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零七十章 神药疯狂
    巫不樊忌惮巫启的实力,也不敢将巫启逼迫太狠。

    当初醒来的那一幕,一直化作惊悚,萦绕在巫不樊脑海中迟迟不肯散去。

    敲打一番,瞧着巫启离去的背影,巫不樊手中神龙蛊钻入体内,自袖子里拿出两颗龙珠,当做是核桃一般慢慢把玩。

    “必须尽快练成十二生肖神蛊,成就真形,修为更进一步,方才能将那厮压制下去!”巫不樊深吸一口气:“龙气!看来我还要亲自前往中土走一遭。”

    毫无疑问,巫启的一道道命令,都是张百仁暗中控制完成的,不然纳兰静如何脱身而出?

    南疆此时风起云涌,巫不樊与奢比尸斗法,欲要争夺南疆大权,中土这边却也是风起云涌,杀机不断。

    庭院内

    张百仁与袁天罡相对而坐,在二人中间摆放着一方棋盘。

    “如何?”张百仁看着棋盘,头也不抬的落下一颗棋子。

    “都督想要算计南天师道,此事说难也难,说易也易”袁天罡咧嘴一笑。

    “从何说起?本都督一直不知该如何插手,还望先生赐教!”张百仁抬起头看向了袁天罡,手中棋子缓缓攥在手中。

    “呵呵,都督莫非忘了,前段时间江湖上横空出世的长生不死神药?那可是卷起了滔天风暴,多少杀戮血雨,如今长生风暴刚刚止歇,都督若稍加引导,栽赃于南天师道,一旦这屎盆子扣上,南天师道可就再也没有机会摘下来了,管它是不是真的得了长生神药,不死也要扒层皮!”袁天罡道。

    张百仁略作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此事交由你去谋划。”

    袁天罡连连摇头:“不可!不可!老道我是有道修真,可做不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张百仁脸一黑,随即道:“也罢,那我便亲自动手。”

    西域

    一丰神如玉,佛光缭绕的男子缓缓站起身,所过之处步步生莲,刹那间来到了八宝莲花池前。

    “请使者指引迷津!”僧人一袭洗得发浆的衣衫干净整洁,不染丝毫尘埃。

    “世尊转世归来,十八颗舍利如今已经寻回九颗,剩下九颗下落不明。前些日子听人说,张百仁得了一颗舍利,张百义盗取了北天师道的一颗舍利,你此行目标便是护持世尊,寻回那九颗舍利。”

    男子闻言动作一滞,眼中满是愕然:“张百仁……怕是有些难办!”

    确实难办,不是一般的难办。

    张百仁威震天下,他也有所耳闻,这绝对不是一个易与的人物。

    “张百仁的弟弟张百义修炼了我佛家的大欢喜禅法!”那莲花池内传来一声轻笑:“到底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张百仁下不得杀手。”

    年轻和尚闻言一阵沉默,过了一会才轻轻一叹:“弟子明白。”

    “达摩,你是我佛宗天资仅次于佛祖的存在,你惊才艳艳绝对不止于阳神,此行中土传道,便是你成仙的锲机!虽然千年前你功亏一篑,但却在中原种下了佛根,如今卷土重来,当可事半功倍!”八宝莲花池水一阵翻滚,却见一钵盂,一莲花悬浮,推到达摩的身前:“十八罗汉已经转生,佛家复兴大势不可阻挡,你便是最关键的一环。”

    青年和尚闻言行了一礼,方才转身告辞。

    瞧着达摩远去的背影,八宝莲花池内一道金光沉浮,细看却是一尊金身若隐若现。

    “阿弥陀佛!”

    道道诵经之声传遍整个圣境。

    法兰寺

    法兰寺方丈面色激动的跪倒在地金身下,眼中满是狂热之色:“佛家大兴,就在今朝!如今中土长生之战展开,我佛家兴盛成败在此一举。”

    “师兄,已经好了!中土有半数门阀世家并不排斥我佛家,甚至于需要我佛家助力,一些宗门已经暗中打点好,关键时刻可以为我佛家助力,给与方便!”那一尊金身罗汉走了出来。

    “师尊法旨,测定嵩山乃我佛家大兴所在,我等暗中布局,搅起中土大乱吧!”法兰寺方丈面色激动道。

    乱!

    中土又是一片大乱!

    长生神药的消息才刚刚抚平,不曾想居然再次有长生神药出世,而且所有矛头都指向了南天师道。

    张百仁在江湖上开了那么多高级小号,如今可真的是用上了。

    “师兄,你看这些人怎么看咱们兄弟的表情怪怪的!”一座荒野驿站,两位青年道士端坐在凉棚内喝着茶水。

    师兄端起茶盏,自有一股气度:“沉住气!我等乃大派弟子,再外出行惹人注目是寻常之事。莫要露出异状,尽管安心喝茶,派头要做足,不能丢了宗门的面子。”

    师弟闻言恍然,心中暗道:“师兄不愧是师兄,不单单道法精湛,见识也远非我能比。”

    这般想着,随即正襟危坐,只是瞧着对面那脸带刀疤,面容狰狞的大汉,便不由得心中胆气先怯弱了三分。

    “他是仰慕我的!他是仰慕我的!”那师弟不断心中暗自打气、催眠。

    “砰!”

