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杨广重创,南疆风云
    天子龙气汹涌咆哮,洛阳地界三百里无数道士破口大骂,纷纷纵身蹿起,着急忙慌的向远处而去。

    太可怕!太吓人了!

    天子龙气一起,不知坏了多少人的修炼,稍有不慎便是化作齑粉的下场。

    张百仁背负双手,一双眼睛看向祖庙上方汇聚翻滚的龙气,然后就见一道黑色兵符浮现,下一刻那兵符扭曲虚空,化作了黑洞,汹涌的龙气铺天盖地般向着那黑洞灌溉而去。

    徐福脚踏虚空,口中不断念咒,脚下踏着罡斗,双目内神光流转,不断操控着兵符,汲取着大隋的龙气。

    说来也奇怪,龙气破灭天下万法,但偏偏落在徐福身上,不见徐福有丝毫的动作,那铺天盖地的龙气已经被其抵消掉。

    天空中金龙一声哀鸣,那黑洞散发出一股拉扯之力,不断拉扯着呜咽咆哮的金龙,欲要将其吞噬入黑兮兮深不可测的黑洞之中。

    “大胆!何人害朕!”寝宫之中,杨广正端坐在案几前饮酒,忽然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周身肌肤不断的浮现出道道血淋淋鳞片,随即一声怒喝,气机与天空中的金龙感应,那金龙似乎得了某种加持,居然一个摆尾挣脱了黑的控制,瞬间灌注于杨广体内。

    一掌挥出,黑洞破灭,宗庙祠堂化作碎片,无数阵旗化作齑粉。

    一击落下,地崩山摧。

    瞧着那镇压而下的龙爪,徐福身形一个扭曲,已经消失于庭院内。

    “先生!”看着身边的徐福,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惊诧之色。

    “三成龙气!”徐福身形狼狈的出现在张百仁身边,平日里素来得体的胡须,此时不知因何缺了半片,仿佛被火燎过一样。

    在看其衣衫,破旧不堪,上面灰尘密布,当真是好生狼狈。

    “能在天子龙气下逃生,你以为真的有那么容易?”徐福周身道法流转,灰尘瞬间洗净,胡子重新恢复柔顺,只是那看起来半片的胡子,颇为怪异。

    “这大阵好生厉害,比瓦岗山的大阵厉害了不知多少倍”张百仁叹为观止。

    徐福一笑,却并不以为意:“老夫如今在大隋境内怕是待不下去了,咱们日后有缘再会”。

    话语落下,徐福已经远去。

    张百仁站在庭院内,瞧着空荡荡的院子,颇为无语。

    “都督,陛下急召您过去”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瞧着传旨的内侍,张百仁点点头,跟随内侍向皇城而去。

    大内皇宫

    杨广面色蜡黄,气喘吁吁的斜躺在龙椅上,周身衮黄色龙袍化作了血红色,整个人仿佛血葫芦一般,瘫软在龙椅上喘着粗气。

    一切都是疼的,就连呼吸都是疼的!

    “陛下,张百仁到了!”传旨的内侍站在门外恭敬等候。

    “速速请其进来!”杨广虚弱道。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张百仁缓步走入大殿,待瞧到上方的杨广,顿时一惊:“陛下何故如此?可有性命之危?”

    张百仁连忙上前,拿住了杨广的脉搏,过了一会才道:“尚好!陛下只是被人伤了元气。”

    听了张百仁的话,杨广道:“何人害我?”

    “陛下可还记得曾经入宫炼制长生神药的徐福?”张百仁摸着下巴:“此人布下夺龙大阵,那图纸下官看过,绝不会到这般境地,只是不知中间出了何等差错,居然夺了陛下的本源龙气。”

    “原来是这妖道!”杨广咬牙切齿:“这妖道好生可恶,居然花言巧语迷惑朕,背后下毒手暗算朕的本源。速速传旨天下,围剿妖道徐福,朕一定要将这妖道千刀万剐。”

    张百仁点点头,来到杨广案几前开始起草诏书,口中疑惑道:“当初徐福只是说借取陛下三成龙气,如今却忒可恶,居然夺了陛下本源龙气,是下官失职,还请陛下责罚。”

    “非你过错,是朕贪心,被那妖道迷惑,暗地里改了图纸,不然有钦天监盯着,谁能做手脚!”杨广愤恨道。

    听着杨广喝骂,张百仁只当做是耳旁风了,昏君自己作死怪谁来着?

    有贴身侍女替杨广整理好衣衫,沐浴净身之后,杨广元气稍有恢复,此时脸上满是颓然,呆呆的坐在龙椅上不知想着什么。

    张百仁告退,留下杨广一个人端坐在大殿内,陷入了沉思之中。

    南疆

    巫不樊端坐在的主位,此时一双眼睛看着大殿两侧的火盆,露出了沉思之色。

    “教主,最近大长老有些不对劲啊!”一位心腹站在巫不樊身边低语。

    “怎么说?”巫不樊面色阴沉道。

    “中土纳兰家,竟然暗中被大长老染指了。大长老似乎要瓜分纳兰家的权柄,已经派去了七八位管事”那亲信低声道。

    “咔嚓!”教主手中的两颗龙珠停止旋转,露出了阵阵雷霆:“这混账,莫非想要谋朝篡位不成?”

