝阳老祖死了,却是不行。”

    “事情是本座做下,你欲要如何?金顶观张家夺我天书,盗我舍利,难道还要我天师道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不成?”掌教面色冷然。

    那二代先祖一伸手,打断了掌教的话,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张家能出你这等圣贤,乃是大兴之事,可惜因果纠缠居然一团糟。你坏了一方洞天,斩了五位长老,再大的仇恨也算是报了,金顶观早就势弱,有什么能帮到你?我天师道却不然,只要你肯入我天师道门下,家父留下的成仙奥义,老夫不介意与你共享。成仙路上,我等也可为你护法,岂是纯阳道观可比?”

    张百仁闻言沉默,一双眼睛看着眼前的金顶观二代先祖,上下打量一番才摇摇头:“道不同不相为谋。今日之事就此作罢,金顶观的恩怨因果,就此罢休,日后你天师道不得提及。”

    “不可!”掌教连连摇头:“天书乃我北天师道的根本,此事岂能善罢甘休?不见天书,我北天师道决计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咯吱~”张百仁拳劲紧握,虚空爆鸣。

    “无妨!所谓天书,于我来说不过是父亲的遗物罢了,其中的内容再好,又岂能有父亲亲自教导来的实在!”老祖摇摇头:“我非你对手,但我真身却在某处洞天内闭死关,你纵使是神通广大,也绝非我真身对手。那一卷天书你若喜欢,便送给你了!你若真能踏上仙路,才会发觉我北天师道的重要性。”

    “老祖!”掌教以及众位长老眼中带有一抹焦急,齐齐的呼喝了一声。

    “无需多言,老夫既然出关,岂会少得了尔等修炼之法!”老祖摆摆手。

    “天书吗?”张百仁手掌一伸,自怀中掏出了天书:“说起来我还真不稀罕!本都督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天书!”

    他有天帝的传承,天帝当年威压上古,压得大成先天神祗不得不低头,那是何等威势?自己会缺少修行之法?

    而且他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道胎魔种大法可以窃取百家所长,张百仁最不缺的就是天书、道法。

    随手一抛,天书迅若闪电般射向了掌教,张百仁背负双手转身离去:“此事没完!”

    掌教欢喜的接过天书,那老者瞧着张百仁离去的背影,眼中满是惋惜:“如此豪杰,注定要踏上仙路的人物,还需好生拉拢。将张家那小子放了吧!”

    “是!”

    天书已经到手,掌教自然不会在乎张百义:“只是那世尊舍利?”

    “区区世尊舍利,要之何用?算赠他了!我看那小子即将堕入修罗道,若能堪破杀戮化作明王,到也算得上是一番造化”老祖来到那洞天图卷之前,瞧着被撕裂的画卷,忍不住轻轻一叹,然后便见那撕裂的画卷空间扭曲,居然重新复合修复。

    这神乎其神的一幕,顿时叫众人惊得目瞪口呆。

    “唉!剪不断,理还乱!”走在北天师道的山下,张百仁也是叹了一口气,眼中满是无奈。

    什么叫清官难断家务事?便像是现在这般!

    张百仁对自己外公一家可谓是无语,天书这东西你自己不修炼,想要退出修炼界,你丫的还不让别人修炼了?

    占着茅厕不拉屎,还有比这更可恶的吗?

    若换了张百仁,自己也绝对受不了这种事情。

    好比一把神兵,乃是你爹传给你大哥的,但是有朝一日你大哥忽然脑袋抽筋,决定退隐江湖,要将宝剑封印起来,这事搁在你身上,你能忍受得了才怪。

    想了想,张百仁站在山脚下的凉亭等候,若叫张百义半路被人杀了,可是不美。

    自己如今修行道功,不断来回折腾,想要诞下子嗣有心无力,张百义可是张母抱孙子的唯一指望。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若张百义能生了儿子,也算是全了自己心中的一块心病。