    却见那面容狰狞的大汉来到二人座椅前,一掌狠狠的拍了下去,猛然伸出手落在案几上,只见茶盏叮当作响,惹得茶水飞溅了出来。

    师弟一个哆嗦,手中茶水打湿了前襟,一边师兄面不改色:“阁下是江湖中的哪路好汉,为何寻我兄弟麻烦。在下朱鹏,这是我师弟刘阳明,我二人乃南天师道弟子。”

    “南天师道弟子好!南天师道弟子好啊!”刀疤大汉目光刀子般扫过了二人:“听人说南天师道得了长生神药,不知是真是假。”

    “啊?”

    师兄弟二人齐齐一愣。

    “我家帮主请二位道长过去一述!”大汉出手迅若闪电般,还不待二人反应过来,已经扣住了二人的琵琶骨,拎小鸡仔般,向着远处走去。

    “徐老三,将人留下!”茶棚内呼啦啦站起了一大票人,目光灼热的的盯着朱鹏与刘阳明,话语中满是冷冽。

    “长生神药,不是谁都有资格染指的!”徐老三冷然一笑,手中猛然用力,只听得惨叫传开,居然硬生生的攥碎了二位道人的琵琶骨。

    “砰!”

    货物般扔在脚下,徐老三猛然冲了出去,与众人扭打成一团。

    道人受了重创,肉身与常人比起来并无神异,一时间痛入骨髓,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至于说逃跑,简直就是做梦。

    一场厮杀,顿时毫无征兆的展开,只剩下两位面带迷蒙的道士不知所措,等候命运的裁决。

    此类事情比比皆是!一时间江湖中更添风雨。

    南天师道

    宗祠中

    众位长老齐聚

    大堂中央跪着一位面色惨白的弟子,此时掌教打量着手中盒子:“诸位,世上有人鱼目混珠,长生神药扰乱世间,不曾想居然叫麻烦找上了我南天师道,更不知这枚丹药是真是假,还请众位长老一并鉴赏。”

    说着话将丹药递下去,众长老根本就不曾听清掌教的话,此时全部心神都落在了这颗丹药之上。

    众长老依次接过丹药,不断细细打量,恋恋不舍的交给了下一人。

    忽然有一位长老猛然拿起盒子张开血盆大口,然后猛然拍下去。

    咕噜

    神药入口。

    “尓敢!”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惊得众位长老呲目欲裂,同时心中暗恨:“为何我之前不曾这般吞了神药,若此药是真,岂非赚大发了?长生神药仅此一枚,错过这等机会,日后再难寻觅。”

    “陈老三,你这老不死的端的不当人子!”

    “快点给我吐出来!将丹药吐出来!”

    一群长老呼呼啦啦的围上去,将那陈老三按倒在地,不断掰开陈老三的嘴,欲要将丹药抠出来。

    掌教气的浑身哆嗦,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

    长生神药就在眼前,早知如此自己吞掉算了,干嘛还要鉴定真伪。不成阳神早晚都是一个死,还不如试药呢!万一是真的呢?

    “陈老三,你个断子绝孙的家伙,这丹药是整个宗门的,你赶紧给我吐出来!给我吐出来啊!”众位长老眼睛都红了,倒拿着陈老三的双腿,其中一位长老狠狠的锤击陈老三的肚子。

    “砰!”

    “砰!”

    “砰!”

    这长老下手毫不留情,打的陈老三直翻白眼,酸水不断流出。

    “快点运气吐出来啊,你若不吐出来,可休怪咱们不讲道义了!”一位红了眼睛的老道拿着刀子在陈老三肚子上比划:“小心咱们将你开膛破肚。”

    陈老三颜色一变,只能无奈道:“李长老,迟了!长生神药入口即化,即便是将我开膛破肚,你也找不到这枚神药,这神药早就被我吸收了,你们速速将我放开,莫要胡乱折腾了。”

    “该死的家伙!”一群长老二话不说,拳脚疯狂的向着陈老三的脑袋踢去。

    “轻点!轻点!这可是要出人命的!这可是要出人命的!”陈老三不多时便成了馒头脸,众长老你一拳我一脚,将所有的怒火尽数倾泻而下。

    忽然抓着陈长老脚腕的修士猛然面色狂变:“不好,大家速速住手!”

    ps:感谢“罪孽凡尘”同学的万赏,作者君今天要去高考了,所以不加更了。祝愿本书所有高三读者,能考个好成绩。