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接不回去了
    事情有的时候就是这般巧妙,就是这般无常。

    “噗嗤”

    刀子入肉的声音响起,李靖瞳孔猛然急速收缩,想要止住下坠的力道,但此时红拂与李靖皆用力过猛,难以制止。

    倾斜的刀刃径直切开了李靖的裆部,血液喷溅而下,一团肉掉了出来。

    张百仁眨了眨眼睛。

    袁天罡揉了揉自家双目,似乎根本不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切掉了!

    确确实实是切掉了!

    李靖愣住了,红拂呆住了。

    “李公子果真是男子汉大丈夫,为一个女人做到这般地步,本都督无话可说!”张百仁面色郑重,眼中满是佩服。

    “靖哥~”红拂的身子开始哆嗦。

    李靖失神,随即强自镇定,心中暗道:“见神武者生机无尽,续接回去倒也不是难事。既然已经切了,那便干脆将红拂的事情解决,省得白切。”

    李靖不愧是李靖,见神武者对于情绪的把握非寻常人可比,一双眼睛强自恢复镇定,看着怀中的红拂,面色凝重道:“为了你,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然后看向张百仁:“大都督,可否放过红拂?”

    张百仁看着李靖,心中有些发毛。

    真狠啊!对自己狠的人,都能成就大事。

    “可以走了!”张百仁木然道。

    李靖不着痕迹的看了地上的那摊肉一眼,再看看面色悲怆的红拂,虎视眈眈的张百仁,终究是不好直接捡回来,拍了拍红拂的背部:“咱们走吧!”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傻啊,你的心思我还不明白吗?”红拂脸上泪痕划过,背起李靖径直向山下而去。

    “稍后待大都督走,我便暗中潜回来,将宝贝接回去!”李靖瞧了一眼地上的宝物,心中暗自告诫自己一声。

    二人来到山下,李靖一把扶住红拂肩膀:“且先停下来。”

    “怎么了?素闻孙思邈乃天下圣手,你若去他那里,或许还有救!”红拂略带焦躁道。

    “我要等那人走后,将宝物捡回来,或许还能安回去!”李靖的眼中满是苦涩。

    红拂闻言一愣,随即面色羞红。

    山顶

    张百仁瞧着那团血肉模糊,摇了摇脑袋,手指一弹太阳神火迸射,将那烂肉气化掉。

    “都督好本事”袁天罡眼中满是赞叹,简直惊为天人,叹为观止。

    “这可与我无关,李靖这厮倒是狠人,居然对自己下得去如此重手!”张百仁摇头晃脑,眼中满是感慨。

    二人悄然离去,不多时李靖与红拂上山,瞧着那空荡荡的山石,李靖顿时心中一惊,面带慌乱:“我的宝贝呢?我的宝贝呢!”

    “山中多野怪,你乃见神强者,血肉是无上补药,怕不是被山野妖怪叼走了!”红拂面色惨白道。

    “走,速去孙思邈神医哪里!”李靖二话不说,直接突破音爆,卷起道道罡风,向着孙思邈居所而去。

    孙思邈如今在太原地界修行,红拂与李靖披星戴月,径直来到了孙思邈所在的草屋前。

    “孙真人,不好了,你快来救救靖哥!”人未到,红拂已经开始呼喊。

    茅屋门打开,孙思邈走出来,瞧着李靖双腿间的血渍,顿时一惊,连忙将其扶入屋子中:“怎么这般?”

    李靖无奈,确实不想解释,只是道:“还请孙真人为我治伤。”

    孙思邈点点头,一双眼睛看向红拂:“还请姑娘回避。”

    红拂红着眼睛看向孙思邈:“孙真人,一切都有劳你了。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靖哥。”

    “老夫自然会尽力,姑娘莫要耽搁时间,还是赶紧出去吧!”孙思邈道。

    红拂闻言走出屋子,立即解开裤袋,孙思邈瞧着那伤口,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忒黑了,居然一点都不剩下,何人下如此毒手?”

    李靖默不作声,孙思邈也不追究,而是问了一句:“那被割掉的部分呢?以你见神境界的生机,再加上血肉入微控制,重新续接不难。”

    李靖顿时面色一黑:“不知道,可能是被那个山野妖怪叼走了。”

    孙思邈动作愣在那里,一双眼睛看着李靖空荡荡的两腿之间,过了一会才无奈的道:“你还需将那半截找回来,否则老夫又不能造物,更不可能给你凭空变化出来,找不到那半截残物,老夫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听了这话,李靖脸一黑:“除了续接,当真没有半点办法?”

    孙思邈摇摇头:“我只是神医,我又不是神!”

    “砰”李靖只觉得眼前发黑,径直跌倒在屋子里,已经失去了知觉。

    “唉,造孽啊!”孙思邈摇摇头,拿出金疮药撒了上去。

    张百仁经过红拂与李靖这档子事情,心中醉意散去了大半,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墙壁上悬挂的卷轴,露出了沉思之色。

    乾坤图就在眼前,但自己却没有办法打开它。

    乾坤图身为女娲娘娘炼制的宝物,必然有无可匹敌之威,内里蕴含着天大的秘密。

    张百仁背负双手,正在思忖间,忽然猛地收起乾坤图,焦急忙慌的走向外界,然后面色狂变。

    呜嗷~

    冥冥之中一声金龙的嘶鸣响起,震动乾坤寰宇,下一刻却见数不尽的龙气向大隋的宗庙而去,徐福居然选择在这个时候开启了夺龙大阵。

    本来上次征讨天帝,弥散于四面八方的龙气此时似乎受到某种召唤,疯狂的向着洛阳城汇聚而来。下一刻却见洛阳城内神光流转,上空金龙躁动不安的仰天咆哮,震得方圆数百里修士道法散了大半。

    “洛阳又闹什么幺蛾子?搞什么鬼?”一位修士口中点点咸腥味在慢慢逸散而出,一双眼睛看向了远方的虚空,双目中满是晦气:“本来想着暗中潜入洛阳地界重新谋划神位,不曾想居然碰到了这档子事情,晦气!晦气!。”

    “大隋都要灭亡了,你还搞什么幺蛾子!”又有一位修士骂骂咧咧的站起身,胸口血渍格外刺目。

    “这狗皇帝,天天胡乱折腾,早晚要亡朝灭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