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李靖自宫
    瞧着袁天罡,张百仁拉起了对方,向着门外走去:“走,咱们趁着夜色,畅游洛阳城。”

    “放开我!你放开我!”袁天罡使劲的挣扎:“今日不宜出门,都督快松开老道。”

    张百仁却不管,拖拽着袁天罡趁夜色出游,二人上了渔船,欣赏着披染了银纱的波涛,眼中满是笑容。

    鲤鱼炖豆腐,最是美味。

    二人吃着酒水,忽然只见远方波涛翻滚,那渔夫连忙调转船头:“不好了,居然碰到了妖龙出水,咱们赶紧避开,莫要冲撞了龙宫。”

    张百仁手指一弹,但见水波凝固,任凭那老丈如何拨动船桨,却不见船头移动分毫。

    袁天罡拍着渔翁肩膀,温声道:“你这老丈莫慌!莫慌!大都督在此,保管你无恙。”

    大都督?

    渔翁一愣。

    水花翻滚,江水劈开,却见一辆水晶马车奔驰而过,自河底直至岸边,然后消失无踪。

    向着岸边打量,却多了两道人影。

    “多谢龙君款待!”岸上的人影对着湖面一礼,无意中扫到了船头,看到了斜依船头的张百仁。

    “张贼,哪里走!”其中红衣人影一声呵斥,细嫩的嗓音听了叫人忍不住心肝一抖。

    “红拂?李靖?”张百仁目光一凝,眼中醉意略作散去,一双眼睛打量着岸边的两道人影,脚步迈出离开船舱,脚踏波涛来到岸边。

    “你这贼子,看起来便和张百仁那狗贼有八分相似,莫非是其儿子?亦或者是兄弟?”红拂瞪着张百仁:“你居然识得我等,今日当知不能叫你轻易走脱。”

    “张百仁是你什么人?”李靖面带凶光。

    张百仁默然不语。

    李靖嗤笑道:“不开口没关系,你与张百仁那狗贼八分相似,想来唯有父子之间。父债子偿,你父亲的债务,便要你来偿还,你也莫怪我不讲江湖道义,你爹与一个女子动手,何曾讲过道义。”

    说完话看向红拂:“待我擒下这小子,便设下陷阱引张百仁出来,为你出气!”

    一边说着,手掌伸出向张百仁拿来。

    正宗的分筋错骨手,而且是佛家的套路。

    “李靖,你可是越来越不成气候了,居然投靠了佛门!”张百仁手弹琵琶般掠过李靖手腕,李靖只觉得大筋一麻,便不由得闪电般缩了回去。

    “你这小子,也敢来嘲弄我?打不过你老子,难道还打不过你?”李靖面带怒色,擒拿手再次向着张百仁抓来。

    张百仁一笑,指尖雷光迸射,避开了李靖之后,瞬间来到了红拂身边,一把扣住了红拂的脊椎,锁住了对方的筋骨。

    只见红拂身子一软,便瘫倒在地,落入张百仁怀中。

    下一刻张百仁脚步迈出,踏着波涛向远方而去。

    “贼子,留下红拂!”李靖怒叱一声,突破音爆追了上去。

    张百仁甩开李靖,落在了一处了山顶,将红拂放下,解开了对方的禁制。

    “嗖~”

    红拂的手仿佛灵蛇般,向着张百仁缠绕而来。

    此时红拂不敢在因身高有半点小瞧张百仁,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见神!怪哉,你与李靖居然双双突破了见神,倒是好造化!”张百仁手指讯若闪电,不待红拂反映过了,已经再次将对方穴位点住,暂时切断了对方的气血。

    手指自红拂的檀中穴挪开存许,然后在红拂杀人的目光中,顺着对方衣衫钻了进去,直接握住了那一双饱满把玩一阵:“上次春风一度,咱们好歹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姑娘便这般恨我?你可别忘了,你是我的人!杨素已经将你赠给我了!”

    “张百仁!”红拂咬牙切齿的盯着张百仁,眼中杀机在不断流转,面对着张百仁的魔抓,露出了羞愧欲绝之色。

    “无趣!”张百仁抽出手,替红拂整理好衣衫,慢慢一叹:“你便那般恨我?”

    “恨不能将你吃肉喝血”红拂声音冷厉。

    “上次若非你算计我,我也不会中了杨素的尸毒,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我也不会坏了你清白”张百仁轻轻一叹,对于红拂这般奇女子,只要是男人就无不想占有。

    之所以亵渎红拂,如此失态,怕是心中的某些情绪在作怪。

    “太阳神体的火气太盛!”张百仁背负双手,迎着上风看向远方:“除了上次,我可有对不住你之处?”

    红拂默然不语。

    张百仁坐在了红拂对面:“也是报应,我如今化作了十一二三岁的孩童,你也不必这般看着我,我便想占你便宜,也是有心无力!”