    话说巫不樊当初受制于马祖,前往东海参加大战,正好借此机会,大肆培养蛊虫。

    海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少血食。

    而且巫不樊时常猎杀龙族,不断捕获龙血、龙珠,居然真的叫其祭炼出了十二生肖神蛊之真龙蛊。

    真龙蛊,乃是以龙为形,以祖龙九子为其内。

    嘲风为眼!

    螭吻为肝!

    睚眦为心!

    蒲牢为胆!

    淑图为肺!

    霸下为脊!

    狻猊为脾!

    饕餮为胃!

    狴犴为肾!

    貔貅为嘴!

    囚牛为脑!

    以此全祖龙之真形,可以变化万端,有不可匹敌之威。

    若能练成十二真形,几近乎于仙道。

    成形其一,便已经可以匹敌阳神真人,可上天入地,念动间游览三山五岳,刹那间五湖四海尽数归真。

    然后龙族与马祖罢手,巫不樊便被马祖放了回来,谁知道回来之后却叫巫不樊鼻子差点气歪了,那大长老开始改换门庭,大肆清洗自家的嫡系,巫不樊能容忍?

    虽然大长老忽然修为深不可测,但自己有龙形蛊在手,并不怕那大长老的手段。

    于是一场明争暗斗就此展开!

    “大人,前日大王请大长老入宫讲道,却没有知会教主,此乃逾矩!”心腹冷然,眼中杀机缭绕。

    蛊毒受持于法,但却显现于物质界,当真是另辟蹊径。

    寻常道人的道法或许对皇者没有什么作用,但偏偏蛊毒不在此列,当真是一物降一物。

    “哼,蛮王体内中了老夫的本命蛊毒,性命只在老夫一念之间”巫不樊冷然一笑:“纳兰静可曾入宫盗取龙气?”

    “据说,大长老责令纳兰静出宫主持纳兰家大业,于是纳兰静诈死出宫,如今再想重新混入宫却是难了!难于登天!”那心腹无奈道。

    “混账!”巫不樊猛然坐起身:“去将巫启叫来。”

    心腹点头离去,不多时就见巫启面无表情的走入大殿,站在下方也不行礼。

    巫启最近也很郁闷,或者说最近奢比尸也很郁闷,亦或者是夺舍的后遗症,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下了一连串命令,开始与这大教主做对起来。

    奢比尸是何等人物,岂会将区区一个南疆巫蛊小道看在眼中,本来没有争权夺利的心思,只想暗中发展势力,早日一统天下,重开鬼门关,杀入阴司之内,谁知道自己居然稀里糊涂的下了一连串命令,将整个南疆搅得天翻地覆。

    “这莫非是夺舍的后遗症?那巫启的执念影响了我?”奢比尸心中不解,暗自沉思。

    “大胆巫启,见到教主为何不跪拜!”有侍卫瞧着静静立在大殿中央的巫启,猛然出声喝问。

    奢比尸是谁?

    堂堂天地间最顶尖的大能,执掌众生生死的主宰之一,从来都只有别人跪他的份,哪里有他跪别人的时候?

    “放肆,区区一个侍卫,也敢呵斥老夫!”奢比尸先声夺人,眼中一道黑光翻滚,下一个那侍卫居然化作了黑烟,变成道道颗粒蒸发掉。

    这一幕瞧得巫不樊心头一跳,但却不得不呵斥道:“巫启,这是我教中精英,你居然随意动手抹杀,简直是太过分了!”

    巫不樊手中龙珠早就换成了一条寸许长的黑色微型神龙,在掌中不断游走咆哮,似乎欲要择人而噬。

    “十二真形蛊!”巫启瞳孔一缩,下意识惊呼出声,脑海里闪过关于十二真形的记载,顿时心中一跳:“这厮居然不着痕迹的练成了龙形蛊,我未必能真的将其拿下。而且此人背靠马祖,还是暂且忍耐,莫要多惹事端。”

    “下属拜见教主”奢比尸抱拳一礼,只是那股散漫劲,任谁都能清晰的看到。

    “本教主问你,是你将纳兰静自深宫叫中出来主持大局的?”巫不樊眼中杀机缭绕。

    奢比尸心中暗道:“晦气!替这身子的原主人背了黑锅。”

    但此时不适合与教主翻脸,南疆龙蛇混杂,正适合自己隐匿踪迹,免得中土高手注意到自己。

    “教主,老夫如此行事,全都是为了神教好,自然是有道理的,过些时日教主自然知晓因果”奢比尸不紧不慢道。

    “哦?”

    ps:感谢“罪孽凡尘”同学的万赏,作者君今天要去高考了,所以不加更了。祝愿本书所有高三读者,能考个好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