    张百义被小寡妇搀扶,一瘸一拐的自山下走来。

    瞧着鼻青脸肿,低头默然不语的张百义,张百仁摇了摇头。

    张百义变了,他终于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大难来临,除了自己,谁都救不了你。

    “大哥!”张百义不开口,小寡妇恭敬的道了一声。

    “走吧,你既然不愿意修行,日后也不会有人逼你!你就遵从爹的吩咐,好生养育几位儿女,这也是当年老祖的期望!”张百仁瞧了张百义一眼,转身向着山下走去。

    张百义攥紧拳头,眼中满是说不出的狰狞,一边小寡妇连忙抱住张百义的手臂,示意其收敛性子,三人向着山下走去。

    借助官船,一路走水路,向着洛阳城而去。

    领着张百仁来到张斐居住之处,敲了敲门,赵如夕打开门,待瞧见张百仁背后的张百义,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笑容,攥住了张百义的手臂:“百义,你可算回来了!没想到你居然能逃得过一命。”

    “姨娘!”张百义话语哽咽。

    “走,快去见你爹,你爹若见到你,不知该有多高兴!”赵如夕径直拉着张百义的手,向着屋子里奔去,将张百仁与小寡妇留在外面。

    与张百义比起来,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进去吧!”看着那灵秀的小寡妇,张百仁轻轻一叹,方才转身离去。

    月夜

    张百仁静静的坐在庭院中,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多的他都有些措手不及。

    “想要剿灭天师道谈何容易,千古以来比我惊才艳艳之辈并非没有,更不知凡几,却依旧奈何不得庞然大物分毫!”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过了一会才道:“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都督,今日怎么有空躲在这里喝酒?”袁天罡抱着三宝拂尘走进来,自从得了三宝拂尘后,就从未离手。

    “教祖张道陵的儿子并没有死!你拿了他的拂尘,怕是有大麻烦!”张百仁端起一杯酒水,喝了一口。

    “怎么会!这都过去了千年,张道陵就算再厉害,他儿子也不是仙人,这么些年过去,骨头渣子也要烂透了”袁天罡动作一怔:“都督可莫要吓我!”

    张百仁继续喝着酒水,袁天罡顿时毛了:“都督,这可开不得玩笑,张道陵那可是真真正正只差一线便可成仙的人物,他儿子必然耳濡目染,即便不成仙,也绝非寻常人可比,那可不好惹啊!”

    “那个吓你,我今日见到张道陵儿子一点念头的转世之身了,他的修行尚未圆满,成不了仙,居然还在红尘中晃悠”张百仁露出了不解之色:“有教祖指路,他怎么会成不了仙?”

    “你以为成仙那么容易?张道陵是张道陵,他儿子是他儿子!”袁天罡抚摸着手中拂尘:“三宝拂尘在手,只要不是张道陵复活,我却谁也不惧。每个人的成仙之路都不同,证道的过程也不同。”

    瞧着袁天罡,张百仁醉眼朦胧道:“你说,这些老家伙还有多少?”

    “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有一个比张道陵也不差分毫的老怪物要来中土作乱了,道门大劫近在眼前而不自知,可惜!可惜!”袁天罡眼中满是惋惜。

    “怎么说?”张百仁看向袁天罡。

    “我若没猜错的话,达摩祖师已经转世,佛家崛起在即,这可不好玩了!达摩祖师是什么人?那可是开宗立派,我中土佛宗第一人,当年达摩证道,为道家所阻,暗自里坏了道果,如今再次卷土,必然是有备而来!”袁天罡道。

    张百仁闻言上下打量着袁天罡,过了一会才嗤笑一声:“佛宗龟缩塞外,溃不成军,你居然说达摩祖师复活,这玩笑可真不好笑。达摩祖师那等人物,岂会轻易败亡。”

    “你看看,连你都不信,我又如何说服各大道观”袁天罡摇头晃脑,眼中满是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表情:“陛下搅得修炼界不得安宁,天宫又关闭了天维之门,如今正是佛家插手的最佳时机,以那群秃子的性格,岂会错过任何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