    “果真是报应,你坏我清白,叫我如何嫁人?我嫁不得人,你这辈子都绝后了,果真是报应!真真正正的报应!”红拂咬牙切齿,满是冷笑。

    张百仁沉默,强扭的瓜不甜,但有的人却偏偏喜欢吃强扭的瓜。

    “张百仁,你给我出来!”

    “你若是个男人,就与我出来!”

    “红拂,你在哪里!”

    李靖在山下一阵狼哭鬼嚎的喊叫。

    张百仁手指点出,再次打中了红拂的檀中穴,然后收回手掌,毫无任何猥亵动作。

    “将他叫上来吧!”张百仁看着红拂:“真想不到,你居然将这种事情告诉李靖,是个男人就受不得这种屈辱。”

    “我……没告诉他,只是说被你打了!”红拂面色惨白,咬着牙齿道。

    说着话,红拂居然眼中含泪,跪倒在地:“都督,求你放过我吧!”

    看着我见犹怜,面色苍白摇摇欲坠的红拂,张百仁轻轻一叹,静静的站在那里。

    时间一点点流逝,红拂面色越来越白。

    盏茶时间过去。

    张百仁摇摇头,呼喊声逐渐靠近,李靖听到山中谈话追过来,待瞧见面色惨白的红拂,顿时怒火冲冠,便要发作。

    “莫要动作,这位乃是大都督张百仁!”红拂连忙拉住李靖。

    自己再张百仁手中尚且走不过一招,红拂不认为李靖是张百仁的对手,上去亦不过自取其辱罢了。

    “大都督?”李靖上下打量张百仁,随即愕然:“既然是大都督,怎么会这般样子?”

    “显然是丧尽天良的事情做多了,所以才遭受报应!”红拂冷冷一哼,见到张百仁不肯放过自己,却是心凉半截,是以冷言讥讽。

    “大都督,红拂一介女流,都督何必与红拂为难?”李靖拉起了红拂:“我欲要为红拂赎身,都督尽管说出条件,抛头颅洒热血,李靖在所不惜。”

    “不可!”红拂猛然攥住李靖胳膊,连忙阻止道。

    “哦?”张百仁转过身诧异的看着李靖,然后才道:“当真任何代价?”

    “刀山火海都督吩咐,只要都督放过红拂”李靖面色坚定道。

    “那好,本都督便给你一个机会”迎着山风,夜幕下张百仁的笑容带着点怪异、邪魅:“你自宫吧!”

    “好!”李靖毫不犹豫,急忙应了下来,待反映过来,却是惊得身体发凉:“都督说什么?”

    “你若自宫,我便放过红拂!”张百仁笑着道。

    自宫?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李靖还没有后代,如何可以自宫?

    自己与红拂这般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身下的兄弟。若自宫,自家要那美色何用?

    “不可!”瞧着李靖面色阴沉不定,红拂连忙打断李靖的思绪:“张百仁乃卑鄙无耻的小人,出尔反尔如家常,你可莫要中了这厮的奸计。”

    “你若不自宫,今日休想带走红拂”张百仁背负双手,眼中满是自信。

    “张—百——仁!”红拂咬牙切齿,从小到大她从没有这般恨过一个人。

    “自不自宫?”张百仁看向面色阴沉的李靖,然后对着红拂道:“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替你考验他。他若肯自宫,自然是爱你至极,值得托付终身。”

    远处的袁天罡无语,人家都自宫了,嫁过去岂不是要守活寡?

    面对着张百仁的逼视,红拂的激动,李靖实在是两难。在听张百仁的话,顿时一个激动,拔出了腰间的大刀:“我自宫!只求都督放过红拂。”

    “不可!你若敢自宫,我便与你永不相见!”红拂怒斥着李靖,随即猛然向张百仁扑来:“我与你拼了!”

    张百仁手指连弹,逼退了红拂,一双眼睛看向李靖:“既然如此,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李靖举起了手中的长刀,缓缓分开双腿,却迟迟不敢落下。

    “好!好!好!”红拂咬牙切齿,猛然一纵身,居然向着悬崖峭壁撞去:“我便撞死在这悬崖,也省得叫你为难。”

    “不可!”李靖一声惊呼,手中大刀慌忙一抛,向着红拂追了过去。

    铛!

    大刀下坠,斜斜的插在了岩石上。

    “放开我!你不要管我!”感受到李靖抓住自己脚腕,红拂身形一顿,猛然一脚踹出。

    李靖死不肯松手,拽着红拂后退。

    二人挣扎折腾期间,李靖脚掌一滑,失去了重心,再加上红拂的冲击,居然身形倒退,两腿恰巧分开穿过了长刀,背靠在岩石上。

    而此时长刀斜放,红拂又裹挟力道,坐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